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年来如酒不忘相思

机关算尽亦枉然 老酒自酿即墨尝1

年来如酒不忘相思 悄然入心 1324 2017-04-20 17:33:22

  “东南形胜,三吴都会,钱塘自古繁华。烟柳画桥,风帘翠幕,参差十万人家。”舟行碧江上,一位挺拔俊秀的少年颇为引人注目,面洁如月华临江,眉宇坚毅不凡,身形单薄举手投足却不失翩翩气度,“好一副山河无墨,风净尘烟的画卷!”史衿青乘一叶扁舟,顺流而下。京杭大运河千年古道,让他看尽天下熙熙,苍生攘攘,似一副清明上河图的水墨画卷活色生香的在眼前徐徐展开,那般震撼,那般神奇!

江上处处泊着雕花画舫,一阵阵曼妙清曲从船中传出来,其中一艘船上站着一位俏丽的妙龄少女含笑盈盈对着史衿青唱到:“春日游,杏花吹满头,陌上谁家少年足风*?妾拟将身嫁与,一生休。纵被无情弃,不能羞。”此情此景令人不得不动心动情。

清风徐徐,夕阳余辉,碧青的江面上摇曳着点点碎金,史衿青登上这艘雕栏画壁的三层画舫,各色的芳华少女相迎,花团锦簇中他点了一位花魁叫做“花蕊夫人”,双眉间贴了三瓣梅花蕊做花钿,说不尽的娇艳,史衿青看到她不觉咏出:“小舟帘隙,佳人半露梅妆额,绿云低映花如刻”。

花蕊夫人恋慕衿青的少年文雅俊美,更喜欢他一掷千金,殷勤劝饮,“官人喝什么酒?”“我喝惯即墨老酒。”“官人酒量如何?”“不多,一次只喝七两。”“七两,何不一斤,官人?”“自古人生最忌满,过犹不及。”“七两即墨可是七分寂寞之意?”冰雪聪明的花蕊夫人笑着摇摇头,打趣道:“那官人,您这七分寂寞配什么下酒啊?”

史衿青也觉得有趣:“十分的人生有七分寂寞,剩下三分配上月白吧!“小女子晓得,这是李太白的,举杯邀明月,对影成三人嘛!可是,今天官人有花蕊陪饮,红袖添香必然能赶走您所有的寂寞。”

史衿青调侃道:“天色将晚,满室的昏沉黑暗就如同我的空虚寂寞,你如何填的满?”花蕊娇媚一笑,用白绸将史衿青的双眼蒙住,待再打开时,花蕊已然点上两支红烛和一只暖钩炉,熏上樱兰香,烛光摇曳“红香满室,如春光暖醉,官人请饮一杯酒。”史衿青如言照做了,酒入肠一行辛辣,胃里顿时暖和起来。花蕊迎着史衿青的双眼说:“眼里心里,脸上身上官人哪里还有一丝寂寞寒冷呢?!花蕊做到了,官人可有打赏?”

史衿青含笑颔首说:“本当有赏,现在却没了!”花蕊不解。“如若花蕊是位寻常青楼女子,自当真金白银留谢,可是现在知道花蕊心有七窍,是位青楼中的匪尔女士,金银白辱没了你,所以送对佳句吧!倾城颜色眼波横,巧思妙逸解语花,横批可为色艺俱绝!”花蕊巧笑道“好,这是对小女子的最高评价了,多谢官人!”是夜吟诗对弈,无限欢愉。

清晨醒来落起了雨,真个:少年听雨歌楼上,红烛昏罗帐。在床头留下一只老坑冰种环玉佩,感叹青楼女子都是“红颜未老恩先断”。黄金有价玉无价,史郎不是无情人。离去后自己心里却是倍感寂寞,所谓“梦里不知身是客,一晌贪*”。昨夜的美酒佳肴、欢腾热闹驱不散心头那潮红忍泪的凄婉双眸,昨夜的巧笑妩媚,软香入怀,却敌不过梦中渐远的稚嫩清新容颜。相同的清丽歌喉,一样的喜饰花钿,论容颜论才思,花蕊哪里比不上心里的她呢?天下女子都可,只有她不可!怎么就无法找个替身呢?

要说不同,只有一点,微不足道的一点点——怜惜。“记得绿罗裙,处处怜芳草。”这一点要命的爱怜。史衿青越是想逃离抗拒,思念越是决堤而至,汹涌的让他心痛不已。禅曰,人生最苦即得不到与已失去。自己究竟是哪一种?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