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后娘王妃

第十章 红木盒子

后娘王妃 忆梦楼华 1841 2017-04-28 18:23:23

  “新娘出阁咯”媒婆们喜滋滋的牵着香盈袖跨出门。透过喜帕香盈袖看到一双青锦靴出现在她的脚跟前,无奈喜帕的遮住了她的视线,除了红还是红。

司徒浩然有点愧疚又有点开心,好似自己的女儿般,镇定却又掩盖不住内心的波动。穆风菱默默轻笑着。轻咳一声司徒浩然从怀里取出一个精致的红木盒子,盒子不大。上面上了一把小锁。将盒子交到香盈袖的手中“袖儿。你这是你娘临死前交于我的,只托我保管到你出嫁之时。现如今该还给你了。”大抵也知道自己的外甥女应该是听不明白,却当她常人般的解释着,最后竟是抓着香盈袖的双手久久舍不得。面上却是严肃的紧。不晓得的还以为接下来就会被训斥。

穆风菱轻拍开司徒浩然的手,有点看不下去。“这般拖延,惹了御王爷,怕是我们司徒府都架不住的。若是舍不得这会我们架着袖儿不嫁便可。这香府又不是只有一个小姐。”似打趣又似认真的说着,让人顺不清到底是玩笑还是便是这么打定的主意。旁边的香左臣和香锦绣他们却是吓惨了脸。来人的老嬷嬷脸上挂不住的难看又见着香家主人和香家美人这样的态度更是气愤,他们家王爷就这般被人待见不得越想这心里越是闷的慌。

“这不舍归不舍,误了时辰可是忌讳的事,我们王爷从来不怕忌讳。你们若是也不怕,老奴也不介意你们再回去聊会。”老嬷嬷说着便自行的走了,随行过来的御王府的人也都随着老嬷嬷走了。穆风菱也不在意。司徒浩然点头示意媒婆们继续。估计这趟婚是媒婆们最尴尬的一趟了。

香左臣卑恭的在司徒浩然旁边说道着,香锦绣一言不发的默默在旁边不语。。司徒浩然凛然不语。只在最后微微点头离去后。香左臣这才如梦初醒。离出门起轿还有点时间。香左臣匆匆吩咐下人们为香锦绣梳妆起来。香锦绣带了点羞涩与激动任由来人们牵着着装打扮。

一步一步被牵着往外走,看不见周围的人物景色,却能看见脚下步步踏过的青砖。喜帕外传来各种祝福,此刻不管真心与否,香盈袖承认她是满怀感动的。重生的一刻便是她往时奢望却不得的。原来嫁人是这样的心情,尽管她都没见过她的丈夫是什么样,没有感情基础。如果可以她愿意去试,试着给自己一个未来。她的未来从此刻起,嘴角不禁的往上杨,如果能看见她一定不知道此刻她美的分外温柔,半边胭脂也影响不得她的光彩。

最后坐定在轿里头,一句“起轿”再耳边不停的回荡着,这一晚上司徒府准备的很快。长长的队伍长长的礼嫁随行。街头的人们全都在议论着谁家的姑娘这般出嫁,丝毫不逊公主出嫁的场面。想着香学士也摆不出这样的阵势呢,可这喜庆的队伍又是真真切切的在香府出的门。人群里的议论种种却还是传进了送嫁的马车里。想要掀开窗看看平时安静的人们此刻居然这般碎语,刚抬的玉手便被轻轻按住“妹妹,何必与这样的平民们见识,你的美貌是要留给皇上的。就让这些人见识了去,也太低了身份。”香程锦轻笑着。香锦绣沉默着将手放回膝盖轻笑起来,却再也没有任何不满了。待她荣华之时便是尔等俯首之日。

香盈袖掀起了喜帕,连轿子都是红的,想要掀开帘子看看古时候的人和街是什么样子的,却听到熟悉的制止声“小姐。不要随便掀帘子,不吉利”刚抓起的一个小角便被人匆匆盖上,却让她看见了冬临。心里一暖,起码她不是孤身一人。

“你怎么也在,我还以为你跟着回司徒家了呢”

“还有我呢。”只听见另一边传来一个不满的嘟囔。一听着秋雨也在慢慢的感动,眼眶竟不争气的酸楚了起来。

“我自己跟将军请的命做陪嫁的。”冬临轻声低语着。

她知道在古代有mai身契这一说。冬临此番低语,香盈袖以为她不是自愿的急急说着“你若是不愿意,你告诉我mai身契在哪里,我拿来给你,你可以选择自己的生活的。只是它日是好是坏都不要忘了与我来往。”

冬临诧异却也是心中暖暖“小姐,奴婢没有mai身契,当年夫人收留我时便不与我签mai身契。所以以往如今的一切都是我自愿的。”

这一番话语让香盈袖有点愣神。忽然对过世的母亲有着莫大的向往,只可惜阴阳两隔。伤心不由而来。

“人本来就不该用这一张纸而定了谁与谁的不同。我想母亲大抵就是这么想的吧”轻声细语着却还是被冬临听了边。泪从冬临眼眶滑落而出。犹记得当年被一张契约卖掉那人给了钱,当着所有的面撕了一张契约说了同样的话。这句话好似多年前那个人又在她眼前重复了一般,让她无比的暖心。望着红红的轿子冬临笑的无比的开心。

此刻周围全都是唢呐高吹人群躁动议论。香盈袖从袖口处拿出司徒浩然给的红木盒子。那个锁上的刻着鸢尾花。香盈袖轻摸上脖子的那根红线,轻轻拉出红线上的挂件,用黄金铸造的小小鸢尾花,鸢尾多出的一根似根茎,此番看来更像是钥匙。满怀疑惑和好奇的将这头插进锁,只听咔嚓一声锁应声打开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