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年来如酒不忘相思

半生痴念白倥偬,因缘际会皆惘然2

年来如酒不忘相思 悄然入心 1162 2017-04-20 17:33:22

  “千里相思,况无百里,何妨暮往朝还。又正是、梅初淡伫,禽未绵蛮。陌上相逢缓辔,风细细、云日斑斑。新晴好、得意未妨,行尽青山。”

如此美满的生活,该是没有任何遗憾的了。可是,当姚筝回了娘家。她的母亲却仍是忧心忡忡的看着她。姚筝对母亲说:“额娘,您还烦忧什么呢?我现在不是听了您的安排,有了最好的归宿嘛!”姚夫人恨恨的说:“要不是我们突逢变故,我们母女也不会流落至此,我也断不会把你轻易的许给一个小门小户的人家。哎,可是,你天性痴顽,不象为娘,心有七窍,你在这个小户人家也不一定能应酬自如啊,怎能不叫为娘担忧。”姚筝温言笑道:“额娘,看你说的,你女儿怎么就成了个呆子似的。而且萧墙之内,何需尔虞我诈?我和玉茂,很好……”姚筝脸上一烫,姚夫人看进眼里“你初尝人事,只识得甜蜜,这欢愉背后的利害,日后我还要教得你才是。”姚筝充耳不闻,自顾自的说:“他对我百依百顺,还为我取了个新的名字,叫心颜,寓意是才下眉头又上心头,情系于我,还不确定他的情意吗?”“为娘不像你读的书多,我不懂,心颜?旧貌换新颜?殊不知,这人的情啊,是衣不如新,人不如故啊!心颜,好在哪里啊?”姚筝失笑道:“说了您也不懂,感情的事我心里清楚。”姚夫人说:“你啊,才初尝世事,情字我如何不懂,只是情和这世上的一切一样,都耐不住时间,你看这沧海桑田,一切都会被时间夷平。情,越美越脆弱,越是娇花越易折。”姚筝:“娘,您又没有爱过人,怎么知道这些,又这般感慨起来,这可不像您啊!”姚夫人:“唉,是啊,一时有感,我是没爱过人,我当了你娘以后,就真正爱你一个!知道吗,丫头!”姚筝沉默了,心内为母亲的话而感伤,为自己的幸福而庆幸。

新婚月余,花前月下无限缱绻,一天晚宴上,姚筝面对着一桌子丰盛的佳肴却忽然失了胃口,刚要尝一口自己素来爱吃的香蓝凤翅,突然腹中翻江倒海一般,想要作呕,连忙忍耐着告退下桌,由丫头扶着去后堂了。玉茂关切的站了起来张望,全老爷和颜悦色道:“茂儿坐下。”全夫人伸手示意儿子坐下,微微笑道:“多久了?”答曰:“十几天了”“她这是害喜了,不用担忧!”玉茂没太多欢喜,茫然道:“不过月余,怎么可能呢?”全夫人略带深意的看了他一眼,没有言语。随后,心颜回房,全夫人差人送来芡实红枣粥。妙角服侍着略喝了些,早早歇息下了。玉茂回来很晚,被全夫人叫去叮嘱了一番。第二天,玉茂搬到书房启凤轩休息。

转眼过了三月,玉茂对姚筝却冷淡了许多,并不常来探望,偶尔过来正厅里也是敷衍了了。姚筝开始疑心是房事的缘故,再细细想来古怪,不知何故,公婆面前又不得相问,不知是孕中多感还是怎么,时时发些脾气,这日小心翼翼的妙角怯怯的对她说:“小姐,我知道你的心事,不如让妙角去替你探问少爷的心迹,如何?”姚筝心中一动,对啊,她还有妙角这个心腹丫头,姐妹一般的,如何不能为自己分忧呢。于是,默许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