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如若那时初相遇

第五章 不一样的开始

如若那时初相遇 12581zwq 2081 2017-05-05 20:58:19

  在军训的浩荡中终于开学了。

宋若汐像一声晴天霹雳一样降临在七班,苏瑾突然感觉老天爷捉弄她似的,冤家路窄,以后得有好戏看了。而安年兴奋地难以表达自己的心情,因为她的同桌就是乔志斌,这是上天给安年布置的彩虹啊。

刘春娇依然是数学老师,也是班主任。总觉得上她的课,有点小命不保的感觉,而且很强烈。同桌是个可爱的傻大个儿,身高180,有点强壮,嘻嘻,性格却很内向,这也是他可爱的原因吧。跟这样的人做同桌,完全没压力,因为在比谁更内向的问题上,他更胜一筹,哈哈。

“翻开书,我们今天讲集合……”刘春娇上课也没什么独特的方式啊,只是把知识点强调一遍,把书上的例题讲一遍,接下来就布置海量的家庭作业。

“把本节课的相关练习做完,然后预习第二节的内容,把第二节内容后面的练习和练习册上的练习尝试着做一下……”刘春娇说话不带喘气儿的,苏瑾一听完,就泄气的把头埋进书里。

苏瑾发现刘春娇在讲课的间隙,总是喜欢说一些大道理,教育人的话说得滔滔不绝,苏瑾想着,也许这个习惯会保留到以后的以后吧。

“我是你们的语文老师,我叫李灿烂”那个身高180的女老师豪爽的把那三个大字写在黑板上,她的发型是类似于波波头的那种,穿着一身连衣裙,外搭运动衣外套,说话声音浑厚有力,一见到这位语文老师,苏瑾瞬间就想到了郎萍,真像。

“看这老师的身材,肯定是想进篮球队来着,却因为种种因素,误入了教师行业……哎呀,真的是太可惜了,入错了行啊,啧啧啧!”安年转过身来,小声的说着,苏瑾伴随着她的啧啧声狠狠地点点头。语文老师看着好有安全感啊。

英语老师就可爱了,一个头发稀疏,两鬓斑白的女老师,有些年长,说话一本正经的。但是这丝毫不影响她上课,相反,她上课特别生动有趣,也许是怕自己的年纪难以压住这帮青春期的毛孩子,所以每次上课都会拿戒尺,尽管这样,仍是减不退对她的热爱,不过不得不说,毕竟是英语课,再生动也抵不过阵阵袭来的困意啊。

望着窗外的那棵大柳树,叶子已经慢慢泛黄,在一阵不太用力的清风中,几片叶子晃了几下,打了几个转儿掉了下来,秋天已经过去大半了。

刘春娇的课上的越发让人心惊胆战,她有点近视,所以看人的眼神集中不了,那种尖锐,有点“仇视”,苛刻的眼神看的你心里发毛。

第二天要提问相关练习,刘春娇来上课时,连讲台都没站稳,手里的书已经打开,嘴已经开动。

“打开练习册……”她迅速地拿出名单。书上的练习相对简单。一位同学有幸被提问。

“函数f(x)……”他声音有点小。

“不用读题目啦,浪费时间。题目大家都看过了,我不认字儿吗?赶紧说答案!”她明显有点不耐烦的打断,那位同学愣了半天才吞吞吐吐吐的说完答案,丧气的坐下来。

喏,刘春娇就是这样。直接就提问。哗啦一下拿出名单,全班的心都快梗塞了。每次点名,都像是和死神擦肩而过。不用读题目,不用说过程,只说正确答案。稀里哗啦下来,嘚,一片茫然。苏瑾搞不懂,为什么明明大家都没有懂,刘春娇还是自顾自的往下讲,她貌似只听见了那几个前排尖子生的呼声。苏瑾支着下巴,笔在草稿纸上画圈圈,那光洁白皙的纸上凌乱的圈圈,犹如一个巨大的黑洞,把苏瑾的心急如焚吞噬。

物理和化学简直越学越难,一节课只听个半懂。政史生地还要背,苏瑾感觉头都快要大了。

高一第一学期的月考马上就要来了,苏瑾感觉脑子一片空白,那过去一个月的学习就如一把散沙,握不住。浑浑噩噩,想得太多,课没怎么听,那种无力感袭来,考试呀考试,一个傻瓜怎么考个试啊!

哎哟,我滴个妈!

苏瑾回到家,连作业都没做,一头栽在床上。苏子韵则是拿着半个苹果倚靠在门上,悠闲地看着苏瑾,像是看动物园里的大猩猩,他会不会考虑把那半个苹果扔给她呢!苏瑾从床上爬起来,伸出手想要吃苹果,苏子韵从身后掏出一个扔给苏瑾,这臭小子!

“姐,你怎么不做作业?”苏子韵坐在床边,悠闲地咬了一口苹果。

“做个屁!”对,就是做个屁,一点动力都没有,有点生无可恋了。

“大狗熊,朝我发什么火啊?”苏子韵佯装生气的翻个白眼。

“你才狗熊呢,翻白眼都不会翻的大狗熊!”苏瑾把一个枕头扔了过去,不巧砸在了刚进门的妈妈身上,苏瑾吐了吐舌头,坐起来。妈妈一边走着,一边把枕头捡起来放到床上抚平。

“都几点了,还不快做作业。子韵,赶紧做作业去,别在这儿打扰你姐学习……你也初三了,抓点紧吧,别到时候……”妈妈又开始了碎碎念,苏子韵迅速的咬了几口苹果扔进了垃圾桶。

“你们慢慢聊,我先走咯!”一会儿的功夫,苏子韵便消失在眼前,这个臭小子,一到老妈唠叨就逃走。

苏瑾翻身下床,搓了一下脸,端正的坐在写字桌前面,拿起一本练习册,便冥思苦想。老妈走到桌前,弯下腰看着苏瑾的练习册,练习册是有关物理的,也不知道她能不能看懂。

“马上就月考了吧,也不知道这次您能考成什么样?”老妈站正身体,拿起苏瑾的语文书翻着,苏瑾趁老妈看不见,苦恼的把头埋进书里,如临大敌啊,这可怎么办啊。苏瑾真的从来没有对一场考试这么恐慌过。也许以后的学习生活更加艰难吧,这好像预兆似的。

“妈,我知道了,我写作业啦!”苏瑾没有看妈妈的表情,也不敢看。知道苏瑾要写作业,老妈是不会站在旁边妨碍的,她知趣的轻轻走出门去,又轻轻虚掩上门。苏瑾听到脚步声远了,痛苦的一头埋进了书里。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