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年来如酒不忘相思

半生痴念白倥偬,因缘际会皆惘然5

年来如酒不忘相思 悄然入心 1070 2017-04-20 17:33:22

  自小姐归家,史老爷看姚夫人脸色越来越不好,愤愤的嚷道:“好个全老四啊,胆敢把我史家的女儿送回府来,让我颜面何存?断不能与他善罢甘休!老夫我非得给他点颜色瞧瞧!”偷眼看姚夫人仍然一言不发,“今年的丝绵旺季,他休想从我的钱庄里借出一个子来!”“不,老爷,不可轻举妄动”姚夫人思谋到,“若如此,倒显得我们史家理亏,给了对方泼咱们污水的口实,现今只顺势而为,见机行事吧。”史老爷追问道:“夫人可是有了对策?”姚夫人笑道:“你当我是女诸葛?只是息事宁人罢了。”

姚夫人回到女儿这厢,笑盈盈把吩咐下人下去,请大夫的请大夫,做羹汤的做羹汤,忙碌起来。待只有母女二人,姚夫人正色道:“果然,如我所言了吧,你无防人之心,必有害己之虑啊!所谓人无远虑,必有近忧!”姚筝争辩道:“女儿清白,天地可鉴,如今遭受这无妄之灾,公道何在?”姚夫人蛾眉紧蹙,叹口气:“天理昭昭,不知权势可遮天,大道有公,怎知人心总有偏颇。天理公道需人自争。世间人言可畏,混淆黑白,杀人于无形。你少不更事,不知道筹谋自保,为娘会为你安排,你且勿担心。”姚筝微松了口气。姚夫人踌躇了一会,面有难色:“但需知棋出一招,均须有得有失。你告诉娘,你是受得了身上苦,还是心上苦?”姚筝茫然的看着母亲。母亲恨恨的说:“现如今,污水已经泼在你身上,想洗清难上加难,只能棋走险着,受得了身上苦,就说不小心跌了跤,让全家再无口实。受得了心上苦,为娘自会为你安排,只是,你还是免不了要和为娘一样,受这身为女人的一番煎熬了。”

姚筝护住腹中胎儿,嘶声说:“孩儿何其无辜,我决计受不了这身上苦,孩子没了,我也绝不独活!”说罢,泪下如雨。姚夫人看着她,说:“你啊,和为娘一样舍不得孩子啊,只是当断不断,这辈子不知道要为你这个决定吃多少苦呢,娘劝你还是下狠心离开全家。”姚筝想了想梦里衿青的叮嘱,“你与孩子本诗一体,他好你才能好”连忙摇了摇头,“既然如此,只怕今后,你的泪也断不了了!”姚夫人安顿姚筝睡下,叹气离去。

风平浪静的住了十余天,全府不曾派人殷勤问候,倒是姚夫人派姚筝的贴身侍女妙角将家中精致糕点送至全公子书房,全府却不准妙角进府,妙角只得依姚夫人所言道是回禀公子此糕点乃史府长姊将军夫人史窈桃所赐,姚筝惦记夫君读书辛苦特意送来。不多时,全玉茂亲自赶来,拉着妙角进到书房,妙角说,小姐让自己留下照顾好姑爷的饮食起居,自己方能安心养胎,全公子也允了。

妙角好生纳罕,听闻长姊所送,全公子就忙不迭的接受了。姚夫人真是神机妙算,自此更对夫人的话言听计从。全老爷夫人一看,两家相安无事,媳妇如此贤惠驯顺,知情达理,也无二话。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