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九天传之莲尊之玥

9.迎月

九天传之莲尊之玥 帝玥雪殇 2705 2017-05-27 17:27:56

  令狐颜倾满不在意,“我已经说了。”他望着风雪,倾城倾国的五官有些模糊,声音也变得捉摸不定,“玫,你回去吧。帮我处理青丘的事情。”

“陛下……”玫担忧地仰望着他,看着他坚持的样子,咬牙站起,离开,“不管如何,陛下您在一日,青丘唯您是尊!”

风中,一滴泪水滑下。

那可是令狐颜倾啊,正如他的名字一般,容颜倾国,是青丘九尾白狐。他的身上流着的可是青丘最为正统的皇族血脉,天赋也是最顶尖的,怎么可能会死呢……

令狐颜倾愣愣地笑了,“傻丫头,我怎么会连自己的大限都算不出来呢?我的时日,真的不多了。”

他叹口气,仿佛卸下了很重的担子一般十分轻松,“青丘已经不需要我了。现在的我,应该去完成自己生命中最后一个愿望了……即使哪个愿望只是个期盼,永远都不可能实现。但是总应该去试一试,让自己彻底死心,再安安静静地走完这一生最后一程啊。”

低语着,他的脸色变得苍白,唇瓣依旧嫣红,看上去煞是诡异,“咳咳咳咳……”

宫中。

灯火阑珊。月国国都倾城自古便以华美闻名天下,一墙一瓦皆极为精致,何况皇宫,更是如同工艺品一般夺天造化。只因,它是那位曾经的住处,自然是毫无瑕疵。

紫眸莲香浅,一笑天下倾。谁人不识君,风华亦绝代。回眸轻瞥中,世间再无双。

既是哪位的住处,自是无与伦比的巧妙。

大殿尚未开宴,却也已笑语一片。高踞上座的两位女帝,心情貌似非常、非常差。而另外的两位,一个一脸沉思,一个一脸轻佻,对着小姐们投去一个微笑,引来一阵阵低呼。终于,星馥不耐了,恶狠狠地瞪着天寰,低声威胁着:“天寰,朕云国丞相之女心悦于你已久,朕来之前特来求朕成全。不妨朕成全她这一片痴心,封为公主嫁于你如何?”

天寰笑容僵了一下,也压低声音,“馥儿,不用这么狠吧?好歹我们一起长大的。”

“哼。”星馥一脸理所当然,“若非是看在一起长大的份上,早就直接把她嫁过去了,哪还会商量。”

天寰无语,但在想了一下云国丞相家那位小姐后迅速敛起笑容,“只要别把那位小姐嫁过来就行,其他的好商量。”

可见,天寰是有多么害怕那位小姐,连撩拨女孩子们的心都没了,顺从地坐着。

凌钰终于抬头,“安静点不行吗?”

星郁一脸郁闷,“小钰,你说翎儿最近是怎么了?神秘得有点惊悚。”

“你不知道吗?”其余三人好奇的望着她,异口同声道。

星郁好奇:“知道什么?”

凌钰压低声音,只有他们四个听得到:“五莲尊,出世了。”

星郁差点惊呼出声,深呼吸一会才将想要惊叫的感觉压下去,抬手借喝茶的动作掩饰一下自己的失态,低声问:“为什么我不知道?”

星馥掩嘴也是惊异,“为什么你会不知道?星尊没去星国吗?”

“没有。”觉察到有人看向这边,星郁掩唇,“连个影子都没有。”

凌钰侧脸,利用发丝遮挡住嘴,“冰尊三年前的一天突然跑来樾城,还直接跑去国库搬走了很多张金卡。”

“要金卡做什么?”天寰接着抬手喝茶的机会问道,“他们五位也会对钱感兴趣?还是冰尊?”

天寰十分质疑凌钰的话,甚至觉得他神经错乱了。天下谁人不知五莲尊一向对于金钱不感兴趣。且不说他们身价如何,单是就算他们多看几眼某些东西的话,那东西的主人还不巴巴地拿着那东西去讨好他们。这种情况下,他们还需要钱?还需要去冰国国库拿钱?而且还是一向冷漠的冰尊!

“阿钰,骗人不好的。”天寰语重心长道,“就算你说是墨尊,那也比冰尊的可能性大好吗?”

