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文学 纪实文学 无处安放

第八章

无处安放 chengqk512 1857 2017-06-14 19:42:24

  这孩子生合适了,贵福一家子总算是安心了,贵福忙完春种,就急着赶去煤矿去了。

一群群年前赶往南方的燕子都回来了,盘旋在各家各户的房檐下面,白居易诗句“几处早莺争暖树,谁家新燕啄春泥。”正是描述的此刻这番景象。燕子真是一种有灵性的鸟,每年春天回到北方的故乡,在一家家的房檐下面筑巢或是找寻往年留下的旧巢修修补补然后住下来,在这里繁育下一代,与这里的人们和睦相处。每年春天,人们都等着它们的归来,尽管筑巢在房檐下面会让整天叽叽喳喳特别吵、并且鸟屎落得一滩一滩的,但是这里的人们从没有一个人去捅了那燕窝,在他们心中,燕子就是他们的家人一样。有一句诗“雁字回时,月满西楼。”这燕子每年归来时,同样,也不时唤起一个个父母对异乡打工长年不回的孩子的思念啊。

杨兴发坐在上房一尺多高的门槛上,嘴里吧嗒吧嗒地抽着旱烟,心里惦记着他那三娃不知道现在在金华怎么样了,出门时还带着他刚过门的媳妇张晓蓝,这两个人过年都没回来,也没个信寄回来,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回得来。

这段时间全家人都在一门心思的为军华的满月酒忙碌,军华满月那天特别请了军华舅舅家王家亲房十来家、王芄兰娘家十来家,还有亲房邻居每家都派了一个代表来参加,杨家为此拿出来家里最好的白面做的各种油炸油煎面食,还花了钱买了虾片等各种小菜配合,爹摆酒席宴请各方来客,阔阔气气的给孙子置办了满月酒。满月那天杨兴发和王芄兰穿上了贵福两口在去年过年的时候给老两口做的新衣服,老两口除了过年穿两天,平时都一直压在箱底,这个时候拿出来穿上让老两口洋洋气气地、精精神神地阔气一下。

出月子了军华母子就好照顾了,中午和晚上引弟把军华留给两个姐姐看着,还能抽出空来给杨兴发两口子做饭,等再长爹点,就可以叫婆婆王芄兰在家看着三个孩子,引弟自己下地干活了。

这一家人就这么度过了这短暂的几个月幸福日子,转眼都忙完秋收了,在村里的再三催促下,引弟同村里其他几个妇女一起到乡卫生院结扎了,但她去结扎她心里是轻松的,她现在结扎了以后给军华上户口也就不用交罚款了,那个时候的政策就是只要结扎了,超生的就不用再交罚款了,这也是优待政策。

转眼就到年底了,今年贵福不打算回家过年,就在煤矿干活挣钱,煤矿过年不回家不仅工资比往常高,还有额外奖金。年后村里出了一件怪事,贵福邻居张姓人家生了一个儿子,起名叫强军,小的时候好好的,半岁后有一天这孩子就开始变得痴痴傻傻,每到晚上就哭闹个不停,谁哄都哄不住,到处寻医问道都没搞清楚个名堂。村里都说是村里进来了不干净的东西,附身到这孩子上了,军华他爷爷听了这事情,有一天在地里遇到贵荣,就和贵荣念叨了这事情。

“爹,这个事情我以前还没想到,张家村不是今年才‘净庄’了嘛,应该没事了!”贵荣跟他爹说。净庄是当地农村为了驱除鬼邪,保佑全村人平安健康的一种迷信法事活动,一般一个村或者庄,如果在一年之内出现非正常死亡、或者瘟疫疯病较多,比如上吊、吃药、年轻患病而亡等,人们就迷信这是有不干净的东西(冤死的鬼魂或者其他妖孽)在村庄里游荡,就会请方圆有名的法师来村庄里驱鬼,驱鬼时法师会带上三五个徒弟,敲着牛皮鼓、铜锣,摇着铜铃,法师身穿色彩斑斓的法衣,左手桃木剑挂驱鬼符,右手持铃叉,村里一帮老少爷们跟着打着火把,手持火炮,敲着大鼓。驱鬼那夜首先到村子中心,带一只色相好的公鸡祭奠土地,同时把鸡血鸡毛占到铃叉上,然后就是沿着村里的各条道路家家户户进行驱鬼,烧符,驱鬼完后,在各个村口的道路上设置白灰隔断,在路中间挖坑埋上灵药,插上桃木杖,让那不干净的东西再也进不了村庄。这‘净庄’后一般七七四十九天是要守庄的,就是这四十九天里在各个路口设置守卫的人,不允许外村庄的人进入,以免不干净的东西藏在身上跟了进来。这张湾庄边上就有一个大法师,听说他都是夜里十二点之后出门,他出门时坐轿,都是八鬼抬轿,一般都会赶在鸡叫前到地方,因为鸡叫后那小鬼就得回去了,这张湾村里三个庄口的法事也都是请了这个出名的大法师做的。

“咱们家就挨着张湾庄,他们‘净庄’时的白灰线和灵药就埋在咱们家门口,那不干净的东西现在指不定跑到哪去了,回来了进不去张湾庄到咱们家咋办?”军华他爷爷担心的说道。

“爹,那这事情咋办了,要不我们给军华改个名字吧,把这不吉利的字眼去掉,也不把那不干净的东西回来缠到军华身上。”贵荣出了个主意。

“我看行,咱们回去了跟贵福商量一下,我看就把这军字去掉,就叫杨华多好啊!”军华他爷爷说道。

贵荣爷俩回去后当晚就跟王引弟说了他们的想法,并于当晚写了份信给煤矿上班的贵福,一个月后贵福回信,说杨军华的名字就改成杨华。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