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八夫娶进门,争宠在个人

第十八章 抢手的唐叶

八夫娶进门,争宠在个人 疯作 2075 2017-05-07 17:22:46

  “这么愚蠢还敢来刺杀我?”墨言一把攥住了小厮的手腕,向后一扳,当啷一声,匕首掉在了地上。小厮伸出另一只手,直至墨言咽喉。

小厮招式狠厉,招招皆朝着致命之处打去,却被墨言轻松的挡了回去。

“看来谢柏天真是没人可派,要你来送死了!”墨言嗤笑一声,一眼看破小厮的弱点,两指点向他的心脏。小厮猛地顿住身形,瞪大了眼睛,嘴角流出黑血,倒地身亡。

唐叶深深呼了一口气,心落了地。他难道也会金刚指?疑惑之际,她看见了墨言两指间露出一根绣花针,针尖暗红显然是有毒的。难怪小厮会突然毙命,毒针直刺心脏自然是当场死亡。

“少爷,请少爷责罚,白芥失职。”门口进来一个青衣男子,是当初为岚长风带路之人。他扑通跪在地上,垂头开口。

“回楼外楼领罚,让白烨来。”墨言板着脸冷声说道。

“是!”白芥应了一句后,转身离开。

墨言赶走白芥后,竟转过身伸出双手扶住栏杆,将要逃走的的唐叶圈在了怀中。

“你干嘛!”唐叶见眼前墨言的脸愈来愈近,吓得她努力的把头用力向后仰。可她的身后只有栏杆,若是掉下去,近两丈高度的足以让她断了胳膊或是腿。

“小师妹,你还真是口是心非。既然那么关心师兄,不如我们成亲吧。你把青叶宗送于我做嫁妆?嗯?”墨言因唐叶喊了一句而心生感动,却依旧没忘记自己如今赶来的目的,将头伸向唐叶耳垂处,呼了一口气,语气温柔婉转。

“大师兄,你说笑了,我可没有青叶宗!”唐叶莞尔一笑,偏过头躲过了墨言欲咬她耳朵的嘴,心中思量该如何脱身。

正巧这时,唐叶瞧见秦郁的目光注意到了这里,心生一计。

“救命啊!救命!非礼啊!”唐叶突然抬起手迅速揉乱了发髻,轻轻扯开衣襟,露出脖颈下白皙的肌肤。

这一切,看得墨言都呆住了。直到唐叶转过身轻踮脚尖,头朝下载下去时,墨言才回过神,伸手想要拉着唐叶,却连衣角都没碰到,心里有一个东西好似随着她一起掉了下去。

自由落地,只眨眼间。唐叶却闭紧眼睛,心里想了很多。秦郁听到他的叫喊,必定会过来接住她,以他的武功,足够救下自己了。

墨言的逼迫她实在是恶心得不行,好好一个人就不能安安静静的做他的美男子么?非自己作践自己!

“跳下来可没见你害怕,怎得跳下来了却害怕了?”

唐叶紧闭着眼睛,意料之中,身上没有任何疼痛,她落在了一个冰冷坚硬的怀抱中。她虽然算计好了,可她也怕秦郁因她失忆而生气不来接住她,不由得浑身颤抖。

听到头顶上方传来男子低沉的声音,不像秦郁却很是熟悉。睁开看,唐叶看清了横抱着自己的人。

唇角扬起,一脸桀骜不羁,话语轩昂,孑然独立间尽是傲视天地的强势。这个人,有王者风范。

“楚晟楠,赶快把她放下!”唐叶还沉浸在他的气质中,秦郁焦急担心地声音响起,走了过来。

一切都很正常,秦郁想接过楚晟楠怀中的唐叶,二人交接之际,楚晟楠却做了一个匪夷所思的举动。

唐叶离秦郁的手还剩一掌的间距时,楚晟楠勾起嘴角,手一松,唐叶砰的掉在了地上,后背与屁股结结实实的着了地。

“我靠!你会怜香惜玉吗?”后脊传来阵阵刺痛,唐叶揉着腰,怒视着看似幸灾乐祸的楚晟楠,忍下想要骂人的冲动,她气得咬牙切齿。

“小叶子,没事吧。”又被抱起,这回唐叶感到周身温暖,气消了一半。抬眼看去,秦郁轮廓分明的脸上满是憔悴,下巴上有了胡茬。就算如此,他抱着她的动作依旧温柔,眼底是掩盖不住的担心。

心里一软,唐叶向他的怀中缩了缩,蜷在他的胸膛闭上了眼睛。

“秦郁,我想回别院。”唐叶吸了吸鼻子,小声说道。

“好好,我们回别院,现在就走。”注视着自己怀中似只可怜猫儿的唐叶,秦郁想到自己之前对她的冲动,一瞬间,愧疚与怜惜涌上心头,笑着回答。

“抱歉,在下的小师妹您恐怕不能带走。”墨言走下楼,一眼就瞧见了在秦郁怀中闭目养神的唐叶。抿了抿嘴,他出口阻拦。

“在下乃唐叶同门大师兄,理当带回小师妹!”墨言知晓秦郁的身份,却丝毫不想让唐叶离开。

“大师兄,你不必劝我了。我已心仪郁郎,不会再回师门。”唐叶缓缓睁开眼,先是柔情脉脉的看了一眼秦郁,又看向墨言,柔弱又伤心的说着,一副下定决心的模样。

死墨言,不是厌烦她吗?这会儿步步紧逼是要干嘛!没办法了,她实在不愿再待在清风楼被墨言恶心。

“你胆子不小,敢动本王的女人!”秦郁听到唐叶的表白,心中暗喜。想到他是方才亲近唐叶之人,又见她衣衫不整,秦郁升起一股怒火,端起架子,厉声质问。

楚晟楠默不作声的站在一旁,见两人剑拔弩张,目光落在了秦郁怀中的唐叶身上,抓住了她眼底的一抹狡黠。

这个女人,看样子玩得很开心。

“楚某失手摔了小姐,甚是内疚。小姐伤势颇重,楚府离此地不远。若不嫌弃,不如去楚府医治?”楚晟楠一向爱看戏,自然也不介意为两人添把火。他言语体贴,眼神却露骨的打量着唐叶。

看得唐叶一怔,将头转向秦郁胸膛。这个人瞎凑什么热闹,他这么一问,秦郁火气不更胜才怪。

“楚晟楠,你什么意思?”果然如唐叶预料的一般,秦郁怒火转向了楚晟楠。

“王爷不必多思,楚某只觉小姐乃绝代佳人,想结识一下罢了。”楚晟楠露出一副崇拜却又害羞的模样,看得唐叶心中直道演技高超。若是初见他,她定认为他说得是真的。

不过,她如今这般抢手,三人僵持在这儿,也不是个办法啊。

一直被晾在一旁的使臣马车上,车帘微开,里面的人看得津津有味。

“有意思。”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