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后娘王妃

第二十章目睹凶案现场

后娘王妃 忆梦楼华 1420 2017-04-29 11:08:05

  “小姐,出宫门这边!”“冬临”似乎有点着急,语气又不敢大声,一路低头不语。深怕被人注意,可是这个王妃可不这么想,一路疯疯癫癫就怕没人注意。多次忽略她出宫路线得提醒,生生带她逛来逛去。

忽然来到一处僻静处,似有争吵却也是怕人发现的样子,香盈袖来了兴趣,回头给了“冬临”噤声得手势,拉着“冬临”猫着身子悄悄往争执的地方移过去。猫着闹着便来到一块巨大的假石下。前面不多的树木刚好可以看清人影。洞前的杂草刚好可以遮掩她们的身躯。

“冬临”细看着香盈袖,若不是君凌的提点,这丫头还真让人看不出来是装的啥。想着君凌与这丫头定有一番好戏,不自觉的便轻笑起来。

香盈袖一个白眼回头,重复着做了个噤声的动作。“冬临”回以同样的噤声手势以表明了。

“晓瓷,求求你放过我,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一个弱弱的声音不停的恳求着。

“不是我放过你,你就可以安然的事情,只要你说出你偷拿的保胎药是哪个宫的,自然有人就会放过你。”很是无奈的声音。

“我都说了,我最近身体不舒服,宫女要看病拿药你是知道有多难,我只好自己摸黑去随便抓了几样,谁成想拿了安胎药。”弱弱的声音说着便轻啜起来。

“你也是从小进宫的人,皇上从还是王爷的时候,府里的王妃们成群,却又有哪个上过皇胎。现如今又是皇上,皇后之位也一直空着,如今你这一出,各宫的娘娘们哪个不是红了眼盯着你,就是要知道是谁的动静,如今你这番只与哟二人在这,你还是不说。”晓瓷宫女显然焦躁了起来。

感情这皇帝那方面不行啊,妻妾成群也没有个子嗣,香盈袖不禁浮现出那张孩子般的脸庞,替他惋惜,可惜了那么好看的一张脸,没有了基因的延续。

“真没有。”弱弱的人无奈的肯定着。

“堇铃,在这个地方,你维护的人若帮不了,你只能自己救自己知道吗?这事不是哪宫的娘娘要知道,是太后要知道你知道吗!”晓瓷着急的紧抓着跪伏在地不停抽咽的双肩。

“晓瓷,我真的不知道,事情就如我说的这般,你教我如何谎编。”堇铃惊恐的直直摇头。

“你我,进宫后便一直待在着后宫中伺候着疯疯癫癫得人。这会莫名出了这种事,假使你再一无所知也会丢了性命啊。”晓瓷几乎接近崩溃边缘。儿堇凌只沉默着一声又一声的哭着。

“你怎么就那么傻。”堇铃说着无力得垂下了双肩。

忽然嘈杂的几声脚步声接近了那两个宫女的后方。

是那个叫东镶的宫女,香盈袖想要看清楚,无奈只怕让那边的人发现,只能微微伸长了脖子。

“问出来了吗?”东镶毫无感情的语调问着。

晓瓷无奈的摇摇头。堇铃惊恐的缩着身子直往后靠。

“这事既然有了,时日久了也瞒不住,既然她不说,那就全了她,你回去好好守着嘴,待时日满了便可安然回去。”东镶冷然得说着。

晓瓷看了看堇铃,咬咬牙转身离去。堇铃无助求救的眼眸不停的望着离去的人。

东镶挥手示意后面两个宫女。那两个宫女各自上前一人一抓,在堇铃不算强烈的反抗中在她身上绑铃一块大石头。只见东镶一个手势,扑通一声连人带大石头的沉下去,荡漾的水池咕噜咕噜几个泡泡后归为平静。东镶留了一个人站在岸边许些时候便离去,香盈袖想着真是做事小心,她的小心脏可是扑通扑通的紧张。

本能的想要冲出去,无奈有个守尸的,看这情况这堇铃姑娘是没救了的。

那个守尸的宫女一看差不多了便离去。一看这么残忍的戏就这么落幕了,香盈袖为自己带无能为力而感到悲伤。

正准备离开,那个叫晓瓷的宫女竟然折回来了。刚再湖边张望,那个守尸的姑娘竟然尾随在后面,一个匕首就下去了。

香盈袖本能的不管不顾抓着一块石头就跑过去给那个守尸宫女脑门开花。“冬临”更是错愕得看着这转变得场景。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