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年来如酒不忘相思

半生痴念白倥偬,因缘际会皆惘然15

年来如酒不忘相思 悄然入心 1109 2017-04-23 14:20:40

  这一刻开始,玉茂眼里再也没有别人,这个花花公子完全变了一个人,不负多情,唯此专一,眼里心里只一个人,那就是窈桃。果然,这一次,妙角和宝贝女儿再分不得玉茂的一点心,可是,自己也是一样,没有半点余地。姚筝不仅有些怀疑母亲这一次的决定是对还是错,母亲是不是糊涂了,瓦全玉碎,妙角没戏了,可是自己也同样,窈桃归来是一计狠招,可是似乎自己也没希望了。

姚筝又想起了母亲让自己接连十日不梳妆打扮,是啊,梳妆打扮给谁看呢?让自己下地干粗活,是啊,玉茂现在也全然不顾自己在做什么了。姚筝自暴自弃的每日蓬头垢面,粗布衣裳,混迹在佣人堆里,再认不出小姐模样了。

全玉茂现在全幅心思都在史窈桃身上,不用姚筝多说,他同意把史窈桃藏在他家,以躲过官府的追查,他金屋藏娇,两人成双成对,而全老爷夫人还以为儿子又喜欢上了一个丫头,要收房,所以也没放在心上,反正这儿子总是见一个爱一个。过不了不久,全玉茂和史窈桃就争吵起来,玉茂想要纳妾,让窈桃当他的三房,窈桃怎么肯,她怎么能在妹妹和丫头之后,做全玉茂的三房,史窈桃歇斯底里发作起来,全玉茂也吃不消了,两个人一时爱的山盟海誓,一时又吵的山崩地裂。但第二天,总又是亲亲热热好的如同一个人似的。

这一日,姚筝回到史家,一副蓬头垢面的样子,面容和服饰都极为随意,门房差点认不出她来,非常诧异小姐怎么变成这副模样,姚夫人见到她的样子却是点了点头,意味深长的笑了,“好孩子,你终于肯听娘的话了”“额娘,你看我现在的样子就知道我在全府的境遇了,还嘲笑我,女儿已没有立锥之地了”“好了,娘知道你日子难过,这几日你不用回去了,和全府上只说是在家养病好了”于是,姚筝带着儿子全意,就在史家住下了。这竟是她嫁人之后少有的安闲自在的日子,每日里再不用对公婆晨昏定省,说话行事看人脸色,虽然史家不是她真正的家,但是现在她明白,娘在的地方就是家,有娘在一天,就能庇护她一天。

可是,这天早早的,娘就把她叫了起来,给她梳洗打扮了一番,她不解的说,“娘,我不是不用打扮了吗?”“傻女子,你真想一辈子就这个样子了,纵然男人不待见你了,你依然要女为己者容,为自己而打扮,知道了吗?”经过一番梳洗,清水洗去浮尘,姚筝看到镜子中的自己,依然那么年轻,那么美,弯弯的峨眉浓淡适宜,丹凤妙目,粉嫩的朱唇和纤纤手指,天然一个美人胚子。但是,在镜中却看到姚夫人在看着她摇头。

姚筝回过身,对着母亲说,“娘,怎么了,哪里不好了?”“女儿啊,你这副皮囊美则美矣,没有灵魂,你知道吗?真正的女人之美,在于灵动,而你就是个美人呆子,木头桩子!”姚筝一时手足无措起来,她有点想起来,全玉茂也是在闺房里嫌她无趣,不禁脸上一红,“娘,我不知道怎么办,我天生就是这样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