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年来如酒不忘相思

半生痴念白倥偬,因缘际会皆惘然11

年来如酒不忘相思 悄然入心 1074 2017-04-22 12:27:33

  姚筝回到史府,府上一派冷清,家丁佣人们因着主人都病倦都偷懒四处消磨,没什么人伺候,远远听见大小姐在大发脾气:“谁给拿来的衣料,我什么时候穿过这种货色,居然把这等东西充好的给我,银子都使哪里去了?……”姚筝听着心惊,想着要绕开大小姐史窈桃的房,谁知门吱呀一声打开了,一个鲜艳的身影闪身出来,一身粉锻袍,配上琉璃璎珞,粉面含春,修眉俊目,通身气派,身段窈窕,腰肢款摆,行动之处似乎暗香浮动,无限妖娆。果然让人一见难忘,配得上这窈窕淑女,灼灼桃花的名字。“呦呵,姚筝妹妹回来了,我还当你不回来了呢,史家现在可比不上全家的锦衣玉食,我们啊,银子都打了水漂了,现如今啊,饭不果腹,衣不蔽体咯!”姚筝叫了声“姊姊贵安!”便仓皇逃也似的走了。身后传来窈桃冷冷恨恨的一声:“我不是你姊姊,我现在不是史家小姐,我是老爷的贴身丫头,我叫卿卿,你记住了!”姚筝的眼泪扑簌簌的落了下来,她很少与人冲突,更不会与人争辩,心中无限懊恼。

姚筝来到母亲房里,叫了声“额娘?”,只见,帘幕后面,姚夫人半躺在床上,是自己从未见过的颓废模样,“额娘,你怎么了?”见到姚筝面带泪痕,姚夫人忙振作起来说,“我没事啊,只不过想起了往事,想起了你的阿玛和以往的种种,罢了,不提了,你怎么回来了?”姚筝说,“你很少提起我阿玛,我也不敢问……”姚夫人正色道“问那么多有什么用,知道越多,痛苦越多,娘只想你简单快乐。”

姚筝默默流泪到“我没法简单,也没法快乐,真的如你所言,单纯如我,现在连自己的家都难周全了。”姚夫人安慰说,“怎么了,和娘说说?”姚筝把自己现在的境遇细细地和娘说了一遍,姚夫人点头道,“我懂了,不错,你现在至少懂得未雨绸缪了,其实娘早该替你打算周到,可是史家现在内忧外患,所以我不得空多虑。”姚筝面带期望的看着姚夫人“娘,你看女儿还有的救吗?还能翻身吗?还有立足之地吗?”

姚筝希望看到娘一贯的自信和坚强,希望听到娘说,娘自会替你安排,然后再一次为她翻雨覆雨,改换天地。然而,姚夫人笑着摇了摇头,姚筝心下一惊,“娘,你也没辙了吗?”姚夫人不急不缓的说“本来是有法子,但是就怕你不肯听我安排!”“我听得!”“你的性情我最了解,执拗的不得了,要想改变境遇就得完全改变你的性情——所谓江山易改,本性难移,似乎换了一个你,你怎么能做到?这也是极为痛苦的。”“娘,女儿现在也有了孩儿,我没有退路,我没有办法,必须得为自己挣得一席之地,否则我的孩儿可怎么办?我现在就是为他而活啊!”姚夫人搂住女儿,娘两个双双落泪。姚夫人道“我能了解,我最能体谅这份为母则强,我又何尝不是呢!我必然倾尽全力,助你一力成功。”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