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后娘王妃

第二十三章 出宫

后娘王妃 忆梦楼华 1401 2017-04-29 11:11:05

  “晓瓷,李棠都不见了,找不到。”东镶跪着,依旧一幅漠然。

高坐的太后,黄金护指轻滑着茶盏,发出略微刺耳的轻触声,一下又一下。

在场的几人包括老嬷嬷都颤抖着不敢有任何一丝动作。

一个盖着猛落在茶盏之上的清脆声,镇的所有人更加不安,东镶依旧冷漠的跪首着。

淡淡的看了眼东镶,转而问着旁边坐着的西公公。

“喜乐公主那可有什么问题。”

“回太后,老奴去瞧过了,还是如以往般什么都不吃,就躺床上呢。”唯有西公公能安然自若。

“那就好,这喜乐公主,年岁也高了,自己王弟刚喜庆日子办好了,明个儿就轮到她,咱南镜最得宠的唯一长公主可得好好的。话说,这南镜好久没这么喜庆了,一桩接一桩的喜事。”唯一能让他舒畅的怕是只有这件事了。

“这北夷的王爷今夜就到了吧”

“回太后,现已抵达了”

“可真够快的,看来这北夷的王爷对咱们这南镜的长公主也算是上心了。”

“好歹也是南镜唯一的长公主。”

“公公回皇上那吧,准备准备接待北夷的王爷。”

“那老奴先回皇上那了。”

“去吧!”

这西公公一走气氛又变得沉重起来。太后闭目不言,许久才轻声问道。

“说是带走一人,可这不见得却是两人。那个李棠可做过什么?”太后不怒不恼,轻启茶盏轻啄而起。

“没有,刚训的。”

“你真是给足了新手机会,刚训的也不看着点。”东镶将头深深一低也没做任何辩解。

“可能否从御王爷手中将人给办了”

“奴婢只能尽力。”

“算了,就这么一个宫女,就算能将她知道说出去,又能说出什么来。折了你就得不偿失,毕竟哀家损在他手里的人太多了。”想起那些好不容易才培养出的死士,还有好多都是顶尖。就没人能将这个可恶的百里君凌给办了,心里就犯冲。

突觉的头有点紧的难受,轻扶额头,挥手示意所有人都离开。这个百里君凌哀家就不信这天下就没有将你击垮的人。愤恨的一拳捶在了茶几上。

出了宫门口。“冬临”悄悄的松了口气。

秋雨见着湿漉漉的两人,连忙从马车里拿来小毯子给自己小姐盖上,转身抓着“冬临”便要问个所以然,却看着眼前的“冬临”像冬临又不像冬临。刚要开口问,眼前一黑失去了知觉。

马夫,将秋雨往马车上一丢,驾着马车就走了。

“冬临”一把截掉脸上的面具,拿掉脸上的束缚轻松的往后一靠。

“你这易容做的不行。细看就能被发现。她那个婢女能混过去吗?”喜乐公主皱着眉有点担忧。

“能怎样?本王又不是什么都精通,鬼面不在,能做到这样已经很不错了。”百里君凌冷冷的说道着。他道不在意能不能混过去,他怕的是怀里的人会做什么来。总觉得没那么简单。

原本百里君凌打算先娶了香家的女儿,让鬼面加急赶回来,将香家女儿易容成喜乐。代替喜乐和亲北夷。谁知道香锦绣成了香盈袖,香盈袖又被司徒家看重。原本定的下月和亲竟然变成了他婚后的第二天,一切都变的太快。香盈袖自然是不能动了,因为他真的怕急了那个司徒家的武呆子,太缠人了。打得过他却打不死他!现下只能靠着平日里与鬼面一起的记忆,随便应急,又恰巧香盈袖坚持带人一起进去。刚好可以用一下,可是百里君凌总觉得这丫头会闹一闹,得从那个丫鬟入手。

眉头微皱陷入了沉默。喜乐见着也识趣的不在说话。

不一会拉开门帘对着马夫耳前轻念几句,马夫点了个头,一个起跃消失在马车前。

“你就这么让赶车的走了?”喜乐一个激动的坐起来。

“马识路!”百里君凌将披风给香盈袖盖好,闭目往后靠再也不言。

喜乐这才安心的又靠回去,无聊间看向闭目的百里君凌和裹的严实的香盈袖。偷偷的笑着。此时百里君凌将香盈袖从头到脚盖着,一只手臂紧紧得抱着未动分毫。微笑着不语!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