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穿越之雪舞极冰:绝代骄月

第三十八章 一星幼兽【2】

穿越之雪舞极冰:绝代骄月 月宛平 1207 2017-08-03 17:58:23

  霜晨月那一拳,活生生的把血蝎给打死了。

  “这就死了?”霜晨月拿起手,左右看了看,有了淡金色元气的保护,手掌上没有任何的痕迹、伤口。

  不都听说魔兽比灵兽还厉害吗?也没见着啊。

  霜晨月在心里一遍又一遍地鄙视,在血蝎周围看了看,发现了一个东西,而且还在动。

  用元气包裹住手掌,把那东西拿了起来。

  身形似琵琶,一看就知道是蝎子,还是血红色的,和那只血蝎一样的颜色。

  等等...那只被她杀了的血蝎也不是血一样的颜色吗?

  霜晨月拿着这个东西和死去的血蝎做了一下对比,发现不仅颜色很像,而且眼睛的颜色和身形都很像。

  怪不得...死的时候,血蝎的眼眸里满是绝望。

  因为它知道,一旦它死了,它的孩子就保不住性命了。

  早知道还有一个小血蝎,就和那只血蝎沟通沟通了,也不会把这只血蝎变成孤儿了。

  霜晨月还在纠结中,玄昀走了过来,看了一眼她手里的东西,有些意外:“血蝎的幼兽?”

  霜晨月点点头:“没错。”

  “你打算怎么处理?”玄昀问,刚出口就后悔了:他连她的名字都不知道。

  “就叫我残霜吧。”霜晨月无意的说,随便起了一个名字而已。

  残霜......

  玄昀听着这个名字,感觉心脏漏拍了一下,巨大的恐慌出现在他的心中。

  霜晨月应该不会想到,她随便脱口而出的一个名字,竟是多世轮轮回回留下的印记。

  不经意瞥到玄昀那难看的脸色,霜晨月有些奇怪:“怎么了?”

  “没事。”玄昀呼了一口气。

  “作为补偿,我只好收养你了。”听玄昀说完没事后,霜晨月也没太在意,转头又看了看血蝎的幼兽,在心底默默地说了一句。

  小血蝎红色的眼睛骨碌碌地转了几圈,好像听懂霜晨月的话了,可惜霜晨月没注意。

  “你跟皇上他们回去吧,看你脸色还是不好。”霜晨月又看了看玄昀,发现他脸色还是很差。

  把小血蝎放进灵兽空间里后,跳上金鸾的背,刚想离开,“请问阁下,”是皇上,“能否今晚进皇宫参加晚宴,以表达对阁下的感谢。”

  “可是我没时间。”霜晨月皱眉。

  看着皇上黯淡下去的眼眸,霜晨月只好说:“我看看有没有时间吧,如果有时间我就回去,你们如果看到金鸾出现在天空中,就说明我会来,相反,如果没出现则证明我不会来。”说完,就驾驶着金鸾离开了。

  在一个隐蔽处,有一道身影静静地立在那里,见霜晨月走后,才走。

  皇上看了一眼玄昀,说:“起驾,回宫!”

  “父皇,儿臣想清净一会儿,等会再回宫。”

  “好。”皇上说,玄昀的实力他不用担心。

  玄潋担忧的看了玄昀一眼,然后和皇上一起离开了。

  在这孤零零的山顶,一地狼藉,悬崖边还有一丝裂痕,只剩他一个人。

  一些零零碎碎的画面在脑海中出现——

  他浑身是血,有气无力地倒在地上,在他的面前,有一名穿着月色长袍的女子,女子手中雪色长剑的剑尖指向他的额头,脸上没有任何的表情。

  “为...为什么?”他拼尽最后的力气,问。

  女子冷笑了一声,说:“不能怪你,要怪,就怪你的父亲去吧!”说完,剑插入他的额头中,血花四溅。

  那把雪色长剑上却没有任何的血迹,女子抽回剑,看见剑上没血,说了一句:“该死之人,则血迹隐矣,冤死之人,则血迹现矣。”

  意思就是,该死的人被这把剑杀死的话,剑上不会有血迹;相反,如果是冤死的人,则剑上会有血迹。

月宛平

玄昀其实也算个悲剧啦,男五,不过死的太快,在《桔梗之花》中代表的是萧日晴。   暂时不能剧透太多~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