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年来如酒不忘相思

半生痴念白倥偬,因缘际会皆惘然12

年来如酒不忘相思 悄然入心 1071 2017-04-23 14:05:06

  姚筝听到这里有了信心,她看着母亲又变回了原来那个自信满怀,八面玲珑的母亲,心下高兴有了依靠,她破涕为笑的对母亲说“娘,你说吧,我全听你的!”姚夫人神秘的说“全听娘的,不要问为什么!”姚筝不解的眼神看着姚夫人,但是重重的点了点头。姚夫人说,“你先回去,告诉全玉茂,史窈桃回来了,并且你自己十日内不要梳妆,每日里穿粗布衣裳,在下人堆里干活,少说话多做事。”“啊?不要!玉茂他最是记挂姊姊,这如何使得,娘……”“记住,不要问为什么,照做便是。”

姚筝惴惴不安的回去了。她思前想后,该不该告诉全玉茂,史窈桃回来了,告诉他不是把自己更快的推进了万丈深渊。怎么办?姚筝又想起了,母亲说的“改变就是痛苦,痛苦可是自救”等等让自己莫名其妙的话,好吧,既来之则安之,反正史窈桃回来的事实,玉茂早晚得知道,与其别人告诉他,不如我告诉他吧。姚筝来到玉茂书房,全玉茂正在房里看着妙角的安胎方子,认真的皱着眉,细细的改着,抬头看见姚筝来了,淡淡的问“你怎么来了?有事吗?”

姚筝说,“最近也不见你去看全意了?”“哦,全意由乳母带着满好的,这不是妙角有喜了,大夫说会是个女儿,我啊,一直想要个女儿,大夫又说脉象不太稳,妙角总说腹痛,所以我忙不过来,你怎么这么憔悴啊,应该好好梳洗打扮一番才是啊!”姚筝点点头说,“是啊,应该多照料妙角,她的身子有些弱,好好调养才是。我最近回了趟娘家,娘家事多不顺,因此我有些憔悴,不知道怎么说,这是十分秘密之事,不能与外人道,所以我想着是否要和你商量一下。”姚筝抬头看了看全玉茂,玉茂说“怎么了,我听我爹娘说了一句两句的,不就是大哥在京城的官司之事,花费了颇多银两吗?你且安心,史家有的是银子,不需你这妇道人家愁云惨淡的”“不是这一桩”“哪还有什么啊?”“人命关天,我说了,史家的性命可都在你手上了!”“到底怎么了?你信不过我?”“是姊姊回来了”“什么姊姊?”“史窈桃”“史、窈、桃”全玉茂重复完了这个名字,一字一顿,仿佛被施了魔法巫术,突然整个人怔住了,眼睛里空洞的失了神,姚筝慌了,糟糕,这么冒然,害他犯了失心疯了。

姚筝连忙掐住了全玉茂的人中,不管事,又不能喊人,连忙想着母亲救人的法子,拿出头上的银簪子,在全玉茂的手指尖上刺破,放了点血,待十个手指都破血了之后,全玉茂慢慢清醒了过来,问姚筝“你刚才好像提到一个人,是你的姊姊,叫什么来着?”姚筝气他明知故问,又不敢再提史窈桃的名字,于是赌气说“史家大小姐!”全玉茂怔怔的说“我知道是史家大小姐,我当初就是娶得史家大小姐,我只是忘了这个名字,这个名字”姚筝以为他在装神弄鬼,气的要起身离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