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年来如酒不忘相思

机关算尽亦枉然 老酒自酿即墨尝6

年来如酒不忘相思 悄然入心 1462 2017-04-20 17:33:22

  “人生若只如初见”,史衿青的少年是从那天那时的那一眼开始的,当他第一眼看到那妖艳女子带来的小姑娘,叫作姚筝的,他就有了一种怅然若失的感觉,小姑娘十二三岁,豆蔻年华,穿着碧绿的翠烟衫,凝脂般的颈上坠着一块小巧精致的同心玉,宽大的袖口略有些短,露出皓腕上通透的翠玉镯子和指如削葱的芊芊柔荑。她行动时,如青莲临风照水,资质出尘,纤细干净,一张白嫩的脸庞,神情恬淡懵懂,秀而淡的眉毛,弯如笼着云烟的弦月,一双丹凤妙目,眼中满含灵气,转睐时眼角一挑,无限俏皮,忽闪着细长的睫毛,又不时显出和年纪相称的迷茫,她这样突兀的出现在人间,像是初春的第一阵风那样轻柔,第一场雨那样喜悦,新抽出的第一枝嫩芽儿那般清新,实在是我见犹怜。

她美,美在不自知,她好,好而不自恃。她伫立着,姿容胜雪,吐气如兰,钟灵毓秀,仿佛四周度上一层淡淡的光辉,明珠生晕,容颜自华。遇上她,衿青少年的心毫无防备的被撞的生疼,她未曾望向他一眼,而他就把心给了她。美的力量来得强大而猝不及防,衿青不自觉的要反抗,他用眼角瞥了一眼她,哼了一声,昂头不屑的走了。

姚筝怯怯的望着那个高傲不凡的少年,心里害怕却又更多好奇。他为何如此讨厌自己呢?

一见倾心从此知道情为何物,这感情强烈的让史衿青不自觉的要抵抗,他不得不走。他不能给母亲双重的背叛。他不能让母亲一无所有,他只有走了,才仍然是母亲的儿子。

史衿青乘一叶扁舟,走了,远了。

姚筝跟随母亲一路来到史家,这是个富庶的大户人家,母亲极聪慧,事事不甘人下,如果说天下有十分精明,她就占了八分。而姚筝恰恰相反,懵懂不知世事,甚至有些笨拙,不见母亲的一分机灵。如果说人间有十分混沌,她倒是占了十分,天真未琢,一派混沌。

来到这里,姚筝唯一感到喜悦的就是院子里站着一位气宇不凡的哥哥,十五、六岁的样子,清瘦着一身月白青衫,额头宽阔,天生智慧,五官俊朗,眼睛大而黑白分明,神情坚毅,眼神中又时而藏着一丝慧黠,冷傲两字形容极当,傲气但并不拒人千里,而有一种天生与人为善的纯良。犹如一支青莲,只可远观不可亵玩,亲近不得。

远道颠簸劳顿的姚筝飞在半空中的魂见了他就安安静静的落了下来,在凡尘中扎了根。心里认定,只要他在的地方,我愿意永远安分的守在这里。可小哥哥却冷傲的离去了,甚至没有多看她一眼,姚筝却还是暗喜,这地方是他的家,有他呆过,我已知足,每每念及此,心底喜悦如烟火绽放。

第二天,小哥哥史衿青把自己住的翠滴苑指让给姚筝,没多说什么,姚筝搬住了进去,越住越觉出好处来,这居处绿意盎然,芭蕉成行,竹影掩映,果然称得上“翠滴”二字。真真是望之脱俗,幽然安静,在大宅中央,离后园浣花揽月亭最近,风水气韵最好,也很安全,室内装饰精致舒适,屋内服侍的丫头一俱是极聪明灵秀的,其中一个叫妙角的最好,眉目如画,一双桃花眼,唇若点绛,齿如洁贝,最喜巧笑。她和姚筝年纪也相仿,极好相与又最会劝慰人的。妙角对姚筝说:“小姐不用觉得从府外来的就自觉低人一等,小姐你的姿容样貌自然就让人倾慕尊敬。像我们少爷说的那个……我见犹怜,衿青少爷虽看起来冷淡,其实极为和善,处处为人着想,是个对下人都极好的人!”姚筝不自觉的追问了一句:“究竟是什么样的好呢?”妙角想了好久都说不清,颇为挠头之后,终于定定的说:“嗯,应该是一视同仁,不把丫头老嬷当奴才和下等人的那种好。”姚筝因为旁人夸赞衿青而暗暗喜不自胜。细想来,自己一入府就得到了最好的照顾,这份体贴不动声色不会让人觉得盛情难却,却深入人心,是心下最熨帖的,让姚筝颇为动容。然而心里窃喜之焰还未燃尽,十几天后,却得知小哥哥只身离开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