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年来如酒不忘相思

机关算尽亦枉然 老酒自酿即墨尝3

年来如酒不忘相思 悄然入心 1240 2017-04-20 17:33:22

  父子不欢而散。史老爷的侧夫人姚云芳对老爷说,不如去翳音大师那里问卜,翳音老人在本地德高望重,深得人心,翳音大师请史老爷自行摇卦,史老爷闭目暗念心愿,摇了三摇,飞落出一支签,翳音大师对照古书赐予一副卦辞,正面写着:“潜龙不得留,强留添家愁,不如尔归去,一飞冲天畴。”反面注解:“乾二十四卦吉,远行利家,可居高位,光耀门楣。近则克双亲。”

史老爷心下惊惧又疑惑,翳音大师不待他开口问便说:“贵府是名门望族,天兆贵气,但史家此儿头有反骨,胸有逆意,此卦甚和,远方云游三年,可破解。”侧夫人姚云芳侧眼看了看史老爷的脸色说:“翳音大师,我也听说过此种避祸挡煞之法,不过衿青公子是我家老爷最为疼爱的幼子,可有别的办法?”翳音老人高深的摇了摇头:“别无它法,此儿命定出家离祖方为妙,一则远游,二则出家。不然,恐累及兄弟姊妹和家人啊!”史老爷一听此话,想到远嫁的女儿恩宠莫测,京城的长子旦夕祸福,趔趄了几步,几乎跌坐在地上,姚夫人连忙上前扶住。回府路上,史老爷身重脚轻,高大的身形似乎一下缩短了几分,默允了衿青的游学之志。史衿青看着仿佛老了十岁的父亲,半年前那拂之不去的一幕又浮现在眼前。

半年前,父亲外出经商从南海铜锣湾回来,马车上枣红色丝绒帘儿一挑,父亲居然扶着一位女子下来,身后还半掩着一个小女孩。父亲说,半路遇到她们母女两个遭难,一时间怜悯就带回了家中。

看到这位叫姚云芳的女子,逃难之说很难让一家人信服,女子极尽明艳,云鬓绾成望仙髻,鬓发边斜插一拙荆钗,露出光洁的额头,长相称不上十分颜色,只有五分姿色。打扮也不出众,恁的朴素,但就是天然的气质尊贵,高挑的细眉下一双深邃丹凤眼,顾盼间寒光摄魄,鼻高若钩,不怒自威,然而红艳香唇,一笑之下却春风洋溢,温暖人心。看着不觉让人近也不是远也不是。上身是一袭胭脂红罗衫,下着青兰的散花水雾百褶裙,又披一件绛紫薄纱,柳腰若束,秀腿颀长,走路的样子与人不同,行动不急不缓,莲步轻移,腰肢款摆的背影无限妖娆。

只要姚云芳一说话,虽然轻声细语,但是史老爷却是侧耳倾听,看她时神情专注,听她时言听计从,下人们揣摩不出个所以然,费解之余却早看出了端倪,使出见风使舵的把戏来。个顶个对姚云芳极尽周到谄媚起来。端庄温婉,仪态万方的史家夫人一目了然,然而端着大家闺秀的主母架子不便挑明,只是一番愠怒对着史洪老爷。老爷回家不久对史夫人说细细叙说了事情的来龙去脉。

史老爷此次去南海铜锣湾是有了消息,铜锣湾缺少深山中的名贵药材,因此动用了大笔银子购买了药材,一行人浩浩荡荡押着几马车的药材翻山越岭准备去贩卖赚个盆满盂翻。谁知,在铜锣湾一个多月正逐渐打开销路之时,由于同行眼红告发到当地县丞孟狄处,孟老爷以药材非货真价实为名扣押了货物,一直不明不白的拖延着,最后竟私吞了。史老爷眼见着大笔银子打了水漂,响声都没听到一个,史洪急火攻心,一场大病病倒在铜锣湾的老朋友费士青家里,费家也是当地富户,和史老爷因生意来往结交为好友,但是为了史老爷得罪当地县官是划不来的,而且自己也毫无办法。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