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后娘王妃

第十一章 婚礼

后娘王妃 忆梦楼华 1550 2017-04-29 10:59:13

  只见盒子里静静的躺着一块通体黑色的玉。玉黑的发亮。透着一股让人心慌的黑。不经雕琢。似鸡蛋一样的大小圆润。玉的一头用金色的边镶裹着。上面刻着三个字“墨如玉”旁边刻着一朵桔梗花。金色的细线搓成的挂绳。刚好可以佩在腰间。香盈袖不大明白母亲这小心的留着这个玉有什么想法,大抵不过就是要将最好的留给女儿这样的想法,想来是个不得了的宝贝,香盈袖将玉好好收好,又反反复复的观察着盒子,确定没有什么再可以拿出来了。便也将盒子小心翼翼的保管好,这世上能感受到母亲对她的爱的也就只有一个带锁的盒子和鸢尾挂件的钥匙还有这个通体黑色的玉了。

同在一个皇城却觉得异地般的漫长,摇摇晃晃一个定点停了下来。

“小姐到了。”秋雨轻声到,香盈袖轻声回应道,盖回喜帕。面上的镇定被微颤的双手出卖。香盈袖此刻是紧张的,她觉得自己脚底有点发软。

“踢轿门”媒婆喜悦的高喊。仅是这三个字像是有魔力一样穿透耳框直闯心扉,香盈袖只觉得世界安静的都能听到自己紧张的心跳。小手紧抓衣角。

久久的只听一声慵懒的踹脚声,随机轿子被轻抬起倾斜。示意新娘子可以下来了。微亮的红光似在告诉香盈袖轿的帘子已经被掀开来。紧张的竟然起不来了。香盈袖真想尴尬的呵呵出声。可又发现自己连出声的勇气也没有了。

媒婆们和周围观望的人见久久没有动作的新娘子心里着急又害怕。冬临对着秋雨一个眼色,两人有默契的上前牵起香盈袖。谢天谢地她不是一个人,香盈袖上辈子和这辈子都没想过自己会这样的狼狈。要说上辈子她也是冷面淡然的人,这辈子转个身份居然这么没用了,就一个婚礼而已。不行不行,不能这样。香盈袖暗然鄙视了自己一番后找回了勇气,一个直身脚步稳健了起来,冬临和秋雨这才松了口气,恭敬的退回两侧。

“过火盆”只见脚下一片红火的。香盈袖顿足了,她是看着自己被烧死的,要说不怕火那是假的,她怕死了好不好,虽然火盆火不大,但是她真的退缩了。

紧握的双手被指甲的尖锐刺痛,:你不能就这样被打败了,你现在是个没有知觉的傻子!香盈袖不停的催眠自己。僵硬的跨了过去。那一下的滚烫差点有种全身烧起来的错觉,心中轻松的舒口气。刚一个轻松脚下一个腾空被人抱了起来。撞进了一个结实的胸膛。心脏猛的撞击了一下,让香盈袖瞬间失去了呼吸的功能,只觉得心脏马上就要跳出来。这可能是在世两次唯一一次被一个男人这么亲密的抱着。虽然盖着喜帕她也能感受到脸庞的灼热。无处安放的双手只能紧紧的抓着自己的膝盖。未曾谋面却已心扉深陷,这种怦然心动的感觉有点美妙。嘴不自觉的高高扬起。多奇怪呀,她甚至连这个男人长什么样,怎样的脾气都不知道。可是一想到这个就是她要嫁的男人。居然就这般心欢喜。香盈袖记得她也没有渴望男人到这个地步。太没出息了。内心不停的审判自己,心却早已不管不顾。

“皇上驾到”外面公公高昂的喧唱着。香盈袖感觉抱着自己的人就像没听到一样仍径自抱着自己往里面走去,片刻后停了下来。那人将自己轻放下便没有了动作。一颗跳动不停的心也慢慢的沉了下来。只听见齐刷刷的跪下来。香盈袖是新世纪退回来的人追求的是人人平等才不会跪呢,不想身边的也毅然不动。让她又心生几分爱慕。

“王兄今日大喜,为弟稍稍来迟。”一个欢快清朗的声音响起。似乎对于这位王爷的不敬不在意般。

“惶恐!”低沉清冷到骨子里的淡然声音在身旁响起。香盈袖不禁打了个冷颤。只声音便清冷的让人退却。

“难得这王妃王弟亲自抱进门。算是罕见。”这个皇上好像也是不怕尴尬。

“娶的是司徒家的人,须尊重。”淡然到真的是比白开水还要淡。

似乎听到轻微的深呼吸声。只听一个太监在皇上耳边轻碎。皇帝明了却也不大欢快了。倒也是帝王也不至于表露什么。

“行礼吧,别误了时辰。”作为兄弟长兄为父又乃帝王,算是尊贵的荣耀。

“一拜天地。”司仪高喊起。香盈袖却因为这个皇帝的到来而失去了本有的喜悦。总觉得这皇帝是来砸场子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