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八夫娶进门,争宠在个人

第二十九章 使臣严离,三国首富

八夫娶进门,争宠在个人 疯作 2040 2017-05-17 13:57:20

  “十年了,严江溪死了吗?”月娇娇语气冷厉,嘴上毫不留情。

“家父安好。”严离笑着回应,但离他最近的唐叶,却清晰的感受到了他话语之中压抑的怒气。

“可惜了。”月娇娇一脸惋惜,摇了摇头,“看来我抽空得去趟严家了。”

严离一听便知晓了她话中深意,揽住唐叶腰肢的手臂不自觉地用力收紧,勒得她喘不过气来,闷声一哼。

“严离,按我与你父亲的交情,好歹你该叫我一声姑姑。你怀中之人乃我结拜义妹,也承得你一句小姑姑。赶紧把她放了,玉石雪莲我不要了!”月娇娇听到唐叶的声音,赶忙呵斥。

“当年你辜负重伤的父亲离去,心中半点愧疚都没有么?”严离没放开唐叶,但手中的力度小了很多。他话语悲凉,身体有些颤抖。

“呵……严江溪是咎由自取!当初他背信弃义,无视婚约另娶佳人,难道我该感恩戴德原谅他么?有人替我报了仇,我自是以身相许。”月娇娇冷眸瞪着严离,一字一句丝毫不掩饰恨意,“我念旧情不会杀你,赶紧把叶儿放了!”

“主子!”四处闪来约莫十多人,是察觉到月娇娇敌意的暗卫。

“给我杀了她!”严离揽住唐叶向后退,飞身落在了旁边的屋顶,居高临下地看着好戏。

“月姐!”唐叶焦急地大喊,挣扎无果,她看着被围住的月娇娇,嘲讽严离,“以多欺少,你还真是卑鄙!”

“子衿,还不来帮我!”侧身躲过暗卫的杀招,月娇娇气喘吁吁地看向严离与唐叶所在之处,浅笑喊道。

话音刚落,一抹紫色的身影从严离身后飞过,直奔淹没在暗卫之中的月娇娇。

紫色身影在暗卫之中穿梭,眨眼间,暗卫接连倒地,独留抱着月娇娇的紫衣男子。

“念在月儿无碍,今日饶你一命!若有下次,严家覆灭,我会独留你一人苟活!”紫衣男子抱着月娇娇消失之际,扔下了一句足以让人颤栗心惊的话。

“……”唐叶不知严离有何想法,她此刻欲哭无泪,事实是月姐的情夫扔下了自己,带着她一人跑了!

“你看到了,她是如此的无情无义!前一刻还说你是她的义妹,下一刻便毫不犹豫地抛弃你!”严离揽着唐叶的腰肢施展轻功落地,言语嘲讽地说。

唐叶挣开他的束缚,瞥见了他的衣衫。

一袭绣金丝花纹锦缎长袍,袖口处精致的图案彰显着华贵。修长的手拇指处戴着一枚翠玉扳指,腰悬两枚玉佩,一枚是金镶玉,一枚竟是个两指宽的金块,黑夜中看不清金块上雕刻的花纹。

她还从未见过如此明目张胆将金块挂在身上的人,生怕别人不知他有钱似的。

好在严离未曾为难她,脱身后,她根本无心看清他的样貌。赶忙吹响哨子,喊回出去玩耍的小黑。不顾严离审视疑惑的目光,一人一雕赶回青叶宗。

“子衿,你怎么不听我说就带我走啊,你没带着叶儿,她会伤心的。”月娇娇要挣脱月子衿的怀抱,回去找唐叶。

“你想回去,我不拦你。以你的武功,被严离身边众多高手缠住,虽不会受伤,但定会被困住。到时候,严离五花大绑将你绑到严江溪身边,你还有何脸面?”月子衿分析着月娇娇回去后会发生的结果,吓得她缩头不敢再言语。他方才看见了被严离抓住的女子真容,颇为诧异,她怎么跟他娘混在一起了?

叶儿,苦了你了,姐姐我是有苦衷的。月娇娇心里虽有万分歉意,但赶路的唐叶可听不见她的心声。

卯时,耀日东升,风尘仆仆的唐叶与小黑,回到了青叶宗。小黑落地后,无精打采地去宗内广场休息了。

“叶儿,你总算是回来了。叶雾正吩咐宗里百名弟子聚集,如今皆已安排妥当,可以出发了。”唐叶还未踏进屋里,唐玉匆匆忙忙迎了过来,赶忙说道。

“堂姐,帮我备辆宽敞的马车,我要睡觉。”唐叶低垂着头,打着哈欠走到屋里,坐在椅子上小憩。

片刻后,唐玉前来告知唐叶,马车备好。近两天两夜未合眼的唐叶,迷迷糊糊地钻进马车,向前一扑,身体陷进冰凉柔软的蚕丝锦被,闻着车里淡淡的安神熏香,睡得昏天黑地。

清晨,薄雾未散,荔县的城门口,青叶宗众人浩浩荡荡赶向蝴蝶山庄。

打头前的是四名袭青衣的青叶宗高手驾马前行,而后是并排骑马的叶雾与唐玉。紧接着便是唐叶的马车,四匹浑身雪白的马温顺优雅地缓慢前行,马车通身青色帷幔,四角悬挂着四块似手掌大小的翡翠玉牌,上面雕刻着飞扬的青字。

马车后面,是两排百名男女弟子,皆袭青衣,腰悬佩剑,男俊女美,神情肃然,冷冽的气质让人不敢靠近。

唐叶的马车宽敞得能容纳近十人,根本无法走过细窄的林间路。叶雾与唐玉商议一番,最后决定走东朝官道。于是,青叶宗的大阵仗出现在了官道上。

蝴蝶山庄临近南里江,在东朝境内。从青叶宗出发,若是穿梭密林之间,约莫两日便可抵达。可他们走了官道,算是绕了一个大圈,足足要多走两日。

入夜,唐叶伸了一个懒腰,睁开了眼睛。掀开车帘向外望去,墨夜篝火明亮,青叶宗众人或闲聊,或休憩,将唐叶所在的马车团团围住,保证她的安全。

“叶儿,你这一睡便是一个白日,到底发生了什么?”不远处的唐玉瞧见马车异动,起身走过来,关心地问候。待唐叶准许她进到马车里,她才抬脚踏了进去。

“堂姐,你可知南里江的使臣严离?”唐叶开口询问。

唐玉点了点头,在南里江使臣进入东朝境内时,青叶宗便已知晓使臣的身份,她浅笑说道:“严离这个人,爱财又爱赚钱,颇有经商头脑,五年内将严家的产业遍布三国。如今,算得上三国首富。若不是西乔从不让他人踏足,恐怕西乔都会有他的产业。”

疯作

求收藏!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