“墨尊要拿钱也应该是去你墨国国库拿。”凌钰冷冷一句,天寰哑口无言。

说的,好有道理啊。

但是冰尊……

“你觉得,冰尊那个性子,可能吗?”天寰迟疑,总觉得,不可能呀……

堪比冰山……可遥望而不可及的啊……会特意跑去樾城一趟只是为了拿钱?

“你们不好奇仙域楼的主子是谁吗?冰尊、墨尊,还有那位云尊竟然都出现在那里。”星馥突然疑惑道,“而且没记错的话,五莲尊每一位都有独属的随身空间吧。以他们的性子,会出现在一个酒楼里?”

凌钰扶额,女人的直觉,还真是准,一下子抓住重点了。

“有道理,说不定一切的根源都出现在那个仙域楼楼主身上。”天寰略一想,激动的道。而同时,一道微凉的声音在他背后响起。

“你们讨论仙域楼楼主何事?”星翎冷冷一眼扫过,眉头微微皱起。

“好奇之心人人皆有嘛。”星郁帮天寰解了个围后又陷入沉思。

“好奇心尚且能害死猫,人说不定也可以害死。”星翎轻声道,态度温和得让几人心惊。然后姿态优雅地走到台上,一抬手,将所有灯光灭了。而后细小的光芒逐渐渲染开,所有人安静下来,目光集中到星翎身上。

“啧,这么多夜明珠就这么浪费了。竟然把夜明珠融化后混入摆设中……”天寰低低感慨一声,其余几人无奈捂脸,果真在下一瞬,便听他接着道,“不过这个想法好,下次可以效仿一下。”

……

你有资格说别人浪费吗?有吗!

“欢迎各位来此参加宫宴,向各位表示感谢,能来参加这次宫宴。”清凉的声音不大,却清晰地传入大殿各人的耳中。

能坐稳星国女帝之位十余年,实力又怎会太弱?太弱的话,早就直接去见自家的列祖列宗了。且,能让神兽臣服的,又能差到哪里去?

“此次宴名为:迎月。”星翎轻飘飘的一句掀起了万丈波浪,顿时乱成一团。

“……我、我……”天寰忍不住掏掏耳朵,严重怀疑自己的耳朵出了问题,“迎月……月不会指的是月尊吧……五莲尊不会真的要出世了吧?”

“谁能知道他们的想法。小寰,静观其变。”星郁稍微不解,却还是制止了天寰的失态,“小翎如此做必是有她的缘由,我们无需扰乱她的计划。”

“可是郁姐……”

“阿寰,莲族传令,他们要做什么,随他们便是。莲族是他们的,我们需要做的,只有服从。”凌钰道,“此举造成的后果,既然我们能想到,难道五莲尊想不到吗?”

天寰沉吟后歉意道:“是我冲动了。”

“无碍。”星郁摇头,“有需要他们自会向我们提及。既然小翎做出来了,必然是五莲尊的授意。”

就当他们讨论之时,台下已经乱成一团。

“这星翎是不要命了吗?”

“不对,为何她会提出'迎月'二字。这'月'字早在万年之前便已成了众所周知却又密而不喧的禁忌,她会不知?”

“难道五莲尊要出世了?”

众说分坛,莫衷一是。于是所有人的目光都转向了星翎。

凌钰他们以为星翎此举是奉了五莲尊的命令,却不知……这并不是冰夕他们的吩咐,而是另一位远远注意着这方、十分关心紫玥的少女的动作。

掌心溢出冷汗,身子却不由自主地开口道:“诸位,'月'便一定是代表这那位吗?”

冰夕站在高处,他的身边是君墨和曦芸。此时他们都微微不理解,同时问道:

“是你们做的?”

“你们做了什么?”

“你们吩咐了什么?”

然后,他们都怔住了。

“不是你们做的?”

“不是你们吩咐的?”

“这不是你们的安排吗?”

面面相觑,三位殿下惊奇了。

“哪这是谁吩咐的?”

这时,星翎抬头看了这边一眼,眸底隐隐约约有银色光芒闪过。

“……”

“……”

“……”

顿时,三位殿下无语了。

原来是小殇啊……

九天殿下殇殿下,九天最为受宠的一位。

也是其余一位陛下八位殿下共同捧在手心上的公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