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八夫娶进门,争宠在个人

第二十四章 岚长风的身世

八夫娶进门,争宠在个人 疯作 2029 2017-05-12 14:28:38

  夜幕降临,唐叶与叶雾、唐玉商议完青叶宗近日的事务后,唐玉带唐叶与岚长风回房。

“叶儿啊,你看岚阁主今晚住在哪儿?”唐玉眼瞅着岚长风跟着唐叶的脚步要进她的房间,实在看不下去,出声询问。

江湖中岚长风以冷血无情著称,敛书阁的杀伐果断她也听闻不少,没成想这次唐叶回来竟把他这个煞星也带回了宗里。

传闻岚阁主不喜女色,可瞧他跟着叶儿寸步不离的模样,不像是不近女色。

“我贴身保护她。”岚长风惜字,冷眸望着唐叶,右手习惯性地摸着腰间的银纹腰带。

唐叶在来之前,知晓他腰间藏有武器之事。如今见他这个架势,她若是不许他跟着自己,以他的性子,会血洗青叶宗的吧。

唐叶眼睑颤抖,小声的回道:“呃……堂姐,他跟我住一屋吧……”

唐玉没瞧见唐叶的尴尬,却没放过她眼底的‘害羞’,心里感叹,摇着头离开了。

唐叶又怎么看不出唐玉的欲言又止,这回真是跳进黄河也洗不脱与岚长风的关系了。

“你是青叶宗宗主。”进到烛火通明的屋后,岚长风坐在桌旁,肯定的陈述。

唐叶坐在床榻上翻了个白眼,低声嘀咕:“是。”

“很好。”岚长风冷傲的脸上有了笑意,如此他也不必担心往后二人成亲时,敛书阁的长老们会反对了。

瞧着一袭豆沙色窄袖轻装的唐叶,姣好的面容,嘟着红润的朱唇,可爱的模样让他心底柔软起来。

当初在皇宫救下她真是一件明智的事,不过她与皇室之间的关系到底如何?情报上她与秦阳、秦郁、秦睿言三人皆有不寻常的关系,那她……

想到这儿,岚长风不禁发问:“你跟东朝皇室之间到底怎么回事?”

“我也不知,我失忆了。”唐叶再次提起失忆搪塞他。

其实她虽得到了唐叶原本的记忆,但不知怎么回事,与秦恒帝、秦郁与秦睿言之间的事她却一丝记忆也未有。唐叶与秦恒帝的情意至深,会不会是不愿她知晓?

“我总听你喊秦恒帝狗皇帝,你和他有什么深仇大恨吗?”唐叶问出初见他时的疑惑,“你别多想,我其实只是想问,当初为何救我?”

唐叶边问边注意岚长风的神情,见他听到秦恒帝三个字时,双眸瞬间迸发冷冽,忙改了口。

房间陷入了安静。

半晌,岚长风为自己倒了一杯茶,将他内心深处藏匿许久的身世之谜缓缓道出:

“我的祖父本是东朝的开国将军,东朝刚站稳地域,祖父为了国家安定,统领三十万大军驻守边关。三十年前恰逢秦帝暮年,皇子夺位,为了得到兵权,各个皇子皆向父亲伸出诱惑,意欲借此登上皇位。”

岚长风无声叹息,继续讲述:“秦帝子嗣众多,当中不乏有能力背景强势的皇子,祖父本想中立,向秦帝发誓,无论哪位皇子登基他定会尽心辅佐。可秦帝却逼迫他站位,让他说出他认为可继承大统的皇子。”

“当时,秦帝三子秦邵处事洒脱,慧眼识才,才学卓越,是朝廷众臣默认继承皇位最佳的人选。祖父对他也颇为赏识,提了他的名字。”岚长风手中茶杯紧攥,手指发白变形,表示着他此刻心里的情绪。

“三十年前秦恒帝才六岁,一个孩子怎么争得嬴秦邵?”唐叶见岚长风沉默,很是疑惑。

“秦帝退隐居太上皇之位,留下诏书,立三子秦邵为下任皇帝。就在秦邵登基的前一晚,三皇子全府五十四口皆被灭门,包括秦邵,也惨死在自己屋里。”

“楚丞相也就是如今楚尚文的父亲,手拿另一份诏书,昭告天下,立秦帝十子秦阳为皇帝,我的父亲岚颉与丞相楚锆为辅助大臣,辅佐秦阳继位。”岚长风情绪激动,“听人说,当初秦阳率大军囚禁太上皇,逼他立诏书,跟随他身侧的将领是我的父亲。而秦邵的死,也是父亲暗中派人杀害的。”

岚长风的爷爷支持秦邵,他的父亲支持六岁的秦阳,那这父子俩岂不是要反目成仇了?

“秦阳继位,祖父隐退,由父亲统领三十万焰军,任骠骑将军。祖父曾劝阻父亲,莫要锋芒毕露。父亲之所以支持秦阳,是他年岁小,好掌控。谁知秦阳亲政后,先惩治的便是父亲的焰军。”岚长风声音高昂悲怆,身体颤抖,像是在极力地隐忍情绪。

“十年前,三国混战,秦阳御驾亲征,在中了敌军圈套后舍弃父亲和三十万的焰军,被秦郁救出。他在结束战争后将我岚家扣上通敌之罪,株连九族。我当年在师门习武,躲过一劫,其余岚家以及焰军家中老小无一幸免。”岚长风眸中充血,手中茶杯砰的碎裂,尖锐的碎片刺破了他的掌心。

唐叶叹了一口气,走到他身边坐下。从衣摆处撕下一片布条,掰开他握拳的手,映着烛光小心翼翼地把陷进掌心的一块大的碎片去处,轻柔地为他包上伤口。

“我曾发誓,必定手刃了秦阳那个狗皇帝!无奈他身边有十大暗卫,这些年,虽各有伤亡,但一直未能杀了他。我救你的那晚,我亲眼见到秦阳吐血身亡。”岚长风用包扎好的手一把攥住唐叶的手,豆沙色被鲜血染成了暗红。

“你不怕疼啊,傻子。”唐叶气得用另一只手打了他手腕一下,挣脱开后,又从衣摆撕下一角,重新为他包扎好。

“为了报仇,我强行提升内力,每逢十五夜晚,必会血脉逆行。那晚我潜入珏亲王别院,是要偷一本医书。”岚长风这回乖乖任她摆弄,他话语恢复了冷静,说起了第二次遇见唐叶。

“什么医书啊?”唐叶突然想到那时秦郁给自己的包裹里,正是一本医书。不会这么巧吧?

“听闻是神医无痕所写,里面有一张处方,记载着如何治愈内伤,还有药草的位置。”岚长风面容温和,不复往日冷情。

果然是那本医书!唐叶心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