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九天传之莲尊之玥

5.一经三年(一)

九天传之莲尊之玥 帝玥雪殇 2988 2017-05-09 18:53:30

  三年后,月国,倾城,仙域楼。

三年前,仙域楼以令人震惊的速度崛起,一夜之间,便已成为了月国第一楼。原本人们还在认为星翎陛下这次也会直接下令查封仙域楼时,而丞相大人也已经上奏恳请女帝陛下查封此楼,但是事实却是天下人所意料之外的:向来凌厉的星翎女帝竟一改往日作风,直接任由仙域楼发展,上奏查封仙域楼的丞相也因此被罚了三年俸禄,众官员也是战战兢兢不敢再提。是以如今,天下人皆在怀疑,是否这仙域楼,便是星翎女帝开的。可惜少有人敢去问;而胆敢问的,又远在各国国度。直到今日……

贵宾阁,星辰阁中。

蓝衣白带,星翎端端正正坐在椅上,双手交叠放至小腹上,眸微挑,看着眼前的几人。

凌钰一脸窘迫,天寰事不关己,星郁似笑非笑,星馥无奈同情。四人分别坐在椅上,皆一副出尘模样。

星翎脸上温雅的笑容变也未变,只是微微敛眸假寐,完全无视了另外眼巴巴的望着她的四人。

星郁泄气的看了眼周围三人,无奈唤道:“妹妹……”

“小妹在那。”星翎眼也未睁,指着星馥。但意思很明确:你还有个妹妹在那呢,找她问去。

星郁看向星馥,示意她问。

“二姐,只要你告诉我们这仙域楼究竟是谁开的便行了。”星馥一脸好奇,“我们真的很想知道。”

“是吗?”

凌钰摇头,“我不是,你不会有事就好。”态度十分诚恳。

天寰不发一语。

星郁点头。

“你们好奇啊……”星翎悠悠道,“那关我何事。”

……

“二姐……”星馥撒娇,“我是真的很想知道。”

“又不是我想知道。”

星馥:“……”

“你说不说!”星郁一怒之下,手一拍桌子,柳眉倒竖,煞气腾腾。

星翎终于睁眼,看了沮丧的星馥,再看看四分五裂的桌子,淡定提醒道:“小妹,你是云国女帝。大姐,你是星国女帝。你们两个注意形象,别丢了我们的脸面。还有……”她突然有些幸灾乐祸,“仙域楼的东西损坏可是要赔钱的。”

话音刚落,便有侍者进来算账。星郁:“……”

将钱付好,打发走侍者,又送了一壶茶上来,星郁平复一下郁结的心情,“二妹,当真不可说?”

星翎诚恳摇头:“不可。”

“让我们见上一面?”天寰笑眯眯开口。

“明天宫宴她会出现,但至于是谁,你们就得猜了。”

凌钰无奈,对着星翎开口:“我有事要告诉你,出去说。”

“走吧。”星翎起身,威胁另外三人,“要是我发现了什么,我一点都不介意……”

三人一副乖宝宝模样挥手,“慢点走。”

凌钰注视着星翎的背影,爱恋而悲伤。

“什么事?”

“我们非要如此吗?”凌钰叹口气。

“我走了。”

“冰尊,出世了。”

星翎脚步一顿。

凌钰不管她的反应接着道:“莲族和星家有何动作?”

“你是谁?”

“莲凌钰。”凌钰道,“莲族分支凌家家主,莲族使者。”

“莲……”星翎细细嚼着这个字。

莲,莲族姓氏。

“不过,或许唤我凌钰会更合适。”

“莲星翎,星家圣女,莲族使者。”星翎道,“不过确实来说,我叫星翎会更合适些。”

“长老那边可有指令?”

“莲族之中,莲尊为大。”星翎吐出八个字,神色淡然,“莲尊想要做什么,都全力助他们。”

“果然如此,我知道了。”凌钰理所当然的点头。

星翎拉开门,在门口顿了一会儿,用极低的声音道:“不止冰尊。小心。”

凌钰错愕抬头,却只看见了一道匆忙离去的身影。

“你还是……有那么一点在意我的吗?”

