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年来如酒不忘相思

半生痴念白倥偬,因缘际会皆惘然18

年来如酒不忘相思 悄然入心 1210 2017-04-24 11:36:58

  这一回,姚筝走得时候,母亲的叮嘱一直萦绕在侧,要做男人的伴侣,做到面面俱到,做他的妇人也要做他的小妾,做他的军师也要做他的朋友,要陪他开怀也要让他在你怀里哭泣,也要给他独立和叛逆的辰光,然后放风筝一样拉他回来。

全玉茂迎上来说:“心颜,你好像变得不一样了……说不出哪里,只是似乎一夕之间就换了个人。”姚筝刚要回话,想起了娘让她看的那些书,书中的告诫似乎起了作用,她用心看了看玉茂翩然而去,留下怅然若失的玉茂望着她的背影出神。背后突然闪出了窈桃怨恨的脸,“呦,你看得挺入神的嘛,要不要我把她给你送到房里去呢?”玉茂惶惑的说:“哪里有,阿桃,哦不,卿卿,我心里眼里只有你一个人,你这么美艳不可方物,旁的女子那里入得了我的眼!只不过,她本来就是我娘子嘛,看看无妨。你不觉得她回了史家再回来之后,好像不一样了吗?”窈桃冷笑到:“我自然知道她不一样,她和她那好娘一样,都擅长蛊惑男人,会妖术。她娘抢了我娘的一切,我自然让她还回来!”玉茂劝和到:“好了好了,家和万事兴,你和她是姐妹,现在又共侍一夫,何苦来呢?!”窈桃甩开玉茂,愤愤的走了,一边在彩云阁的水榭上走着,一边低头揣测,不知道姚筝这个小丫头,忽然变了这么多,是要怎样对付自己呢。玉茂是个榆木脑袋,自然不懂女人间杀人无形的刀光剑影,他虽然对自己一往情深,可是情深不寿,自己只是依靠别人的恩爱,如同雨露朝夕若失,自己如何能够在全家站住脚跟呢?唉,孤身藏在全家,连心爱的男人也不能全心托付,身边连个体己的人也没有,有什么事情也没得商量,一时之间,心乱如麻,一向要强的她也落下泪来。

姚筝独自在房中不到一晌辰光,灵光一现却想通了很多事情,她也似乎觉察出不对。不对啊,娘一向对她舐犊有加,从不告诉她身世,也不告诉她怎样为未来绸缪,与世人应对,为什么现在只恨能挽住时光不许动一般,倾尽所有授予她自己的一切。姚筝喃喃自语:不行,我还得回史家。

当姚筝踏入姚夫人的房门,她第一次见到一向光彩照人的娘原来也有这样鬓发纷乱,愁眉不展的样子,她的心底里一颤,颤的发痛,怕的生出寒意,“娘,你怎么了,是不是有什么事情瞒着女儿?”姚夫人看见她来,愁云遮面的脸上荡漾开来一丝笑意,“孩子,你怎么又回来?你倒是说说看,我有什么瞒了你?”

“娘你利用了我!”姚筝睁大眼睛说道。

姚夫人眉毛一挑,脸上的光彩更浓了一些,饶有兴致的问道:“说说看,如何利用了你?”

“娘,也许以前的我会一直被你蒙在鼓里,但是现在你已经为我开蒙了,仿佛是给混沌开了七窍,我自然想得明白,你为什么让我用窈桃这一计狠招击退妙角。”

姚夫人高深的笑了笑,示意她继续说下去。

姚筝似乎自己都不敢确信的说:“娘,你这是在替史家谋划,史窈桃犯妇的身份是史家的一个隐患,时时可能危及史家上下老小一家的性命,因此,你假借为我击退情敌,实则将史窈桃这个隐患转移到了全家!”姚筝似乎都被自己的话惊呆了,不敢置信的看着母亲,这还是那个至亲至爱的娘吗?

悄然入心

各位亲们,感谢你来读我的小说,请大家不吝赐教,多多评论,加群130564718可以把你喜欢的名字告诉我,我写到小说里,也可以告诉我你希望的故事发展趋势,我将尽力而为,让我们一起来创作吧!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