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九天传之莲尊之玥

8.令狐颜倾

九天传之莲尊之玥 帝玥雪殇 2715 2017-05-20 22:16:15

  太阳下落,直至坠入地平线下,最后一丝光辉也渐渐消散无踪。

天边繁星闪烁,月斜挂在天边。

夜晚,到了。

“先去参加宫宴吧,至少也要为小玥撑撑腰。”思虑了许久,看看天色,曦芸揉着眉心提议道,“晚上我们再谈。”

“嗯。”君墨和冰夕毫无异议的点了点头,然后冰夕和曦芸径直离开。君墨看着这两位径直离开的背影,一阵无力。

“两位,我们的身份暂时还不能暴露。你们可以不改眸色,可最起码,改变一下眸色吧,施个障眼法也可以的,让他们觉得你的眸色是黑色就行了。免得被认出来。”

世间皆知,冰蓝凤眸,只有冰尊才是;珍珠橙色眼眸,只有云尊才是。

冰夕脚步一顿,曦芸身子一僵,对视一眼,皆看出了对方眼中的一丝窘迫。

好吧,这确实是他们思虑不周,是他们的错。

但是真的不能怪他们呀。

当初他们肆无忌惮惯了,每次在人类当中暴露身份后,除了觉得他们崇拜地有些疯狂会麻烦点外,一点都没有别的感觉。

然而,今时不同往日。

虽说就算是有林善的手下藏在这个大陆上,他们也并不会畏惧。但是以紫玥如今的情况,如果林善的手下攻击紫玥的话,尽管不会杀死紫玥,却会令紫玥留下不可修复的损害,说不定紫玥终其一生也不可能恢复到她原来的实力。那样紫玥肯定接受不了,她的骄傲不会允许她如此活下去,那她定然会选择死亡。那……

冰夕和曦芸身子一抖,连忙掐断了自己的想法,手中急急地结印,让自己的眸色在人们的眼中变成黑色。

门外,天寰、星馥和星翎静静地站着,不发一语。

曦芸轻哼一声,对着冰夕微微点头后无视了三人的存在直接走开。冰夕冷冷的瞥了他们一眼后便化为冰蓝光芒消失。君墨摇头,对着星馥吩咐道:“你去追吧。”然后他从天寰身边走过去,“走了。”

星翎弯腰行了一礼,然后走进房间,关上门,不敢去看躺在榻上的紫玥,恭声问道:“您醒了吗?”

“星翎,现在什么时辰?”紫玥幽然转醒,半撑起身子,长发滑出魅然的弧度,眯着眸轻声问道。

“酉时。”星翎跪在榻旁,姿势优雅,“可是需要星翎为您挽发?”

“无需,你先出去。”紫玥按了按额角,“对了,宫宴何时开始?”

“戌时,还有一个时辰。”星翎道,想了想又补充说,“但一般来说,为表敬意,来客到齐的时间都是宴会开始的半个时辰前,而主办者只需在开始前的一刻钟到便行了。”

紫玥又躺了回去,漠不关心地把玩着自己的长发,“什么敬意?”

星翎不假思索道:“宾客对主人的尊重,主人对宾客的尊重。”

“哦……”懒懒的声音微微上扬,紫玥唇边噙着笑意,煞是美丽,且极度危险。

星翎又道:“不过您的话,想何时到就何时到,不会有人有怨言。毕竟您的身份摆在那,你肯参加宫宴对他们来说已是莫大的荣耀了。”

紫玥顿了顿,认真思考一下,“那就晚点去吧,我再睡一会。你先出去吧。”

“是。”

房门关上,紫玥闭着的双眸徐徐睁开,竟然是纯正的紫眸!莲花似的紫色瞳孔也有了焦距,不再无神,皎洁而圣然。稍稍侧头,房间内的布置一一印入眸中。茫然眨眼,她略显疑惑不解。

“看见了,就是这种感觉吗?这不是跟预言时感受……看到的感觉无二啊……好像不能这么说诶。”她纠结地蹙起眉,一句话凌乱的说出,却也说不出自己想要表达出来的那种意思。

“潇潇,你在哪里啊?我又不知道该怎么表达了,快点回来教教我啊。”急躁地扯扯长发,紫玥无比思念着雨潇,非常希望她现在就能出现在这里来教她如何完整且不出错地说出自己内心的想法。

而此时被她思念着的雨潇,遇到了一个不小的麻烦……

雪地中,雨潇只身着一套单薄的长袖上衣和短裤,长腿暴露,却无觉得此时寒冷,只是不耐的瞪着对面的妖魅男子,“颜倾,你给我让开!”

