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眼角眉梢

第三章 琉璃月哪有你好看

眼角眉梢 石斑 3152 2017-04-30 22:38:51

  初秋天亮还是有些早,早上七点天已是大亮了,清晨还是有些凉意。

妈妈说了她今天要去打零工让肖企自己拿了钱自己去外面买东西吃。肖企起床洗漱拿钱背包关门一气呵成,她到早点铺子的时候那里已经有好几个同学在排队买早餐了,她买了一个包子,一袋豆浆边走边吃,包子是刚出炉的,还冒着热气,肖企吃得心满意足。

到教室的时候大多数同学都到了,大家都自觉的在看语文课本,肖企发现大家都是坐的昨天的位置,她也就回到自己位置,然后她突然反应过来昨天就只有她左上方还剩一个空位,那岂不是那位新同学只能坐那了,肖企自己都不明白这种庆幸心理怎么回事。

肖企刚刚吃的早点很热,再加上又走路爬楼的,她觉得浑身发热,额头都冒出些汗珠,她拿个本子边扇风边看窗外,办公楼后面在建新的教学楼,据说还有两年就完工了,肖企想再过两年她们就能搬进新的教学楼,到时候可以看到初一初二的学弟学妹,可以认识很多很多的人,有很多很多故事,事实上后来她都记不太清自己认识了些什么人又发生了些什么故事,她记得的大多都是关于一个人的。回神的时候人都差不多到齐了,罗远逸和那个少年还是没有来。终于快打上课铃的时候,他们进来了,罗远逸指了指肖企的左上方的空位,示意那个新同学到那去坐。因为昨天大家都做过自我介绍了,虽然不能认清每一个人,但突然多出一个新同学还是很容易就能发现,然后那个少年就在大家明目张胆的打量的目光下走去了那个位置,到肖企前面的时候看了她一眼,但肖企没有看到。

正式进入早读时段大家就都放开声音读了,教室立刻就热闹了起来,肖企读了一会儿就不想读了,就静静地翻翻其它的课本,然后她就听各种各样的读书声,分辨着是谁谁谁的声音,听了一会儿她没有听到那个男生的声音,他抬头看了看,只能看到他的侧脸,还有他微动的嘴角,肖企想他应该是在读书的,但其它同学声音太大了就给遮盖了,她突然就想大家小声点就好了。

第一节正课是语文,直到班主任石老师进来了她才反应过来他是交语文的,但她记得有个人给她说过石老师教历史教得很好,她还以为他是教历史的的,但是后来的学习中她算是深刻体会到了什么叫文史不分家,老师总是讲着讲着语文问题一会儿就扯到了历史问题上,连带着她们班的历史成绩也是名列前茅。

石老师进来就公布了初选的班委名单,罗远逸是班长,陶李是体育委员,依依是数学科代表,文艺委员是谭佳佳,这个女生肖企认识,因为她小学六年都是雷打不动的三好学生,成绩好就算了偏偏人还长得漂亮,成绩好人又漂亮就算了偏偏她还什么都会,唱歌跳舞画画就没有一样不会的,每次美术课老师都要拿她的画到班上传阅,每年六一儿童节她都有上台表演不是唱歌就是跳舞,有时候其它班表演人数凑不够都请她帮忙,而且据说她很单纯待人友善,反正肖企就是只听到过赞美她的。其它有几个班委肖企没太注意,最后老师说以上的都是根据大家的小升初成绩以及自我介绍之类和他的了解初步定的,但是还有一个英语科代表没有人选,让大家毛遂自荐或者推荐也行,就是先选一个收发作业带领早读的同学,大家都沉默了,没有人举手也没有谁推荐,肖企看到有几个跃跃欲试的同学,但老师问最后一遍的时候都还是没有举手,之后老师就是既然没人来的话那我就随便点一个好了,“那就那位未来的企业家,肖总吧”,老师半开玩笑半认真地说,然后肖企看到同学们都笑了,只有那个少年面无表情。“那我放弃了我的公司来当这个科代表工资可是很高的哦”肖企开玩笑的说道。从那以后“肖总”的名号可是稳固了,虽然最后她也没能成为企业家,但即使毕业多年后老同学遇到也还是叫她高总,搞得的同事些都以为她是个隐形富豪,工作只是单纯消磨时间罢了。

班委风波过后老师才后知后觉的说我们班又来了一个新同学,让他上台做一下自我介绍,小时候大家对新事物都是满怀好奇的,他上台的时候掌声很热烈。“大家好,我叫刘黎睿,是上桥县的,现在转学到这里,谢谢大家。”他没有看大家,盯着讲桌,声音低低的,肖企座位隔太远了,没太听清,她就听到个“琉璃月”,她以为他名字就是这么读的只是字肯定不是,课间一定要问清楚,肖企想。

