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后娘王妃

第四章 关于我

后娘王妃 忆梦楼华 1465 2017-04-28 18:09:59

  感觉身子渐渐的没那么沉重灼热。她竟沉沉的睡了一觉。梦里有从出生到现在所有的场景,却也寥寥无几,有个初始疼爱的父亲,后来失望默然到现在全然不顾,有一直在身边照顾自己的冬临在大冬天抱着自己抓走刚产的狗仔威胁母狗,让她喝了个饱,自己却是满身伤痕,那时候的冬临才八左右,泪从紧闭的眸子里流出。还有有个身着军装的男人疼爱又惋惜的看过自己,将秋雨送到她身边,从此她们三人相依为命,共同荣辱。还有那个总是在秋雨和冬临不在跑来欺负她的弟弟妹妹,导致后来她们两个寸步不离的守着自己,哪怕有事也会留一个在身边,为了她,她们恪尽职守,被她的继母软禁。只怕她们去将军府告状,每次将军府来人都会有她寸步不离的看着,生怕冬临,秋雨说了什么。她觉得对于她来,冬临,秋雨已经不是丫鬟,而是姐妹亲人。醒来已是半夜月高挂了。

浑身像是被抽干了般的软塌,脑袋也有点晕晕的。醒来时看着这一屋子简单的摆设还真是适应不过来。第一个反应居然在床头摸开关,摸半天开关没摸到,摸到了一张玲珑的小脸。手中的脸让她迷糊中有点清醒了。哦!她现在是这个府的嫡长女。

眼前的人看来是真的累的失了意识。轻轻一个转头又沉沉睡了去。

她眼带笑意的看着眼前的秋雨。眼前的人儿长得俏皮可爱,非常讨人喜爱,抿嘴砸吧间单边酒窝轻轻吞陷,更显有趣。

待稍有力气便轻手轻脚的来到外屋,却见外屋的卧塌上躺着冬临。看来她们是真的累惨了。冬临年长些,从外貌看来却也是个稳重可靠聪明的人。

为冬临添上外衣便坐在梳妆台前。恍惚间看到了铜镜里的一张脸有点熟悉又有点陌生。原先半脸的红色胎记已经不见了,取而代之与另一边一样干净无暇的脸。曾经校园里人们都称她半边仙,只因为她只有一半是完美的。后来她研究酒业开发酒庄,人们便又叫她酒鬼娘子,她自行理解为两个称呼。如今这般看着完整的脸,有点激动却也有点不敢置信。怎么看怎么奇怪,镜子里这个眉目巧盼。一双桃花眼中衬了一对黑白分明的眸子那么不食人间烟火。薄唇轻启洁白的牙微露,因为一场病唇显得有点苍白。她从来没有这样仔细看过自己。只因为常年的嘲讽她早就看淡了。如今真的是不得不感叹为什么人们总是因为一张颜而万事具备了。好看的人总是能给人带来第一感官的愉悦。而此刻这张脸真的是太招摇了。她还是习惯她原先的样子,在桌前翻来倒去的,终于找到一盒胭脂。抹了一大块涂满了半张脸后这才满意的对着铜镜里的自己点点头。

只听后面的冬临此刻一声轻呼“小姐,你的脸怎么这样了?”这才发现自己问的有点傻,自己的小姐怎么可能会说话呢,小姐是个傻子呀。

“我为什么不能这样。”她好笑的看着忽然惊讶转而垂头丧气的冬临。

冬临猛的走了过来两手搭肩在她身上激动的满眼含泪“不是做梦,小姐真的会说话了,真的会说话了,夫人在天显灵啊。”说罢紧紧的抱着她。极力压抑着哭声。她感动的回抱着,轻声允许回答“嗯,我会说话了。”她想她的母亲一定很爱自己也肯定是个很好的人,不然不会有这么一个衷心的姑娘。她的母家也一定很不错。

“可惜了,小姐的脸成这般了。”小姐的容貌可是她的骄傲。一直期盼着小姐会好起来。或许如正常般的代价就是这样,可是她又希望小姐的容貌完好如初。心里又是欣慰又是不甘。

“有什么可惜,反正除了你们也没人瞧过。”听小姐这么一说又是一挫。

“小姐,你还都能识得以前的一切?”冬临欣喜之外也有点担忧。

“不清楚,不过你可以告诉我,我叫什么名字”眨巴着眼睛,眼带笑意满春风。冬临从来没有见过小姐笑。如今这般笑,随半边脸也毁,却也是让她失了神。

“香盈袖”

“嗯!香盈袖,好像还不错。”比起她在孤儿院的十捡好多了。因为她是那天里第十个在门口捡起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