突然,强大的威压袭来,打断他的思绪,迫使他直接跪下。

冰冷的气息夹杂着无尽的寒冷,冰蓝的身影立在窗旁,冰蓝的长发下垂,只在发尾处用丝带缚住。

“可知罪。”冷冷的声音如溪水般流出,不带一丝感情。

凌钰恭敬低头,不敢抬头看那道身影,“凌钰知罪。”

冰国之主又如何?在他面前,不过还是一只蝼蚁而已,想杀便杀,想留便留。

蓝光划过,直接穿透过凌钰的肩胛骨,打在墙面上,再自动融化成水,将血迹遮掩。

凌钰动也不动,僵直地跪在地上,任由肩膀上的血迹渲染上他的衣服。

“无第二次。”冰蓝的凤眸微微看了他一眼,在还没看清容貌之时便已失去影子。

“凌钰遵旨。”

肩膀处的伤口被冰封住,冷得刺骨,将伤口的疼痛再一次扩大。凌钰咬牙站起,揭开自己的衣服。

“竟然是小惩戒……可是是因为什么?”凌钰犹疑看着狰狞的伤口,疑惑的喃喃着。若是在平时,自己私自透露他的消息,恐怕早已经濒临死亡了。可是,这次只是小小惩戒一番啊……

算了……他们做事本就随心所欲,还是不想了。

“真的很痛啊。”他不再去想这件事,对着空中吩咐一句:“去,告诉他们,我有事先回去了,晚上宫宴上再见。”

空间波动一下,一道黑影单膝跪地,“是。”

凌钰随手取出一些药粉洒在肩膀处,粗略的包扎一下,掩盖了血腥味,拉开门走出去。

顶楼上,素雅的白色房间内,一道绘着莲花池的屏风立在中央。屏风后,一道娇小的身影斜倚在一个软榻上。

“冰,你出去做什么?”

轻摇手中白玉骨扇,女孩儿一脸笑意的问。

少年冰冷的容颜微微软化几分,温柔的抱起紫玥,“有些事要处理。”

紫玥微微敛眸,看似漫不经心的道:“别弄脏了仙域楼,不然你就亲自打扫干净去。”

“脏。”冰夕微微皱起俊朗好看的眉,又问,“你真的看不见吗?”

“你说呢?”紫玥反问,合上手中的折扇,脸上突然几分苦恼,“宫宴可是很麻烦的。”

“晚上我也会去,以另一个身份。”冰夕在她耳边低语。

紫玥站起身,“我很好奇。”

冰夕将她拉回怀中,“玥,如果有一天你发现我骗了你,你会怎么样?”

紫玥毫不犹豫回答道:“讨厌你。”

冰夕顿时有些哀伤。

紫玥悠然补充道:“不过有时还有因情况而定。”

冰夕手紧了紧,将头埋在紫玥的发间,闻着清淡的莲香。

紫玥偏头,“不过你说的是你是冰尊这回事吗?”

冰尊莲冰,真名帝冰夕,只不过沧岚大陆上几乎无生灵知晓。

冰夕偏头。

“不过这件事我早就知道了,在你第一次见到你的时候。”紫玥道,“所以你不用担心。”

“玥,不是……”

“不过我一直都想问你,为什么要接近我,我身上有什么需要你们五莲尊注意的吗?”紫玥笑着,却隐隐不悦,“还是说,你们把我当成月尊了?抑或者是她的替身?”

“你就是你,不是替身。玥是独一无二的。”冰夕解释,神情稍稍不解,“玥,为何这么说?”

“说什么?”

冰夕语塞,良久方道:“你如何知道我是冰尊的。还有,为何说我们把你当成了你的替身。”

“冰尊天性冷漠,嗯……目空一切,你不是很符合吗?”紫玥侧头疑惑问道,很自然的忽略了至关重要的“你的替身”四个字,“而且虽然看不见,却还是能感觉出你的灵力至寒,极度强大。而能将极寒灵力修炼成如此强大的,为什么还要猜呢?”

“我何时在你面前冷漠,目空一切了?”说到“目空一切”时,冰夕微微不自在。

目空一切这个词形容的……貌似、好像、应该、大概不是他吧?而是另外几个吧?

紫玥想想,“好像还真的是没有过。”她认真的沉吟,“不过你就是冰尊。这是一种很奇怪的感觉。”

“另一个呢?”

紫玥理所当然道:“天下皆知,冰尊与月尊感情甚好,但你们万年前莫名失踪,近年才有踪影,不是为了找月尊吗?而我有突然出现在倚月揽冰阁,你们会将我认成月尊也无话可说。但你们又那么熟悉,自然而然就会把我当成月尊的替身了。”

虽然话语有些跳跃,冰夕还是轻易听懂了,“玥,你思维还是如此跳跃。也不怕我听不懂。”

紫玥无辜道:“事实证明,你听懂了。”

“也亏得我了解你,不然还不得晕。”

紫玥迅速回忆一下刚才的话,然后惊愕瞪大双眸,“'我的替身'和'了解我'是什么意思?”

“不是已经猜到了?”冰夕宠溺的点点她的额头。

“我……是……月尊?”紫玥迟疑问,满脸不可思议,“你开玩笑吧?”

“玥,我没开玩笑。”

“那我怎么不记得?”

冰夕按上她的太阳穴,轻轻揉着,“有时忘了也好。”

“那,那个……帝君墨?”

“你唤为他墨哥哥。”

“……”紫玥沉默。

“我需要冷静一下,你先出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