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后娘王妃

第三十七章 堇铃

后娘王妃 忆梦楼华 2208 2017-05-04 15:02:47

  未好好聚首,只匆匆离别的交代!

那日晴朗的天空下起了秋雨,丝丝的凉,丝丝的凄切!香盈袖将自己裹在被子里,是的!她没有去送别,冬临之后她便告诉自己不再送离别。秋雨流着泪在御王府门口久久不离去!!

雨停云散之时,御王府门前早已空无一人!香盈袖还将自己裹在被子里不想动。

开门的声音和稳健的步伐,不用想都知道是谁。

“你总不能都这样,今天本王是来拿你兑给我的嫁妆的!”

“你感受不到悲伤的气息吗?”被子里悠悠传来一声抱怨。

“收不回帐,我才觉得悲伤!”百里君凌冷悠悠的说着。

“想要什么嫁妆,你自己拿啊,你御王府不一早就收了吗?在哪你最清楚!”香盈袖只觉胸口一堵。

百里君凌轻哼一声不语。“我要的是那些在外经营的铺子!”

“百里君凌!你胃口倒是不小!”香盈袖猛的做起横眉怒指那张冷傲不可一世的脸。

只见百里君凌轻挑眉头不予否认。香盈袖更是气极得涨红了脸。那些铺子的契约和账本她特地随身携带。是她最宝贵的,居然被盯上了。这百里君凌绝对是故意的!

“当然,本王还会附加一些条件!”百里君凌悠悠望着香盈袖!

香盈袖什么都不想说!有什么能比过她母亲留给她的铺子!

“本王予你随意进出王府的资格,另!你脸上胎记给你祛了!”百里君凌很有信心的等待着。

香盈袖一脸狐疑!她是有打算怎么偷溜,如今可以自由出入便可以少去很多麻烦。至于脸上的胎记,她没记错的话,百里君凌上次说过的那什么办法?他不会?

香盈袖戒备的往后退,眼神不停的上下扫动着百里君凌。

“你不是说过跟你圆房才可以祛掉吗?”

“也不是只有那一种方法!如果你要用这种方法,本王道也可以勉为其难试下!”

“什么叫试下?!!!?”

“因为本王也不知道行与否!”

“你不是说你不开玩笑的吗?”

“没有玩笑!本王随便一说而已!”

“你太无耻了!”香盈袖快要暴走了!

百里君凌不予否认的沉默着为自己添上一盏茶。

“那就是还有别的办法咯!”

“当然!”

“一间庄子!我的底线了!”香盈袖毫不犹豫的答应。生怕百里君凌再生出事来。

“将铺子的契约都拿来,本王要细细挑挑!!”百里君凌俊美的容颜傲然的眉头一挑。

香盈袖一口热血直往喉间涌。在床上一阵翻到,紧抓着契约不舍得放在百里君凌的桌前,手却丝毫没有放开的决定。百里君凌一把用力夺走,香盈袖只觉手中溜走的纸张像刀片一样剐疼着自己。看着那张撕了可惜,不撕掉又不解气的脸!香盈袖指尖都在颤抖着。迟早有一天她一定要百里君凌哭出来!

百里君凌随意翻了一翻,挑了一张略微看了一下,收进怀里。香盈袖好像扒开他怀里的衣服将契约拿回来。

“这个你带在身边就可以随意进出王府!”百里君凌将腰间的玉佩撤下放在桌上。又从怀里掏出一瓶东西放在桌上!

“用这个将脸上涂匀了洗洗即可!”百里君凌说罢潇洒离去,不顾还在伤痛中的香盈袖。

久久的,香盈袖默默的理着契约!大半个月她也不是什么也没干,光看看这母亲留下的铺子也能刻在脑子里,只随意翻看便知道百里君凌拿走了哪家铺子!那是唯一一家酒楼呀!原本打算合离后直奔而去的,现在只能永别了。

脸上的胎记也没了!随意出入的权利也有了,可是.……香盈袖苦恼的忙着衣架上的一堆繁琐的衣服,她总不能一直穿着褻衣到处跑吧!大半个月也没去研究怎么穿衣服!以前冬临、秋雨都会给她穿好,现在留她一个人哀愁!

门外一阵声响,香盈袖赶紧用被子把自己裹好,只留一双眼睛观察来人。这大半个月她一直没有留意端茶送饭的人,现仔细看来有点熟悉。这不就是那个叫什么来着,她在宫里下水去救的人吗?怎么留在了御王府还在她的落院。

来人见王妃终于打量起自己。激动之余也有冷静,款款走到香盈袖床榻前端庄的跪安,一看便是宫中严谨的宫女。

香盈袖眨巴着眼“你怎么在这里!”

“幸得王妃的出手相助,也幸得王爷的庇护!堇铃在此叩首谢过王妃的救命之恩。”堇铃眼眶泛红的虔诚的跪首谢恩。一看就是真诚于心。

香盈袖不自然的在被子扭动几下,换了姿势努力的要扶堇铃起来,奈何一颗感恩的心太诚恳,堇铃就是一动不动。

“你先起来,有事好商量,你这么一直跪着,我觉得自己就是一尊牌位一样!”香盈袖无奈!堇铃一听,赶紧起身站立。

“你怎么在这?”

“回王妃!我乃冷宫殊贵妃手下的宫女!只因我的原因,害得晓瓷因我丧命……”一想起打进宫就相依为命的好姐妹,堇铃顿时哽咽落泪。

虽然谈不上多了解她心中的难过,可也大致明白那份感受。便拉起堇铃的小手,甚是宽慰的轻拍几下。

等着堇铃心绪平稳后香盈袖才缓缓的问着:“什么事情,居然可以要命?”

“这宫中,想要你命,哪怕你没有任何过错也是错!”堇铃语出苍凉,却也无奈!

香盈袖为这古人定格的命运感到悲伤,却也愤慨着无公道权贵的泛滥。

“那日,我也听到话,也不大明白,宫中有娘娘怀孕是喜事,为什么要逼问你?你为什么又不说呢?”香盈袖想来想去都觉得很矛盾。

“南镜国,自新皇登基就从来没立过皇后,很多妃子都觉得只要有子嗣就会坐上那个位置,可是这六年来却都来没有任何人有过龙胎,起先妃子们互相猜忌着是否有人做手脚!却发现是皇上的原因…”原来是皇上不行呀!香盈袖不禁惋惜那张好看的皮相。

堇铃一看香盈袖那张表情就知道她想错了,羞红着脸解释道:“不是王妃想的那样……”

“你继续说!我没有想那样!”香盈袖还是觉得就是那样!

堇铃无力的垂下眸子继续说:“而是皇上自己不想要!但凡侍寝的妃子们都是长期服用红花的!早已是无法怀有龙子了!”

“那太后就不着急?”香盈袖听的都觉得着急,这不是明着断子绝孙吗?古人不都提倡开枝散叶的嘛?这皇帝倒好,直接连根拔起,草木不生呀!多大仇多大怨呀!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