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八夫娶进门,争宠在个人

第二十章 救下岚长风

八夫娶进门,争宠在个人 疯作 2135 2017-05-08 16:56:11

  清晨,唐叶在浑身酸痛中醒来。穴位已解,她让张伯暗地给清风楼的青果与青佩传了消息,独留下青心一人迷惑墨言。

在她白皙的右手腕上,戴着一串手珠。是由八颗均匀珍珠大小的墨色珠子,围绕着一颗比每颗珠子都大三圈的赤红如血的血珠串成。

昨晚被点穴一夜,便意外获得了饮血门的至宝?

“小姐,青叶宗叶长老来信了。”青果比青佩先走一步,到达别院后,将昨晚拿到的字条交给唐叶。

青果自唐叶五岁便跟随在侧,也深得她信任。一些青叶宗的大小事务,青果也是知晓的。

唐叶拿过字条,上面只有一句话:“青叶宗内乱,速归。”

“小姐,如今东朝太子登基在即,大都内各方势力云集。连这珏王府不知名的别院,也有好几处人影监视,我们该如何回宗?”青果想到来时暗处有气息波动,担忧地对唐叶说。

毕竟青叶宗势力庞大,若被有心人盯上,知小姐便是宗主,如何是好。小姐内力在出西乔时被家主封印,遇危险时毫无抵抗之力啊。看来,得随时跟在小姐左右。

“青果,今晚你假扮我,待在别院,我扮作你。”唐叶思索一番,说出了一个方案。听昨晚的大汉说起血珠,她确实想回宗里看长老们是否识得血珠。

“小姐,这太危险了……您如今没有内……”青果担忧极了。

“无碍,秦郁留下暗卫保护我,无人敢来试探。对了,小黑的哨子在你那儿吗?”唐叶摆摆手,大都离青叶宗不远但也不近,趁夜出发又不可骑马,唐叶搜寻记忆,忽然想到一个最好的办法。

“小黑的哨子在青果这里,小姐你的记忆……”小姐的记忆恢复了?小黑的事只有小姐与她知晓,青果淡漠的脸上满是惊喜。

“记起了一些。”唐叶脸上浮现出红晕,她一撒谎脸会情不自禁的红起来,到了古代竟也如此。

入夜,大都一座不起眼的宅院里,传出一阵曲调尖锐的声音,只有内力深厚的人,才可捕捉到一丝的曲调。

“哇哇哇……”一处隐秘的悬崖深处,一个庞大的身躯展开近一丈的翅膀,直冲云霄,奔着大都的方向飞去。

“记住,不论是谁来,只管蒙着被,不必理会。”向青果交代了几句,唐叶顺着院墙爬上了屋顶,站在夜风中看向天空。

不一会,巨大黑影缓缓出现在夜空中,渐渐笼罩在唐叶上方。啪的一声,唐叶附近的砖瓦碎裂,崩起的碎瓦块险些打到她脸上。还未等看清,一阵疾风扫过,身形一晃,唐叶一屁股坐在了棱角凸起的屋顶,痛得她眼泪直流。

虽然有了之前的记忆,但看清楚眼前的庞然大物后,唐叶心中依旧震惊。

这是神雕侠侣里的大雕吗?

“嘘,小黑不要叫,我们要悄悄地走。”眼看着眼前的大雕兴奋的欲张开翅膀尖叫,唐叶赶忙制止,想抓住它的尖嘴,却怎样也够不着。

大雕听得懂唐叶的话,眨眨圆溜溜的大眼,俯身示意她坐上它的背。

“好了,小黑宝贝,出发吧!”唐叶同样兴奋不已,飞机坐过很多次,坐在大雕身上,她该是历史上的第一人了。

幸亏青果在入夜前随风撒了一种药,让暗中之人暂且昏迷。不然,这一人一雕的举动,第二天在大都乃至江湖定引起波澜。

楚府。

“真是有趣。”叔侄二人竟喜欢上了同一个女人,而这个女人又是先皇的宠妃。

楚晟楠手中依旧握着玉骨扇,听着南玉查到的消息,看着窗外,勾起一抹意味深长的笑。

看得一旁的南玉心惊胆颤,他们主子的笑容还真是让人害怕。

“咕咕咕……”一阵震耳欲聋的声音从天上传来。

“小黑你挺大个个子,叫声怎么跟小鸟似的!”紧接着,女子清脆的声音传来,音量越来越小,直到消失。

“南玉,想不想看场戏?”楚晟楠笑意更浓,施展轻功,飞出窗外,顺着消失的声音追去。

看戏?看什么戏?南玉刚要开口问,窗户旁的主子早已不见踪影,南玉提气赶忙跃出窗外去追。

东朝地势处于山峦之间,周围山脉连绵不断,香山西面不远处的密林中,一道身影穿梭在林间,身后几道身影紧追不舍。

两者距离愈来愈近,到最后,几道身影一闪将那人围在中间。

“岚长风,你中了毒,还受了内伤,如今被我们抓住,你以为你还能活着回去?”其中一人看向被围在中间,气息不稳的人,挑衅地说道。

门主还真是料事如神,让他们埋伏在密林趁机杀了岚长风,没成想还真让他们碰到了。

“谢柏天只会乘人之危的小伎俩么?不过如此。”岚长风用力压下快要涌出喉咙的血,冷哼一声,眼底尽是轻蔑不屑。

若不是趁他探入密林深处时受伤,被下了毒,区区几人怎能拦住他!今晚匆忙出门,他没有带信号弹,看来得独自应战了。

“呜呜呜……”打斗一触即发之时,天空中直冲下一道庞大身影,带着撕裂的叫声,砰的落在岚长风面前。

“你怎么样,可还撑得住?喂!等会再晕啊……”

唐叶从大雕背上面对着岚长风,刚问候两句,便见他冷峻的脸上惨白。还未开口,他忽然向前一扑,倒在了她的怀里,身上增加的重量让她腿软险些倒地。

“小黑,速战速决,得赶紧把他送回去。”唐叶从头至尾都没看那群人一眼,只是用尽全力抱着浑身发热岚长风,对小黑说道。

小黑听到唐叶的话,张开翅膀,哇哇的叫着,她能听出它叫声中的兴奋。这个大家伙,好像很喜欢打架啊!

不出唐叶所料,顷刻间,几人内力再高也挡不住大雕的翅膀煽动卷起的风力,如此的冲击让几人纷纷到底吐血。

“你胆敢打扰饮血门办事!”唐叶抱着岚长风坐上小黑的背上时,倒地的其中一人大声威胁。

“什么饮血喝血的,留你们一命不是怕,是懒得杀人!”扔下一句话,唐叶拍拍小黑的背,二人一雕消失在天际,直奔香山之巅。

“主子,这是……”躲在暗处的南玉骇然。

“竟是云崖底下那只雕,她到底是何人?”楚晟楠望着天出神,原本得知唐叶身份后的戏谑消失,脸色严肃阴郁。

疯作

喜欢看疯作的文,亲们可以收藏一下,看起来也方便,疯作也求求收藏,谢谢大家。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