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九天传之莲尊之玥

11.帝氏凤星

九天传之莲尊之玥 帝玥雪殇 2563 2017-05-28 23:10:00

  “近年,风家越加猖狂,甚至到了口出狂言说,莲族也不及他们风家一半的地步。”停了一会,又道。

门被推开,雨潇走进,狭长的狐狸眸扫了全场的人,最后停在台上的四道身影上,粉眸复杂。

冰尊,墨尊,云尊。

阿紫又是如何与着这三位牵连上的?

“风家,子时,灭。”君墨看向星郁,“可能做到?”

“风家有十个神级坐镇。”雨潇补充道。

“您知道的,星家与凌家所属,到达神级后只可驻留于家族内三年。”星郁低头道。

“我去,你去,还是你去?”君墨看了看冰夕,望向曦芸。

曦芸纠结一下,正要开口时,一道动听的声音响起,带着灼热的气息,“我。”

红芒大放,一道身影从空中蓦然出现,踏着红莲业火。红莲灼灼,女子一身红衣飞扬,桀骜如火。

星尊莲星,真名——帝凤星!

帝氏凤星!

在所有人看到她的眼眸之前,曦芸急忙对她传音:“赶快施个障眼法,让你的眸色在人的眼中是黑色的,等会再跟你解释!快点!”

不解中,凤星还是乖乖地施了个障眼法才转过身面对众人,眉眼一挑,杏眸满是哂笑,傲骨天然,“区区风家,也敢挑衅莲族,果真是胆大包天,愚昧无知至极。”

紫玥等十位,容貌皆乃绝色,虽然是以殇殿下与琴殿下为最,但其余几位也只是稍差一筹而已,人间只要有人能与他们有两三分相似便已可以算是倾城倾国了。他们气质也是各有千秋,而凤星的容貌是那种雍容大气,气质则是如火般的张扬和如风般的潇洒,让人想接近的同时又惧于那与生俱来的高傲而不敢靠近。

如琉璃般的红发洒落至腰,一人颤抖着手指着她,语气满是惊恐:“红发……你与星尊是何关系……”

凤星对那人不屑一顾,只道一句,无情地审判结局:“该杀。”说完,红光斩下,一小撮灰烬留在地面,那人失了踪影。

“那人……”星郁提醒道,“那人是风家长老。”

凤星瞥了她一眼,连说话的想法都没有。

雨潇看懂了凤星的意思,再看看那几位一副副无趣的样子,只得开口向星郁等人解释道:“他们的意思是,区区一个长老和废物,死就死了吧,也无大碍。难不成风家还会过来挑衅,而且子时后,风家定然灭亡。”

星郁不再说话。

早就听闻几位莲尊做事随心所欲,今日一见果真名不虚传啊。

星郁、凌钰、星翎、天寰和星馥尚能接受,而殿中其他人终于从一系列的震惊之中反应过来,一个个都不敢说一句话,免得招来杀身之祸。

反正几位陛下一句话也没说,他们把自己当成哑巴就行。

雨潇不屑地瞥过众人,挑了挑眉,“一群孬种。”

星翎不可置否,曦芸动作幅度极小地点头表示赞同。

雨潇对着星翎感慨道:“话说,你这月国的官员都尽是这些孬种吗?这样的话,你这月国到现在竟然还没有被别国吞并,真是奇了怪了。”

“政治因素。你听不懂。”星翎随口道了四个字后,看着雨潇迷茫的眼神便又再说了四个字,成功地打击到了雨潇。

“阿紫,你没事吧?”不再去理星翎,雨潇担忧地看着紫玥,问道。

曦芸支着下巴,难道那只狐狸会以为小玥会理她?小玥虽然喜欢小动物,却不怎么喜欢化作人形的动物。

然……事实大出乎她的意料。

紫玥摇头,“我没事。”她讲手从冰夕手里抽出来,对冰夕认真诚恳道:“我真的没有受伤。”

“张嘴。”冰夕全然当作没听见,拿出一颗丹药送至她唇畔,道。

紫玥乖乖张嘴,然后皱眉,“苦的、难吃,可以吐吗?”

