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八夫娶进门,争宠在个人

第二十八章 神偷双侠,偷遍五派

八夫娶进门,争宠在个人 疯作 2139 2017-05-16 21:41:55

  月黑风高夜,东朝境内的五个门派接连丢失至宝,各派弟子纷纷出山寻找,闹得人心惶惶。

先是崇阳门门主放在密室里的至宝寒月刀悄无声息的没了,焦急万分地门主赶忙去邻山的恒山派借人手。谁知刚见到恒山派掌门,恒山派弟子便前来禀报,祠堂里的至宝金弩弓不见了。

两人震惊,想要传信给其他三派时,却收到了罗峰门与名剑山庄的传书。

罗峰门至宝虎头湛金枪丢失,名剑山庄的承影剑也一夜之间不见了踪影。

唯一一个安静了一夜的无极宗,天刚破晓,宗里终于吵嚷了起来。

“宗主,不好了!不好了!锦盒里的落花玉针不见了!”

“什么?快快,给我全宗挨个房间搜!不,带人去追,赶快给我找回来!哎呦,那可是我无极宗至宝啊……”

一夜之间,五个门派相继丢失至宝,掀起了江湖波澜。五派掌门共同商议,皆说当时见过两个人影。得出的结果是,饮血门派神偷双侠前来,暗杀各派不够,还偷走他们的至宝以示警告。

大都附近一座高山顶峰处,两道纤瘦的身影与一只庞然大物伫立在上,望着地上的一堆兵器发呆。

“月姐,我们偷了这些兵器有何用处?”其中一个女子一身夜行衣,伸手扯下遮挡着脸的黑布,疑惑地说。

另一个女子俯身拿起一把剑,一手握剑,一手拔剑。拔出的剑身摩擦剑鞘铮铮作响,女子满意地点了点头,望着她开口说道:“叶儿,你看,这可是把名剑!蛟分承影,雁落忘归。相传得承影剑,亦得含光剑。姐姐我早想拿来玩玩了!”

“没想到,我圣手神偷无人理会,我们二人一起,倒成了神偷双侠了。”女子摆弄着地上其他的兵器,想到二人去偷无极宗的落花玉针时,那些人的呼喊,笑呵呵地说道。

这两个女子正是白日里义结金兰的月娇娇与唐叶,也是方才偷遍五派的神偷双侠。

唐叶无聊的倚在小黑身上,环抱双臂,眼眸望向对面摆弄着承影剑的月娇娇。她就知道,月娇娇怎么会无缘无故要与她结拜,敢情是借她的小黑去偷东西。

“叶儿,你真聪明。我惦记这些东西也不是一日两日了,可五派地形复杂,我又不想偷了东西赔上一条命。”月娇娇抱着剑,满脸笑意,“原先我还想着,你说的地上走不得,天上走得是在逗我,没成想,你竟有一只雕!”

月娇娇心里想着,这回可捡了一个宝贝,当时她认下这个小姑娘为妹妹真是明智之举!她不会武功,却很聪慧。还能找来一只雕作帮手,真是厉害。

“叶儿,你既是我妹妹,那我这个做姐姐的也不能薄待你。喏,这枚玉佩作个礼物,你拿去玩吧。”月娇娇边说,边摘下腰间的玉佩,扔给了唐叶。

唐叶双手接住了玉佩,盯着手中的紫色月纹玉佩,发现这枚玉佩正是当初自己从她身上偷走的那枚。她的记忆中,世间拥有月纹玉佩之人,皆是北外丘皇室之人。不知玉佩是否为月娇娇偷来之物?

“月姐,这玉佩太贵重了,我不能收。”唐叶心中思量片刻,开口婉拒。

“怎么,你觉得这是我偷来的?不干净?”月娇娇放下承影剑,倏地站起身,声音冷冽,似乎因唐叶的举动生了气。

唐叶赶忙摆摆手,解释道:“月姐,你误会了。我什么也没为你做过,你先是给了我血珠,如今又给我玉佩,我……”

她们俩结拜之时,月娇娇二话不说将血珠又戴回了她的手腕。她戴了几日血珠,深知它的好处。如今她又给自己贵重的玉佩,唐叶不知该不该收。

这晚与月娇娇在一起,她会不自觉地联想到与莫文一起那段‘神偷侠侣’的快乐日子,唐叶心里升起一股复杂的情绪。

“叶儿,我一个女子漂泊江湖二十年,你知我有多孤独多悲苦吗?你长得似我的故友,又与我一般身怀绝技,我看见你很欢喜。我是真的把你当作妹妹,如果你想要,我所有的宝物皆是你的!这些你若喜欢,也给你!”月娇娇声音凄凉,唐叶感受到了她的失落。

“对不起。”唐叶向前挪了挪身子,双手抱住月娇娇,轻轻拍着她的背,小声地说。

来到这里,听到他人诉说身世的悲惨,她总会心生怜惜。

唐叶轻声细语地安慰,未曾看到月娇娇眼底闪过的狡黠。她的话七分真三分假,这个傻孩子,竟真的信了。

感受着周身的温暖,月娇娇觉得她若是有个这般的女儿也不错,比自家的儿子强多了。

“叶儿,你猜得不错,玉佩是我偷来的。不过你记住我的话,血珠不要显露在外,玉佩也定要好好保管。”月娇娇严肃地嘱咐唐叶,玉佩她是偷的,是从她儿子那儿偷来的。

“叶儿,你可见过在夜里发光的玉石雪莲?”月娇娇突然兴奋地开口询问,眼里闪着光亮。

东朝的国都名为大都,当初秦国迁都,无机上人曾言,东方属尊,于是皇宫坐落在整个大都的东面。往南方向,是皇室子弟的园林院落。往北方向是朝廷各大臣的府邸。正西方是大都的城门,也是百姓居住之地。,一进城门,入眼便是集市商铺,很是热闹。

南里江庆贺新皇登基的使臣,被太子秦睿言安排在他曾经的府邸。既让人知晓他对南里江的重视,又不失礼节。

入夜,使臣的宅院依旧烛火通明。

“小黑,你去屋顶乖乖等我们。”一处黑暗偏僻的小院里,唐叶抬头看向小黑,见它转着圆溜溜的眼珠,乖巧的飞走,她放慢脚步,跟着月娇娇向光亮的院子里走去。

“月姐,我们……唔唔……”唐叶跟着时不时用小石子打晕侍卫的月娇娇,一路走到主宅不远处的草丛处。刚要开口询问她是否知晓夜明珠到底放在何处,背后一只冰冷的大手突然捂住了她的嘴。

唐叶瞪大眼睛,那人另一只手从她背后伸出的手揽住她的腰,后背触及的寒冷,让她不由得一颤。

“不知我严离这儿有什么宝贝,能引得圣手神偷月娇娇亲自前来?”唐叶头顶上传来一阵男子的声音。

“南里江使臣竟然是你!”月娇娇听到动静,回身看清男子面容,惊讶地说。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