奈何天不如人愿,不,应该是人不如人愿。每次刚下课肖企就想去问他名字到底怎么写的,但他一下课就睡觉,放学就走,完全不带一丝逗留的,肖企都要急死了,她也不知道她为什么非要急着知道他名儿怎么写。中午上课的时候太阳又闷出来了,渐渐地变得明了。琉璃月中午课间休息也在睡觉,肖企就想不明白了,这个琉璃月是属猫的吗,夜间活动白天睡觉。肖企没事做和旁边的人也不太熟悉,她就看琉璃月,阳光透过窗子洒在他脸上,但他像感觉不到似的,睡着一动也不动,他本来就很白,再加上光照,看起来就更白了,白得炫目。

晚间英语老师让肖企按座位排列写一份名单上去,她上课提问方便些,也能更好地认识大家,显然前半句是真话,后半句就有待商榷了。这下好了,可别提肖企心里有多乐了,终于能光明正大问琉璃月名字怎么写了,到时候一定要嘲笑他名字怎么像个女生的一样,肖企想。

一下课肖企就火急火燎的去登记名字了,每次大家都要说“肖总辛苦了”,肖企忙着写名单,就随意打打马虎眼嘻嘻哈哈就过去了,但到陶李那里他就不得了,非拉着肖企扯这扯那的,肖总长肖总短的,两人闹了好些时间,然后刚刚登记到琉璃月的时候就打铃了,没有办法肖企就写了个小纸条递给他,“琉璃月,你名字怎么写的呀”。她用笔戳了戳他,他一脸淡漠的转过身,接了,然后看了看。什么琉璃月呀,肯定不是问他吧,应该是问他前面的女生。然后他就把纸条往前面递了。

肖企看他盯着纸条看了好久都没动作,心里各种急的时候他居然还把纸条递出去了,肖企都要气死了,然后就又戳了戳他,让他把英语课本借肖企用一下,他看到肖企的英语书就在桌上摆着,对她的行为有些不解但还是借了,然后他就看到肖企翻到封面页,把他的名字誊抄在座位表上,刘黎睿突然反应过来刚刚说的琉璃月就是他,他有点生气,琉璃月一看就是女生的名字,他觉得肖企肯定是故意的,但当他看到肖企认认真真誊抄自己名字的时候,特别是他名字笔画挺多,看起来挺复杂的,肖企几乎要看一眼写一笔,他突然就不气了,还觉得有些好笑,他也就低低的笑了,很轻,但他自己知道。反观肖企,一直以为刘黎睿叫琉璃月,看到名字的时候尴尬死了,特别她刚刚还很生气,又问人家借了课本,她就想埋头慢慢的把名字写完等他转过去了让前面的同学把书给他,肖企写完后觉得刘黎睿肯定已经转过去了,她就抬头打算让前面的同学递一下,结果她看到刘黎睿一直在看着他她,肖企一尴尬就容易脸红,然后她的脸就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红了,像个番茄。刘黎睿见她这样更起戏弄之心,就对肖企说,“同学,这个字读rui,四声,不是yue,不过我也不知道是不是多音字,但是我的名字里读rui。”刘黎睿说得很轻,是对着肖企说的,旁边的人没太听清,但肖企听得清清楚楚,她都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了。刘黎睿拿了课本转过去了。

下晚自习的时候天都黑尽了,但是路灯都是亮着的,从教室门口往街道上看,一闪一闪的,灯下三三两两的行人。天空中有几颗星星和一轮不规则的月亮,袁依依最先看到就问肖企和袁晓月这是什么月啊,“琉璃月”,肖企愤愤的说,她还对之前上课的是耿耿于怀,袁晓月和袁依依不明所以,身后突然传来刘黎睿的声音“原来这就是琉璃月呀,也不怎么样。”罗远逸在他旁边很不解,“你怎么知道这是琉璃月”。刘黎睿没有说话,肖企不知道他们在后面,但依依和晓月一副看好戏的表情,“是不怎么样,哪有你好看呀”。肖企撇嘴说道,然后大家也都嬉笑着回去了,刘黎睿后来也没再说话,像是在思考肖企说的是真话还是玩笑。肖企说的是真话,她真觉得琉璃月没有刘黎睿好看,但只有她自己知道。

那轮琉璃月慢慢的变形了,不知道变成了什么月,后来又越来越小,在寂静的夜里逐渐消失。但少年的疑惑一直都在,很久很久之后才解开,久到他不提肖企都快忘记这茬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