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八夫娶进门,争宠在个人

第二十七章 再遇娇娇,逼认姐妹

八夫娶进门,争宠在个人 疯作 2082 2017-05-14 17:06:38

  东朝与北外丘交集的小镇,叫做风桥镇。这里在经过南里江与北外丘签订协议后,成为了繁华热闹的集市小镇。除了两国的商人旅客外,也吸引了大部分的东朝商人前来。

风桥镇一座普通的宅院里,穿梭着许许多多的人,皆是黑袍红头巾,井然有序地做事。

东边厢房,一位男子推门而入。

“师父,大师兄传来书信。”不同于其他人衣着,说话之人一袭素净白袍,望着站在窗户旁逗弄着金笼里鸟儿的男子,恭敬地说。

男子约莫四十多岁,一身黑袍。依旧手拿着细枝条,打向鸟儿的翅膀,鸟儿感受到疼痛,恐惧地挣扎着,尖叫着。片刻,没了兴趣的男子扔下细枝条,转过身,面无表情地开口道:“恒儿怎么说?”

“大师兄说……至宝丢了……”白袍男子说得吞吞吐吐,抬头观察着他,“岚长风也被救走了……”

“什么?真是废物!”男子扯下鸟笼,用力扔出窗外。被他的怒气与散发的内力波及,鸟笼未落地之时,里面方才还挣扎的鸟儿,如今奄奄一息。

“月娇娇身边有月子衿,以大师兄的功力是敌不过他的。岚长风中了大师兄的玄阴掌,虽被救下,但他伤势也不轻。”白袍男子小声安慰,不放过他的师父脸上所有表情。

“呵……你以为生杀予夺的岚长风会被玄阴掌伤到?他是被谁救下的?”密林环境复杂,一般无人敢夜里闯入。是谁碰巧救了他?男子心中思量。

白袍男子吞咽着口水,继续说:“是一个年轻女子,乘着大雕从天而落。那雕打伤了大师兄众人,救走了岚长风。”

“谢羽,你带饮血门雷门弟子前去东朝。为师有三点要求,一是接应你大师兄谢恒追查血珠的消息;二要查到那个与雕一起的女子身份,抓了她;三是即刻赶往蝴蝶山庄,江湖议事各门派皆在,正是我因饮血门诛杀的好时机。”男子交代一番,谢羽离去准备出发。

云崖之雕,竟为人所用?究竟是何人,有这般实力?

这位中年男子,正是饮血门门主,谢柏天。

东朝荔县,青叶宗。

唐叶百无聊赖的走在大街上,扯着笑跟宗里人打招呼。没成想,连荔县的县太爷都是青叶宗的人。若是有人敢刺杀青叶宗之人,恐怕刚进城就会被发现,怪不得饮血门一直未能暗杀青叶宗弟子。

这两日,她逛街从兴奋逛到了无奈。叶雾说了,她许久未归宗,得视察民情,让宗里人知晓她很好,宗里人才会放心。

大前日,他们商量过江湖议事后,叶雾与唐玉各忙各的去了,两日不见人影。她还未来得及问血珠之事呢!

唐叶伸出右手手腕,映着阳光,打量着最大颗血珠里面流动液体。这个至宝到底有何用处,她不知晓,但血珠戴在手腕,她能时刻感受到体内一股气息游动,最近疲惫减少,精神俱佳。

“小姑娘,让一下,让一下!”正当唐叶盯着血珠出神,面前跑过来一位紫衣女子,面色焦急,气喘吁吁地喊着。

砰!当唐叶反应过来想要躲开时,已经晚了。两人撞了满怀,转了个圈,双双倒地。

唐叶被压在下面,后背摔得生疼,咬牙忍下疼痛,她询问女子:“怎么样?你没事……”最后一个‘吧’字还未说出口,她突然表情冷厉起来,因为她感觉到了右手腕不易察觉被女子触碰。

这个女子,要偷她的血珠!

唐叶有着一手神技,偷东西无人察觉。就如当初偷走岚长风怀中令牌,他根本发觉不出来自己丢了东西。

但她因此也有了一个后遗症,那便是,她身上的物件若是被旁人触碰偷走,她会瞬间知晓。

虽不知女子为何偷她的血珠,但她的东西也不是轻易被偷走的。既然撞到了她的枪口上,那她也得告诉她,什么叫做天外有天人外有人!

唐叶趁女子不注意,摸到她腰间悬挂的玉佩,轻而易举地拿走了。身上的重量减轻,她站起身,拍了拍衣衫上的尘土。

“小姑娘,真是失礼了。”女子眉目低垂,福身道歉。

若是唐叶没发觉女子的动作,那她定会认为女子是不小心的。唐叶叹了口气,打开手心,一枚通身紫色的月纹玉佩在她手上悬着摇晃。她无奈地开口:“这位小姐,你是否该解释一下为何偷走我的珠链?”

右手腕没了该有的束缚感,唐叶知道自己猜对了,她真是来偷东西的!

“哟,小姑娘,真厉害!”女子见到玉佩,眯着一双丹凤眼,笑盈盈地瞥了一眼玉佩,目光落在了唐叶身上来回打量,“小姑娘,血珠本是你意外所得,又怎能称作你的?”

唐叶也打量着女子,一袭绛紫色窄袖长裙,凤眼翘鼻,青丝及腰,一半垂落,一半在右耳边挽了髻,妩媚成熟。

想到她叫自己小姑娘,又晓得血珠的来历,唐叶瞪大眼睛,惊讶喊道:“你是月娇娇!”是她,她那晚可是从被子清楚的听到她的神偷事迹了。

“没错,是我。小姑娘,你爹叫什么名字?”月娇娇朝唐叶抛了个媚眼,柔声问道。

上次她回去后,从子衿口中知晓了血珠的珍贵。心中不甘,想着找到那个小姑娘再把它偷回来。找寻了几日,偶然到了荔县,竟在大街上看到了摆弄血珠的唐叶。

得来全不费功夫,可她没想到这个小姑娘偷东西比自己还要厉害。况且,这个小姑娘风华绝代,颇像她的一位故人,她真是愈看愈喜欢。

“我爹娘早不在了,我孤身一人。”知晓身份特殊,唐叶没说实话。

“那正好,我们结拜吧!义结金兰怎么样?”月娇娇上前拉住唐叶的胳膊,双眸眯成了月牙,用撒娇的口气说着。

“这样你就有姐姐了,正巧,我还有个儿子,以后也就是你的儿子。你觉得如何?”月娇娇继续劝说。

如果她们联手,岂不是能偷遍整个江湖门派了?

“……”唐叶真的不知该说什么。

“你不说话我就当你应允了,你放心,以后姐姐保护你!”月娇娇一脸真诚地保证,心里却乐得不行。

疯作

求收藏!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