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年来如酒不忘相思

半生痴念白倥偬,因缘际会皆惘然20

年来如酒不忘相思 悄然入心 1147 2017-04-28 18:35:04

  窈桃一看,自己的棋子已被姚筝全面围歼,恼羞成怒的把棋盘掀翻了,大叫大嚷到:“玉茂?你以为我多稀罕他?他不过是我报复你的一个棋子,他要娶你,你不过是我的替身而已,我对他弃如敝履,他却哭着喊着非我不娶,你不觉得你很悲哀吗?哈哈哈,说到底……”话刚说到一半,身后却响起了玉茂颤抖的声音:“阿桃,十八的情深都错付了吗?我为你痴心到疯到傻,我不顾一切,连性命都可以不要,却原来只是你手中的一颗棋子,是你不要的一只弃履?好,好,好,从今以后,你我两清了!”

窈桃大惊失色,不敢置信的看着姚筝,气的张口结舌,眼泪一大滴一大滴的涌落出来,手指着姚筝的鼻尖:“贱人,你敢陷害我?”又忙不迭对玉茂说:“阿茂,你相信我,我是被这贱人气的口不择言,你是相信我的,对不对,我们这么多年的感情,怎么能是空的呢?怎么能是错的呢?我不是实实在在在你身边吗?你……”玉茂已是泪流满面,抹去一把泪,强作笑颜:“恐怕背后说的才是真心话吧?如果你心里真的有我,为何要去做劳什子提督夫人?”窈桃也是泪如雨下,赧然气急的说道:“还不是父母之命,我又如何做得了主?”玉茂冷冷的说:“不愿意谁能逼得了你大小姐?一哭二闹三上吊是你从小的拿手好戏,或者情比金坚也可以投水吞金……”窈桃惊得连连后退,到了水榭栏杆的边缘,她一转身,望着茫茫寒水,一阵悲凉一阵绝望。她回头看看玉茂,

玉茂脸色铁青,不为所动,她又看看姚筝,姚筝的脸上不易察觉的一笑,却出声悲戚的说“姊姊,不要!”窈桃三步并作两步,扑到姚筝身边,拖住她恨恨的说:“要死也要拖你做垫背的,我要你给我陪葬!”姚筝挣扎着说:“如果我们俩个一死可以保全史、全两家,也算是死得其所!姚筝不惧死!”说话间,窈桃拖着姚筝真的纵身一跃,跳入彻骨寒冷的水中,几个挣扎呼救,就消失在湖面上,一圈圈的涟漪。

这时似乎猛然惊醒的玉茂,才慌了神,大喊到:“窈桃,姚筝!!”玉茂大喊来人,自己等不得先脱了外罩长衫,扑通一声也跳入水中,水里一片黑暗,他远远看见一个黑影在下沉,连忙奋力游过去,托起来,往岸边游去。这时,家丁来了众多,纷纷打火把,下水救人,不一会,两个人都救了起来。

玉茂救的正是窈桃,而姚筝也被张管家救起,两人都脸色苍白的躺在地上,玉茂叫了这个,又唤那个,似乎都没有呼吸,不一时之间,众人都不敢做声,气氛十分压抑,众仆人丫头老妈子连忙把两位送到玉茂的书房,张管家慌忙差人去找大夫,夜深路远,府里仆人出去了大半。诺大的房中只剩下三人,失魂落魄的玉茂忽然趴在窈桃身上嚎啕大哭起来:“阿桃,不要啊,不要离开我,就算你是骗我的,利用我的,都没关系,我不介意,真的,你起来,你快起来,你骗我一辈子吧,我不介意啊!”他疯狂的摇晃着窈桃:“阿桃,阿桃,你活过来啊,我信了你了,这么多年的感情怎么能错呢,我只是一时的气话”说着一边哭一边扇自己的嘴巴。不知道是不是他力气太大,窈桃忽然一口水喷出来,苏醒过来,气若游丝,玉茂大喜过望,涕泪横流。这时,姚筝也气息微微的醒了过来,玉茂见了又惊又喜,见姚筝的嘴唇翕动着,侧耳过去,连忙点了点头,说:我知道了,你放心!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