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年来如酒不忘相思

半生痴念白倥偬,因缘际会皆惘然7

年来如酒不忘相思 悄然入心 1252 2017-04-22 12:20:18

  这一日恰逢正月十五,全老爷夫人派下人抬些礼品去史府,聊表心意。日落时分,仆人又原封不动的抬回来了。仆人回话道:“史府大门紧闭,问了才知道,原来史家已经不再过此节日了,因前年正月十五公子外出游学,史老爷每逢此日思子心疼,无心过节。全老爷掐指一算,果真两人相见不过十余天,又都是黄口小儿,初识彼面,史家家风颇严,二人又是异性兄妹,谅不会有什么不洁之事,与夫人一揣摩,心中所疑,焕然冰释了。

次月初一,全老爷夫人安排全公子带着车桥奴仆随从抬着几箱子东西浩浩荡荡的去史家接姚筝回来。入门后,史老爷与姚夫人亲热的将全公子一行人迎进正厅,只字不提接姚筝回全府之事,只是姚夫人与女婿聊家常,絮絮叨叨细细碎碎的讲起了姚筝在家里的吃穿用度:“茂儿,你放心,姚筝现在在家里一切都很好,不需挂念,因为腹中怀有麟儿,这是全府的孙儿,我们不能怠慢,每天早上五更天家里就忙活起来了,早起餐饭有五样,八宝淮芋粥、什锦素食、锦绣汤、清蒸鱼子蛋、红翠冷碟,午餐更是繁琐,热菜八道凉菜四道,晚上花样翻新,还得,宵夜少说得十两银子——血燕窝,为什么呢,刚回来的时候,大夫把脉,说筝儿早期失食,情志不畅,情况一时凶险,少说有个千两银子花销,别人都说,你这个女儿比媳妇还金贵呢,我说,女儿嘛,终究是别人家的,我嘛也不过是为全夫人操心罢了。”全公子哪里见过这等奚落,脸上登时挂不住了,又无法发作,一阵阵臊热。顿时,赧颜告辞。

翌日,日头刚发白,天刚蒙蒙亮,全夫人亲自来了,与儿子一道,跟随的仆人抬着一座盖着红锦盖的物件,姚夫人掀开一看,哎呦一声,原来是好大一尊金佛,全夫人说:“听说我媳妇姚筝连日子身上不好,怕是得请神来保佑才好呢,所以我和茂儿才请了神来,一显我们家的诚意。”姚夫人:“全夫人真是心诚则灵,这是筝儿的福气。过几天,身子将养好了,自会派人送回去了”全公子张望着向内府里看,全夫人笑吟吟的拉了他告辞离去了。史老爷看了看金佛,拍了拍手说:“夫人好谋划,少说得五千两啊!”姚夫人望着全夫人的背影说:“聪明人过招,一点就通,她也是借机敲打,不要请神容易送神难了!事到如今,姚筝也是时候可以回去了。

姚筝回到全府待产,全府自上至下对她疼爱呵护非常,全玉茂自觉理亏对她百般温存,更是心系姚筝腹中麟儿,一方面想起从前恩爱时种种情爱,一方面又憧憬着自己终于有了后代,一种奇妙的血脉相承的自豪油然而生。

姚夫人曾叮嘱姚筝对于妙角收房一事顺水推舟罢了。但姚筝仍依自己心性,冷落夫君,疏远妙角,一副主仆生了怨怼的样子,一则姚筝处于孕时,夫君需要侍妾伺候,二则妙角之事已公之于众,不得不用收房一事来遮丑。

姚筝虽然疏远妙角,但也不好公然反对,择了一个良辰吉日五月初五,妙角终于被全公子收房做了侧室,羊角髻改梳盘花合欢髻,妙角显得美艳大方,一段未了情事终成真,妙角心中悲喜交集,阿奴喜得意中人,从此雀鸟落凤枝,悲的却是因吃那广寒散过多,今生恐怕不能生养了。这也是妙角不得已和姚夫人的一个交换条件,悲喜得失一念间。是夜,妙角未与全公子圆房,叩请去服侍小姐,全公子忙不迭同意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