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眼角眉梢

眼角眉梢

石斑

  • 浪漫青春

    类型
  • 2017-04-26上架
  • 8744

    连载中(字)
本书由红袖添香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第一章 可惜在遇见我的时候你并不快乐

眼角眉梢 石斑 2496 2017-04-28 21:16:54

  南方小镇也不并如大多数文笔下那样阴雨连绵,思愁万千。至少,宁河镇不是。

九月的宁河镇不知道是夏季还是秋季,没有夏季那样燥热烦闷,也没有秋季的冷清萧瑟,还是有明亮的阳光倾洒在大地,不刺眼也不伤脸。九月,不冷不热,不吵杂也不死寂,九月,不是夏天也不是秋天,是独立的一个刚刚好的季节,所有的一切都刚刚好。遇见得刚刚好。

九月一日,肖企和好朋友一起去新学校报道,说新也不新吧,只是之前在小学现在是初中了而已,六年的小学也不过就在一墙之隔的另一边,只是越墙还是要六年。

来到报道处,没有意外地,“打过招呼”的袁氏双胞胎姐妹花在一班,据说是最好的班级。肖企找了很久都没有找到自己的名字,本来个头就小在人群里就像是用圆珠笔在黑板上写字一样,无论写得多么波澜壮阔台下也没人能看清。她就是在那又蹦又跳,脖子伸了又伸,但什么也没看到。

“肖企,肖企,肖企”。好像听到有人叫自己,“这呢这呢”。肖企扯着嗓子叫答。“快别找了,你名字不在那,你在自选班级名单里,在这边,快出来"。肖企挤出包围圈看到袁氏姐妹就小跑过去。“晓月,你说什么自选班级,怎么之前没听说过?”“我也不清楚你先选班报道吧,早点报完我们去河里玩”。听她这样说本就贪玩的肖企火速去选班报道了,她看到自己是自选班级名单的第四个,应该是小升初考试的第四名,考试的时候走大运了。肖企是这样想的。肖企想都没想就选了和袁晓月袁依依一起的班级。来到报道桌,端端正正坐着一个威严的老师,约莫40左右年纪,一看就感觉是哪种不用动手就能让人心生惧意的厉害角色,肖企脑子里飞快的设想以后被压榨的种种。“老师,我来报道,我是肖企”。本着少说少错的原则,肖企可谓是省略到不能再省略了。“说一下为什么选择这个班?”老师迎面就是问题。肖企脱口而出,“因为袁依依和袁晓月在这个班"。说完肖企就后悔了,书上说的的这种问题都是要回答什么仰慕老师的独特的教学方法、浓厚的好学氛围之类,她觉得她现在就是猪脑袋,肯定给老师留下了不好的印象。“好的,我知道了。”还沉浸在自我脑补中的肖企听老师这么说也不好再说什么。“老师再见。”礼貌道别,走开去找小伙伴了。

秉承着妈妈说的“没有什么是比吃饭更重要的事”的理念,肖企和朋友玩到差不多晚饭时间就互相告别,各自回家了。

推开门没有到客厅就闻到了最爱的糖醋排骨的味道。“妈,我真是爱死你了”。肖企边换鞋边冲屋里喊话。“我看你是最爱我手里的东西吧”,肖妈妈端着菜从小厨房里出来。“洗洗手去叫你爸爸和你弟弟出来吃饭了,在最里屋,还有一个豆腐汤,我去盛一下”。肖企撇撇嘴去了。

吃饭的时候说说笑笑,肖爸爸说光阴真是好混呀,一转眼自家宝贝都要成小大人了。肖企以为她爸又要让她做什么,因为她记得上次爸爸这样说了之后就说也该让她学些实用的东西了就让她把家里全方位打扫一遍,她弄了半天都没弄完也没弄多好,最后还是妈妈回来弄的,可把自己累坏了,当即赔笑道“我这还差得远呢,老爸你都还英颜未改,一如既往的大帅哥,我哪能就成小大人呀”。一家人都给让她说乐了。

