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后娘王妃

第九章 落帕

后娘王妃 忆梦楼华 1523 2017-04-28 18:17:31

  “走!全给我走,都闲的干嘛呢。”闻讯赶回府的香公子,一进门就看见狼狈不堪的一双父母,急急怒斥下人们走开。

王氏见着儿子来了,像是找回了勇气。抱着儿子就嚎啕大哭。香左臣却是烦透了“你哭什么哭,这一切不都是听了你的意,一切都是你安排的,这下受了辱,又在这哭,烦不烦人。”

香公子从没见过父亲这般态度说母亲,一时不知怎么开口是好,好好安慰道“父亲,这什么事过不去的,这般吵闹,让人看了笑话。”香公子这才在母亲断断续续的话语间听明白。

“父亲,不就一个丫头吗。何必呢。就让他们司徒家接了去又怎样,到时候御王爷那边怪罪下来,就说司徒家执意要将那傻子嫁过去。咱们香府比不得一品大将军,只能屈权了。照我说,现在最重要的是赶早找个机会让皇上见着姐姐。等姐姐后宫稳了,你又是国丈,他司徒再能耐你也不用这般忍让了。”

香左臣无奈的摆摆手“一切想来不远,却也似天边般不着边际。本来晚上是个好时候。听说皇上作为婚宴的座上嘉宾。刚好让锦绣以送嫁之名,让你跟你姐姐一同去赴晚宴,可现如今难办了…”一想到这又是气恼的直指着王氏“看个人都看不住,怎么让那丫头偷跑了出去的。”

王氏泪还来不及收,也是一脸的茫然“那两个丫头从来做不得什么事来,再加上一个傻子,我又哪能想那么多。只可惜那来不及做假的账目。”想到这又是心疼到捶胸。

“不许你说静儿的孩子是傻子,晚上你给我去祠堂好好悔过。”香左臣愤怒的甩袖而去,留下连情绪都来不及转换的王氏,甚是凄凉“一个死了那么多年的人留下的遗孤都那么舍不得让人轻说吗?那又为何这么舍弃的了。”一声冷笑似嘲讽她爱的人多么矛盾。

“母亲,你也是,就算再怎么不满,也不至于当着父亲的面那样说。你我虽然都待见不得那傻子,可你我都明白那个女人对父亲的重要。”他可是深有体会,曾经当着母亲的面说那个人是傻子,便被尺责一番又送祠堂思过,自那以后他便不再当着父亲的面诋毁那已去的人和那活着的傻子。他天天在国子监司业混日子也混够了,只希望姐姐能进宫坐稳他才可以有作为。

王氏明白儿子的想法,轻挽着儿子的臂弯像突然正常般的冷静“走,带我去祠堂吧,你父亲会有办法的,你而后去你姐姐那里,你们一起准备准备送嫁吧”香公子点头示以明了。

这边屋内香盈袖早已红装着身。好不妖娆。那双亮丽乌黑的眸子更是衬的那双桃花眼格外夺人眼目。让人移不开。黑发高盘。周边更是布满了金色的凤钗琉璃梳。额角的红色宝石更是照的她熠熠生辉。与之前的轻灵脱俗各居一番绝世之美。看的穆风菱更是骄傲的连连点头。巴不得拉着香盈袖就出去拉着人就介绍这是我外甥女。香盈袖察觉旁边的秋雨都傻眼的都快流口水了。更是惊觉这张脸的招摇,以前她总哀怨人们因为容貌递给她的异样,虽然那异样更多是鄙视和同情,她习惯了也就好了,可现下就两个人都这番注视让她怎么都适应不了,赶紧的又在那半张脸上抹满了大红的胭脂。香盈袖这才满意的拿着帕子擦手罢休。穆风菱与秋雨根本来不及阻止,也还没看够。

穆风菱无奈的摇摇头。拿起喜盘上的喜帕轻轻为香盈袖盖上。落帕前对着香盈袖深深的看着随无长久的相处,可这一上午的相处却像是自己看大的孩子让她打心眼喜欢。又感叹时间的短暂“如今这一出嫁就是为人妇,一切好好照顾自己,有什么委屈有什么不如意直接回司徒家来,不认识路,只要在南镜都会有人给你带路”

香盈袖鼻子一酸,哽咽了,她从没想过出嫁时家人的交代是什么样的场景。以往孤儿院长大成家的由院长出席作为长辈,而他们则是作为亲友,不是亲人却似亲人般的出现,虽为感动却也生不起什么太大的感触。现如今居然有了别离的不舍。

穆风菱轻笑着为眼前的人儿轻拭眼角:“这出嫁的女儿家最忌讳落泪了。要不可就这般糟蹋了。去吧,去看看你的夫吧。”随着喜帕的垂落,落入眼前的一片红。前途似喜庆却又隐动着不安。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