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年来如酒不忘相思

机关算尽亦枉然 老酒自酿即墨尝2

年来如酒不忘相思 悄然入心 1387 2017-04-20 17:33:22

  美景、佳人、好酒,大千世界,繁华人间,初出茅庐的史衿青要一一看遍,来涤荡胸中块垒,船系岸边,他四处走走,茶楼酒肆里三五成群的客人呷着美酒,品着菜肴,声音忽高忽低,“老佛爷的寿宴又要建园子太奢靡了,挥金如土,前方军需不足,国库要空喽!”“满清豪奢之风不除,大厦将倾啊!”“今年的科举我又无缘了,空有满腹文章,无真金白银上贡啊!”“诸君勿谈国事,喝酒,吃菜!”“天下事天下议嘛,如何说不得了?”“你醉啦!”听着民风舆情,史衿青品了一口即墨老酒,自己倒是不缺银两,也不忧前途,但是也不能高枕无忧。酒入愁肠,丝丝苦涩哽在喉头,国事家事风雨飘摇,家中来了一个身份不明的妖艳女子,母亲的主母正室地位也是岌岌可危,自己才不得已到外面四处游历。真是“拟把疏狂图一醉,对酒当歌,强乐还无味”。

集镇上熙来攘往,青瓦白墙的房屋上烟囱井然,偶尔招摇出一两面鲜红的带着流苏的酒旗。空气里流动着温润与清爽,衿青深深吸了口气,缓步向自己的船走去。远远看见船,随着水流东摇西晃,仿佛要挣脱缆绳而去似的,衿青苦笑,心里道:它不累吗?仍要向前。所谓,"心如已灰之木,身似不系之舟。"自己的命运似这船,到何处都是暂泊一下,又匆匆离去,找不到停留的由头。

世人都不解,史衿青乃富家子弟,上有高堂兄姊疼爱,下有仆人老嬷伺候,家族甚大,产业颇丰,这样钟鸣鼎食的富贵生活不过,为何抛家舍业,乘一叶小舟四处漂泊呢?

史衿青说,你相信命运吗?命运是造物主宰者为你安排的路,造物者是父母吗?不,当你渐长成一个独立之人,你就知道,你虽是父母所生但你的生命并属于父母。主宰者是你自己吗?不,人生无常今日不知明日事,你把握不了自己。造物者总是殷勤辛劳,他创造了来自冥冥中的你,却还没想好你的结局,所以让你暂时做一个漂泊者,追寻属于你的路吧。

家乡的大巫翳音老人曾对衿青说过这样的话,史衿青那清白俊秀的面庞,稚气未脱的眉宇,懵懂的眼对这番话笃信而向往。

他下定决心要走,走那似乎命定的路。他本是常乐乡史洪老爷家的幼子。史洪老爷膝下承欢两子一女,史衿青的双胞姊史窈桃远嫁边疆常提督,诰命三品淑人。其长兄史余金比他和姊姊年长十岁,现进京复命未归。现只有史衿青侍奉身旁,衿青要离家,史老爷如何舍得,父亲越是不放,衿青要走的念头越强烈。

一日,在史府正厅“仁正堂”上,衿青又向父亲叩首:“儿今年十五,孔子曰志学之年,儿子思虑再三决计要云游四方以求游学长进,还望父亲大人准允!”史老爷语重心长道:“吾儿年纪尚小,你姊远嫁,为父已非得已,如今你兄长也滞留在外,你应当为父母高堂考虑,成家有后再游学也不迟。”

衿青跪直身子进一步说:“姊姊贵适,荣耀门楣,兄长不日将得重用提拔,携印赴任,如今只是淹留于京,父亲不必挂念,唯有儿衿青不才,思之赧然,儿望能学及父兄一二,今缺少游历,恐日后深孚父望。”史老爷愠怒道:“让你终日饱读诗书,如今孝亲的道理你都不通了,背《论语?里仁》篇与我听!”“父母在,不远游,远必有方。……不过,儿以为,如今父亲正当年,年富力强之时,儿也并非远游,不过周遭走走,长长见识,以增补己拙而已。儿心意已决,三日后启程。”史老爷暴怒刚待张口,衿青了然道:“儿外出游学,不要家里半文,父亲当年亦是白手起家,儿当肖仿。”衿青的回话抢白了父亲但又句句说到父亲心里熨帖处,史老爷不便发作,钱乃是史老爷行事最高一招,如今不能以金钱压制住儿子,心中怏怏不乐。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