吃完饭后肖爸爸提议说一起出去散散步,消消食,肖企本来想窝着看会电视,毕竟明天正式开学后上完晚自习回家就挺晚了而且妈妈肯定也不会让她看电视,但又觉得好不容易一向只约老妈散步的老爸的邀请太难得了,脑子迅速纠结一秒就决定去散步了。

傍晚时分,在屋内没什么感觉,但出去就明显感觉比白天冷了很多,肖企紧了紧新舔的外套。外面的公路还是泥路,很久以前就说要改成泥青路,但迟迟没有动作。晚间车辆很少,略有微风拂过,地面的泥尘就静静附在地面,安静得就像睡着的孩子,夜色降临,不远处街道上隐约能看到几缕闪烁的光。被爸爸牵着,妈妈签着弟弟走在前面,妈妈的背影好美,弟弟好可爱,侧头能看到爸爸新长出的一点胡渣,肖妈妈在说肖企小时候的事,肖爸爸偶尔插话说说自己和女儿对比,肖企静静地听着自己和爸爸的黑历史,听到好笑处就哈哈大笑,心里不禁嘀咕,还好来了,比看电视好玩多了。

不知道说了多少傻事笑了多久后,肖爸爸突然说,“小企,小祎,我和你妈妈商量过了,现在小企上初中,不久后就念高中了,附近活不是很多,经济状况不是很好,我打算去广州你舅舅那看看,你们在家要好好学习,听你妈妈的话,要是我听到说我最爱的老婆大人在家被小屁孩欺负的话,我回来可是要加倍奉还的”。说着爸爸就望向妈妈,妈妈也在看爸爸。“你我都能治,他俩算什么事”妈妈看着爸爸笑。肖企觉得不用交学费也没有谁突然胃口大涨要吃多少,家里东西都是好好的也不用换新,她想不明白为什么收入就要不太够了,但爸爸做事从来都有自己的考量,她没问为什么,只是说“老爸你放心吧,我们会好好学习的,至于欺负老妈,你也不看她是谁家夫人,我们哪敢呀”,一如既往轻松地说。虽然她想不明白但她想爸爸肯定还有很多话要和妈妈说,然后肖企就说要回去收一下东西早点睡,明天就开学了。

年少时想不通就不想,没兴趣就不去在意,自成一片天地。肖企似乎没有被即将到来的别离影响,自顾自踩着小碎步走着时不时嘴里还能蹦出几句儿歌。走着走着,无意识又似有意识的晃眼一瞥,肖企发现不远出的路旁有一坨黑影,怪吓人的,正当她犹豫着要不要冒险走过时,她听见了抽泣声,一个男生的声音,断断续续,若有似无,很压抑的哭泣。是前面黑影发出的,肖企听清了,应该是个小少年吧,肖企也听过弟弟哭,是大声大声的,发泄式的。而黑影的哭声却是隐忍的,她上前了几步,隐约听到有“我会好好学习、我乖、你什么时候来接我”之类的话语。肖企不敢走了,她明白这不是弟弟那种几颗糖就能哄好的了,她不敢上前,她还没有真正见过电视剧里的那种悲伤,但她觉得她今天应该是见到了。没过一会儿,黑影动了,好像是个穿衬衣的少年,边走边抹脸,应该是在擦泪迹吧。肖企想或许电视里的那些悲伤一直都有,只不过以前没有遇到或者遇到也未能理解。

可惜在遇见我的时候他并不快乐,不然可能我们就是朋友了。肖企惋惜的想到。或许我应该更勇敢,悲伤或许不如想象中强大,或许我还不够快乐到战胜悲伤,或许我不够自信,后面的一路肖企都在想她到底为什么没能上去给人以安慰哪怕一个简单的拥抱。

遇见他的时候他并不快乐,下次遇见的时候要分给他快乐。她想。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