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年来如酒不忘相思

半生痴念白倥偬,因缘际会皆惘然1

年来如酒不忘相思 悄然入心 1149 2017-04-20 17:33:22

  姚筝记得佛说,世道有轮回。前世之因,成就后世之果.这一世成就不了姻缘,不知道下一世可否有所补偿。姚筝这般想着就举身赴水了。姚筝冥冥中已种下了因果。

经母亲一力逢源斡旋,将因情投河一事说成中邪染恙,再不许人提。姚筝在母亲的苦心经营下,得了好归宿。嫁与当地一等殷实富庶的全世忠老爷家,过门做了大公子全玉茂的少奶奶。全公子生得一副好皮囊,玉面长身,翩翩玉立,眼角眉梢天然的多情俊俏,只是成亲那天,有些高兴的过了头,显得怪异,新郎官拜堂成亲时,一会呆滞,一会狂喜,身边的奶妈一直对他说,娶了史家小姐可称心如意了吧?!全公子拖住他奶妈的袖子道:“当真是史家小姐吗?”“当真,当真,史家可不就一位小姐吗!”洞房之夜,酒醉的全公子一直念着,逃,逃,姚筝不解,也不好多问亦无心多问。

第二天一大早,还未及去给公婆敬茶行礼,全玉茂就被父母叫了去,过了好久方回。回来的全玉茂看了清丽婉约,仙韵氤氲的姚筝许久,没说什么,轻吁了口气,神情中没了昨日的呆滞,多了一份清楚,言行举止也越来越精明利落了。全家老爷夫人欣喜不已

全玉茂成家立业后,老爷夫人慈爱有加,爱屋及乌,夫君千依百顺,曲意逢迎。姚筝渐渐忘记了衿青,只是每天早上醒来总是轻咳两声,如同男人一般,这是她多年揣摩衿青咳嗽样子而留下的习惯。除此之外,关于那一段生死相许的爱,应该再没留下什么。

姚筝沉下心来与夫婿做缱绻鸳鸯,小日子过的很是甜蜜。早起,小丫头打来洗脸水,妙角近前服侍浣面,遥筝就会看着黄澄澄的铜盆中清澈的水,水中倒影自己的脸,还是那样稚嫩秀美,而自投水后,心总是苍老得盘根古木一般,再抽不出一丝新芽。她拂乱了水,回了回神,进入现在的角色中,拿起丝绸面巾干了脸。坐在铜镜前描翠敷白点红,细细梳妆起来。一面从镜子里瞄着夫婿怎样懒散的起床、由仆人更衣,洗漱完毕。她过来给夫婿整整衣襟,玉茂借势把她拉进怀中,姚筝瞧了瞧两旁的侍女,羞赧的挣脱,两人执手笑对,无比亲热。妙角也红了脸,忙领着小丫头们,窃笑着躲了出去。

新婚的日子,蜜里调油,玉茂对姚筝总像是瞧不够似的,日日捧在手心里。红罗帐里颠鸾倒凤,心跳气喘,两颗心贴得紧紧的。白日里,吟诗作对,对弈抚琴,形影不离,庭院里游玩赏景,必是携手而行。去集镇上瞧热闹,买物件,都是一起坐着马车,从不落单。情意你侬我侬之时,玉茂也曾风雅的替姚筝画过眉,还替姚筝取了个名字,心颜。府中上下叫心夫人,姚筝这个名字由于少有人唤,渐渐也淡忘了。小夫妻所有的恩爱都在生活中一一上演了,遥筝,不,应该叫心颜,她觉得甜蜜、幸福极了。心颜成了集全府千般宠爱、说一不二的心夫人。因着心颜素喜诵读诗书,全家大公子玉茂也勤奋了许多,每夜里秉烛读书写字,心颜在旁润笔磨墨,别有一番红袖添香的情趣。玉茂偶有犯错还会在闺房内,被心颜惩罚。心颜的心得意到了极点。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