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后娘王妃

第十七章 太皇太后

后娘王妃 忆梦楼华 1552 2017-04-29 11:05:44

  香盈袖呆呆的不知道该如何行动。两旁的宫女太监全都颤颤巍巍的跪着也没有人指引什么。

而百里君凌一点都不以为然。不一会从屋内出来一个老嬷嬷。手里还拿着针线做着刺绣,像是来不及放下就出来了一样。

香盈袖仔细一看就是那日前来接她的嬷嬷。原来是太皇太后身边的人。难怪遇事那么从容不迫。

“我说这外院怎么忽然静了呢,原来是君凌来了。”那老嬷嬷出来时有点意外,却也不怪,就像看着自己的孩子一样。

“怎么来了也不让人通报一下。”

“皇后派了人来,我便先来太奶奶这。”百里君凌冷冷的道说着,一点都不为来人的热情所动。

老嬷嬷将手中的针线交给了旁边的宫女。好像习惯了他的冷脸,也不在意。便上前将一众人打发了。

转过身这才发现缩在一边的香盈袖,虽不喜爱,却也无奈。

招手示意香盈袖过来。香盈袖见着老人慈眉善目的不象坏人便慢慢的行了过去。老嬷嬷牵过香盈袖的手,从头到尾看了一边,最后停留在她的脸上,除了惋惜又多了份心疼,轻轻的拍了下香盈袖的手背,将香盈袖往内堂迁去。

香盈袖此刻不知道该做什么状态,只能不苟言笑的跟了进去。待回头时,冬临和百里君凌均已不见。

接由老嬷嬷的手递给了那个手拿佛珠的太皇太后。一双满是皱纹却白皙不粗糙的双手轻轻的拍了一下香盈袖的手背。满头的白发,每根都留有岁月的故事。虽已年芳不在的脸庞却也能透过那双明亮的眸子来确定少女时的惊艳。

香盈袖从安静的注视转而傻呵呵的笑着。太皇太后也是温温的打量,转而会心一笑。龙钟的体态微微转动一下,从身侧的靠垫里抽出一个小匣子。轻拭了一下干净的匣子。

像是陷入回忆中,稍稍的没有了任何动作。转而轻抬眼眸像是想起自己想要做什么般。不舍的打开了匣子,从里面取出一个比铜板通体大两倍大小的圆形铜块,铜块上刻着细小的字。系着铜块的黄青黑三色线缠绕在一起,使得原本各自单一的颜色,有了不一样的颜色。

太皇太后挣开套绳便有意要为香盈袖套上。香盈袖看明白这个东西对这老人家又不一样的意义,便抗拒着不要。

太皇太后笑笑着停了动作轻拂了香盈袖的脸颊,一声又一声轻缓的说着:“要的要的。哀家能做的也就只有这件了。君凌啊…是我一手带大的。从小没有母后在身旁,是个听话又可怜的孩子。哀家呢……也从没为他谋过什么……”停顿间将铜块套在了香盈袖的项脖间。

刚听着的香盈袖来不及回过神便算是接了这个礼物。虽不知道什么宝贝,可看着老太太那神情怕也是个好东西。

“呵呵呵呵呵…好看!!好看!!!”香盈袖拿着铜块不停的翻转又在太皇太后眼前晃动了几番,便小心的将铜块塞进了衣衫之内。让太皇太后看着满心的欢喜。

“喜欢就好!喜欢就好!能给你们的也就这么一样了……”说罢又停了下来,慢慢的看着香盈袖不语,像是想将香盈袖看个遍,眼神之间却又透了点愧疚!愧疚??许是香盈袖的感觉出错。香盈袖也只能傻笑着任她看。

“太皇太后!皇后宣见御王妃久不见人,待人多番打听,便寻了过来………”缓缓而来的宫女有点为难。

本是温温的眸子听到皇后字隐约透了不耐烦和愤怒,却也没有言语。

担忧的看了香盈袖一眼却也没有交代,让着进来通报的宫女领着走了。

老嬷嬷上前为老皇后轻轻拿捏起来。有点想不明白“主子!那可是太上皇生前………”

太皇太后明了的拍了肩头的那只手:“我们都到了这样的年头。也没什么可求了。这争来争去都是为了后来的子孙们,哪知一辈子的争斗玩了,却要眼睁睁的看着子孙们无休止的争斗,直到黄泉闭目。这又何尝不是一种上天给我的惩罚呀……哎…君凌是我一手从襁褓里带大的,对他我又何曾生疏过。有心却也无奈。”凝重的叹息!

“这东西迟早都要被人索了去,不如凭着自己的想法,为君凌做点什么。我呀……欠了六年前御王府几百条的命。现如今只能做这么一件,虽不及那份罪过。可也望君凌能理解我…”说着垂暮着落下了泪水,苍老的面容更显憔悴。

“罪过…罪过啊……”念叨间轻闭着双眸盘起拂珠,口中轻念大悲咒双手循环着捻珠。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