“……”冰夕拿出一个白玉瓶,“给你喝,甜的。”

紫玥满足地喝下,眸子眯得弯弯的,煞是满足。

“小玥喜欢甜食完全就是被小殇给带的。”曦芸沮丧地叹气,有些低气压,“我以后还是把给你们的丹药都调成甜味的吧,免得你们拿给她们时,又被她俩嫌弃难吃。”

“你会为你这个想法感到庆幸或者无语。”君墨摊手,“不过我劝你最好还是做些糖丸放到小玥身上,免得她把你给的丹药全部当成糖丸吃了。她的体质摆在那,所有补药对她而言甜一点的是糖丸,苦一点的是……”最后,他叹口气。

曦芸欲哭无泪,向他强调道:“本殿下是医者、医者!医者你懂吗!本殿下不是做糖丸的!”

凤星凉凉一句,直接把她打击的心口一阵闷疼:“可在小玥和小殇眼中,你就是做糖丸的。”

曦芸忍了忍,对着她温和一笑,“要是本殿下没计算错误的话,现在已经是亥时了,离子时还有一个时辰。”

你怎么还不去收拾那个什么家的,站在在这里多碍眼,让本殿下心烦。

“反正沧岚大陆又不大,不过十亿多平方千米。”

“……只要在子时之前灭了风家就行,你一个吗?”

“我一个就够了,其他人只是累赘。”凤星摆摆自己腰上的红绫,随意道。

“要是人类知道,业焰被你拿来当腰带用肯定会被气死一大片。”曦芸沉默了一阵,终于恢复了平常貌似温和的状态。

业焰,业焰绫,十大神器之一。

凤星眼眨也未眨,“气死就气死呗,关我何事。”

“而且,业焰是我的,我想如何就如何,那群人,你觉得他们会有意见。”凤星杏眸微扬,张扬的道。

君墨拍拍她的肩膀,“还好你来后小夕就设下结界,只有我们才能听到你说的话,要不然还不得气死一大堆人。”

“气死就气死。”

“你的心情不好。”君墨下了结论,“出了什么事吗?”

凤星不语,三秒后,她的身影就莫名地不见了。

曦芸歪头,“气的不轻。”

君墨头疼,“看都看的出来,也不知道是谁惹了她。”

曦芸委婉表达出她的怜悯,“爱上这么一个性子的,也不知道该说你什么才好。”

冰夕拉起紫玥走过来,“更可怕的是他还甘之如饴。”

“不吐槽我你们会死吗?”君墨忍无可忍,“从你们知道我喜欢星儿后你们便一直这样,都多少年了,你们竟然还不会觉得腻味!”

曦芸状似安慰,“这不是没有小殇和小琴、阿皓和小今这两对冤家在嘛。”

所以你俩就拿我消遣?君墨额角青筋跳了跳。

“她就是那个星尊?”紫玥话刚出口,三双眸子便纷纷出现了不悦,敏锐地感觉到空气的变化,紫玥无奈改口,“好好好,星姐姐,行了吧?”

“可以。”君墨满意点头,然下一秒就想杀人。

其实,紫玥只是说了一句话而已。

“那个让你大晚上险些跑去跳池大哭的……神?”

君墨俊脸唰地一声,黑了。

苍天可鉴,紫玥只是纯粹的好奇,没有丝毫别的意思。

然她此言一出,现场剩下的两位大神,呆了、懵了。

……跳池……大哭……

这是阿墨会做的事?

冰夕和曦芸再看一眼君墨的脸色,嘴角控制不住地抽了起来。

看阿墨这个样子,难道阿墨还真的做过这样的事?!

紫玥听着耳边猛然安静的气氛,小声蹑嚅着:“难道我说错了什么吗?”

“阿墨真的这样做过?”冰夕低声问。

君墨几乎快疯了,“本殿下不过就是坐在莲叶上把腿浸到池中嘛,怎么变成了跳池!”

“我说的是,险些。”

“还有,本殿下是把水泼到脸上!”君墨温润的气质已经荡然无存。

“你的形象。”曦芸提醒他注意一下自己的形象。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