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后来一切都好

第五章

后来一切都好 阿苏盏 2430 2017-04-15 17:36:06

  吃了药,又躺下了。这次,我却不敢睡,只能留三分清醒,都怪那个该死的梦。

我梦见,我与祢变成了两只兔子,在逃脱狮子的追捕,与我们同行的还有一只兔子,我们疯狂的跑,狮子疯狂的追,终于我们多进了一个浅浅的洞穴,那只狮子一直在外面守着,我十分害怕,我问祢“怎么办?”祢顿了顿丢下一句“我去引开他。”便冲出去,狮子开始追着他跑,很快祢被捉到了,我在洞口看着狮子撕咬他的身体鲜血淋漓,体无完肤,他在最后一刻还看向我,让我快走,突然狮子转头,向我张开血盆大口。接着我便醒了。这个梦让我出了一身冷汗,如今连睡觉也要留三分清醒。我害怕祢真的像梦中一样离我而去,然而我还在一直安慰自己,梦都是反的,梦都是反的。

我这觉睡到了傍晚,我醒来时,那夕阳照到了我的床头,我睁开眼,适应着这光,我唤道“祢。”摸了摸喉咙,嗓子已经不哑了,就像祢说的那样,我好多了,他从不会骗人,至少,他从不骗我,这是我坚信的。

祢来到我的床头,低声问“怎么了?”我摇摇头,脑海中又响起光年的那句话“你变了。”我叫住祢,我问“祢,你觉得从前的我和现在的我,哪个好?”他笑道“无论是现在还是从前,你只要做自己就好。”他微笑的样子就像一道屏障,让人觉得美好万分。我说“我想回到从前。”他听罢,似乎有些局促,但只是一瞬间,他笑道“从前的你很好,只是我想说,梧桐你怎样都好,千万别忘了自己所需要的,自己最脆弱的和自己被伤害的。”他的话又让我开始犹豫。他的话似乎另有深意,但我不多想,祢也许只是怕我再被伤害,他是最关心我的。

休息了几天,我也完全恢复了。可奇怪的是爸妈近几天都没有回家,我吃饭时就问祢“祢,我爸妈呢?怎么没见到他们。”祢端着碗的手一顿,眼神有些闪躲,他说道“那个……他们……”他叹了口气说“算了,梧桐,实话跟你说吧,你爸妈前几天吵架,你爸一气之下把你妈推倒了,伯母的头磕在桌角上,流量许多血,我赶到时,她就已经昏迷了,后来送进了医院,现在……还没醒。”我愣住了,祢略显慌张,说道“其实我是想等伯母醒了再和你说的,梧桐,你别担心,伯母没事的。”我手中的筷子从我的指隙间滑落,我看向祢,他一脸心疼我的表情,我问他“我爸呢?他现在人呢?”祢握住我的手说“伯父在公安局受审。”我深吸一口气,起身便去了医院。

医院里,我做在妈的病床前,她罩着氧气罐,显示屏上显示着她忽高忽低的心跳。祢站在我身后,我开口问“我爸有没有说想来看看我妈。”祢解释道“伯父现在在公安局他……”答案很明显,他没想过。我皱眉喝道“狗了,祢,别为那个男人解释了。”说完我就起身叹了口气说“祢,你在这里照看我妈,我去去就回。”祢点点头,我出了病房。

这次,我去了公安局,见到了那个男人,他变得好憔悴,他被拷着手拷,我在桌的一面坐下,他在另一面坐下,我抬头问他“你想过看看我妈么?”还是那个问题,我想听他的答案,他没有回答,急切的对我说“梧桐,我没推她,你相信我,我没有。”我皱眉“够了,苏家成,你够了,你现在不承认只不过是想在你那刚刚搞好的名流圈子里留丝虚无缥缈的面子罢了,但是现在,你说了什么谁还会信?你从头到尾就是个自私的小人。”这段话我说的十分冷漠,没有一点波折,就好像对面的人不是我父亲一样,他的确不是我父亲,他不配。他拍案而起怒喊道“我说了我没有!你小兔崽子长胆子了!”他的脾气变得更暴躁,他开始张牙舞爪,我看着他十分可笑,我嘲讽道“苏家成,你太悲哀了。”他听了抬头看我,此时的他俨然像个神经病了。他歪头看我“我怎么了?我什么都没做,哈哈哈,我……”他开始抽泣,我不知道他为什么抽泣,他不会是个会悔过的人,别说泪,他连血都没流过,至今,只有他把别人打出血,也从来没有他会流着血打别人,从来没有,但现在,他是怎么了。原本我是为妈来提离婚的,这是我希望的,至少对他们来说都是一种解脱。但看他现在的样子,也没法谈下去了。一个警察又将他带了进去,待他们出来时,我拉住一个问“他最近怎么了?”那人说“他呀,可能近期受打击较大,神经和心理有些失常,不过我们已经请心理医生咨询了。”我点点头,说“谢谢”

走出公安局,想着,他现在变成这样也算一种惩罚吧。余光瞟到一抹身影,我看去,他也看过来,光年?他对我笑笑,对身后的女孩说了什么,那女孩撇撇嘴,看了我一眼,便走了。

我疑惑时他走过来了,这时我才发现,他今天穿的十分不一样,是一套西装,额前的刘海也梳了起来,露出光洁饱满的额头。第一次看他西装笔挺的样子倒觉得有些俊朗和成熟了,这让我想到了陈晨,不一样的是,光年的成熟让人感觉是心智,而陈晨的成熟只是年龄。光年对我说“梧桐,喝一杯吧。”我点点头,的确要喝一杯,我们之间还有事情要了结。来到不远的一家咖啡厅,各自点了咖啡,我问“你来公安局干什么?”他说“有些事。”有些事……你就如此敷衍我吗?你是不能说还是不愿说,再或者,你是懒得与我说?我喝了口咖啡,问“你不好奇我吗?”他说“我知道,你爸妈的事。”我诧异“你怎么知道?”他轻描淡写“听闻而已。”我呵了一声。许久,我说“其实我今天来是想和我爸说离婚的。”光年搅了搅杯中咖啡,点头道“嗯,,现在离婚对他们来说的确是解脱,再这样下去谁都不好过。”我笑笑说“你现在说起话来倒也一套一套的了。”他抿了一小口苦涩的黑咖啡,那动作优雅自然,这让我感觉我与他之前竟出现了些格格不入,在这里,他西装穿束整齐,而我呢?虽然没有那一条条挂饰,却依旧穿着有骷髅头的大衬衫,黑色破洞裤,一双带尖刺的花绿板鞋,整体看上去竟有些刚起床的架势,或许不只是与他格格不入,就连坐在这里都显得突兀,我心里泛起了苦涩。光年一定富家子弟,而我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高中生,就凭这一点,我们之前就竖起了一道无形的无法跨越的墙,如今他的理智,成熟与那份帅气,刚让我觉得,我与他之间终究没什么结果,更何况我们只是孩童时期有过一面而已,仅此而已,既然他不在乎,我又何必在乎。

在我的思绪中,他看向窗外,说道“也没什么,只是经历的事多了。”简洁明了,不多一字不少一字,如此足以表达他的意思。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