令狐颜倾嫣红的唇瓣微勾,绝美的五官丝毫不逊色于雨潇,在眉宇处可以看出和雨潇有几分相似,却与雨潇的气质截然不同,眼波流转间魅惑天然,“为什么要让开?”

“令狐颜倾,我要回倾城,你就不可以让一下路吗!”雨潇已经接近疯狂了,近乎咆哮的吼道。

“你要回,也应该是回去青丘,那才是你的家。”令狐颜倾也不怒,只是平和的道。没料到自己无意间反而在雨潇伤口上撒一把盐,让雨潇怒极反笑起来。

而令狐颜倾一说完便后悔了,因为他想起了十年前那闹得沸沸扬扬的那件事,刚想开口向雨潇道歉却被她抢了先。

“令狐颜倾,你是不是忘了十年前的事情?还真是好大的忘性!不如我帮你回忆一下?”雨潇自顾自的说道,令狐颜倾的眼眸有了悔意,“十年前,你的父亲说我是魅狐,想要我为你们这一脉皇族效力,不惜杀害了我的父母。在那一天,我便已经在帝陵前脱离青丘狐族皇族,并立下重誓,此生不姓令狐,也永生不再踏入青丘一步!”

“小潇……”令狐颜倾张了张嘴,想要向雨潇解释,可在看到雨潇泛着水汽的眼眸后蓦然失声,只是哽咽道:“对不起。”

“不用了。”雨潇擦擦眼泪,“那么,你可以让开了吗?我还要回倾城,主上还在等我。”

令狐颜倾身子僵住,雨潇擦肩而过,一点也不停留,身影转瞬消失在茫茫雪地中。

过了很久,令狐颜倾才抬起头,眼眸稍微湿润。

“是啊,我有什么资格得到你的原谅呢?杀死你父母、害你颠沛流离的,是我的父亲,是我一直敬重的父亲……”令狐颜倾脸上尽是苦涩,“可是,小潇,哪怕明知不可能,我也希望你能原谅我。小潇,哪怕是你对我一丝的怜悯也好,哪怕是乞求也好,哪怕是一瞬间也好……”

可惜,雨潇已经走了,听不到他的话。

单薄的身影站在风雪中,显得极度孤独。痩削的身材仿佛风一吹便会被吹跑。但他站在原地,轻轻走了一步,风雪刹时凝住。

“陛下,是否回去?”一道身影站在他的身后,单膝跪地恭敬地问道。

“玫,你说这一生,小潇会原谅我吗?就算是给我一个被她原谅的机会也好。”令狐颜倾喃喃着,神色迷茫。

“陛下,请别这样。”玫抬起头,有些不忍,“陛下若是想让雨潇殿下原谅您,告诉她当初的事情不就好了吗?”

“她不会信的,她只会相信自己看到的。”令狐颜倾道,“而且告诉了她,又有什么用呢?不过是平添烦恼罢了。”

“雨潇殿下应当不会那么绝情吧?她可是您的……”玫突然发现自己说了不该说的话,急忙低头,“玫失语了,请陛下恕罪。”

令狐颜倾微微笑着抬了抬手,示意她不用在意,“小潇很犟的,她认定了一件事,就不会再改变。除非,她看到了真正的……咳咳咳咳……”令狐颜倾猛的咳嗽,捂着手帕抵在唇边,气息不稳。

“陛下,请回青丘!”玫看他咳嗽,连忙焦急的道,“您的身体不能再拖下去了,玫恳请您回青丘闭关疗伤!”

“不,还有一件事。小潇的主上,能被她认为主上的人,我很想见识一番。”令狐颜倾拒绝道,手中的手帕被风撕裂,白色中似乎闪过殷红。

“属下可代替陛下往倾城一探究竟,但还请陛下回青丘。”玫分毫不让,“还请陛下想想青丘的千万子民,请莫要冲动行事!”

“我为青丘已经负了她一次,那次让我和她之间变得如今这样!现在我估计活不久了,恣意妄为一次又有何不可?”令狐颜倾眼角微红,“而青丘如今也稳定下来了,又何需我这个青丘帝君存在?”

“陛下慎言!”玫平静的脸上只余一片惊慌,“陛下万万不可如此说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