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天御九方,圣临南门

第5章:神尊降世

天御九方,圣临南门 顾三分 2464 2017-04-28 21:37:48

  南门玦此刻正专注为九方域疗伤,九方寻强撑着虚弱的身子倚在一旁,她察觉到兄长的四肢由颤抖转而僵化,脸色发青,憔悴不堪。而南门姐姐的额上渗满了细密的汗珠,她的灵气与兄长体内的混乱真气冲撞着,使她全然无法静心汇力。

“南门姐姐,你怎么样?”南门玦嘴角溢出血来,她难以想象阿域中毒如此之深,就像一道阵法,封住了他的身体,由不得外界任何力量介入,任其覆灭。

“我并无大碍,只是不知此毒解法,形势紧急,医治的时机耽误不得,我前去南门宫求仙草以护住心脉,阿域就交给你了。”南门玦故作无事地撷去血迹,九方寻点点头,望着她匆匆离开的步伐,心里涌上暖流,对昏迷的九方域心语道,“兄长,哪怕不记得寻儿,也不要忘记南门姐姐。”

南门玦在门旁微微驻足,一瞥间,一个黑色身影一闪而过。

九方域的身体微颤,却又似火一样灼烧。九方寻伸手覆上他的眉心,不由一震,兄长怎能忍受如此高温的折磨,她为他抚平深锁的眉头,“兄长,寻儿去灵泉取神水,缓解你的痛苦。”

南门宫中,气氛异常紧张,仙草被南门族视为极高的地位,集天地精华和悉心照料而成,百年得以摘取一株,以供族长精进功力之用。南门玦深知仙草的重要性,但与此同时也更加坚定了她的信念。“族长,我今日前来,只为求取仙草一株。”堂前肃穆,她毫不畏惧地抬起头,直截了当点明来意。

“所为何用?”族长名曰万舟,鹤发童颜,南门玦曾经怀疑他是否偷练了禁术,得以维持百年容颜不变,但由于他资历深,返老还童之象亦不是毫无可能,这种顾虑也逐渐打消。

“九方域中毒已深,我前来求取仙草,为他疗伤。”南门玦态度坚决,令在座的长老们颇为不快。

“你可知,这其中的利害纠葛,作为族长的内侄,你将来有望担当重任,怎可在是非间辨别不明。”长老的语气看似语重心长,但其中蕴含的深意南门玦却再清楚不过。

“我自是不知,还望长老明示。”南门玦怀着叔侄之辈的敬意,碍于对万舟族长的尊敬,隐忍着怒火与他对峙。

“如今大局已定,形势已明。神尊之位归于毕方是众神皆知的事情,我们南门族若倾仙草前去搭救,难道不会被众神看作叛变吗?”长老深思熟虑的模样让她格外反感,口口声声的行侠仗义难道就是视九方一族的兴亡于不顾吗?她无法容忍,亦难以接受。

“我南门族的使命自上古以来,便是护九方一族周全,还望长老正视自己的身份地位,万不可逾越了本分。”南门玦字字铿锵,令长老面红耳赤,“你这话,是为对长老的大不敬。”他无言反驳,只得转移了话锋。万舟长老只微笑着,缄默不言,他知道南门玦的性子,她的倔强,岂是会被几句争执而左右的。

“南门玦无意冲撞了长老,只是就事论事罢了。”她傲气不减,万舟族长突然神色一冷,“玦儿,你竟然使用调虎离山之计?”可是已经来不及了,白虎来到南门玦身边,它身上明显布满了伤痕,面色凶狠,嘴里含着一株闪着微光的仙草。

长老下意识地展开攻击,南门玦只手一挥,迷香便充溢在堂内,这是前些时日双舞送与她的,没想到果真派上了用场。“你……!”长老不甘地晕了过去,南门玦虽心怀歉意,但此时更重要的,是阿域的性命。

灵池在无妄殿的后院,九方寻蹒跚着步子来到一片云雾中,虽曰灵池,其实只是一口古井,其上蒸腾的水汽喷薄而出,想要取得此水,必先经历切肤侵蚀之苦,以此考验取水人心诚与否。九方寻已无力掌控灵力了,她一咬牙冲入院内,高温的灼烧加之切肤之痛,让一个弱女子如何承受得住,她面部抽搐,脸色发青,一寸一寸拉曳着井绳,直到看见桶中散发雾气的灵水,她心满意足地笑笑,再也支撑不住倒了下去。

一簇花瓣流转于空中接住她柔软的身体,把她带离于此,双舞用手抚上她的额头,“傻寻儿。”她想有南门玦在,九方域应该不会有大碍,便专心地为九方寻运功疗伤,温柔的花香消除了狰狞的疤痕,双舞欣慰地微笑。

九方域只感觉脑海中一片混沌,他想尽力睁开眼,可被一股,莫名的力量牵制住,尽管潜意识里已生困顿,他毅然决然和那股无形的力量抗衡,大殿之上毕方企图篡位,苍戾咄咄逼人,还有那不容小觑的孤。片段虽零散但也历历在目。突然,空间开始彻底扭曲,清晰的身影顷刻间化为泡影,阿玦焦急的目光,寻儿担心的眼泪,都消散不见。他感觉自己堕于无尽的暗夜里,翻覆寻觅光芒却被暗流吞噬,禹禹前行于一片未知空间中,他愈发看不真切眼前的自我。

突然,他睁开眼,此刻的他只有一个信念。

艰难地抬起手,在虚空中写道,“我,九方域,神界神尊,初登尊位,火神毕方谋逆,以小人之计夺去尊位,伙同苍戾,心怀不轨,听命于毕方的孤,深藏不露,实力深不可测,定要万般小心应付。风神敖浪与花神双舞,已表忠心,尤为可信,其余长老皆是哗然,不可与其共议大事。独妹九方寻,不谙世事,性行纯良,要备加宠爱保护。”

金色的字符跃动着,他闭上眼,像是在努力回忆着什么,“生命中唯一的守候,我倾其一生只求护她周全无恙,阿王……”如同美玉残缺一角,那玦字竟为来得及写下最后四笔。九方域的手无力地垂下,安然地平躺于榻上,似乎一切从未发生过,只是回光返照罢了。

而在他的意识深处,一切已开始转变,深不见底的黑暗压得他喘不过气来,而又有一束光,漫漫孤独中唯一的一束光,浇注在他的心田,像是有了信念,他从腰间拔出九荒剑,对着虚空斩下,被撕裂的口子顿时化为一片白光,白得森然,空寂,不加任何杂质。

南门玦给九方域喂完药后,只感觉一阵凌波将自己震开,她不顾及伤势欣喜地去察看他是否好转,只是她却愣在了原地,她一味地否定自己的感觉,肯定是由于自己过于紧张,导致判断失误。

阿域,怎么会停止了呼吸?

喧嚣的埃尘,在瞬间化作虚无,一片黑暗之后,心中曙光盛放开来,迷离的眼神,离开了那些未知的幻影,缓缓地张开,视线回落到了温柔的光芒中,那些景象,一下子飞散开去,与梦境一同消失了。清澈的风掠过容颜,昭示着又回到真实的彼岸,双眸中都是异影的流动,苏醒在流逝的虚幻之后。

白衣黑发,飘飘逸逸,不扎不束,微微飘浮,衬着悬在空中的身影,直似神尊降世,他的肌肤上隐隐有光华流动,眼里闪烁着一千种琉璃的光芒。不怒而威的气势,堪称绝代风华。近在咫尺的距离,却好像隔了永生,南门玦惊得失声,欣喜她终于醒过来了,可又感到不安,似乎哪里变得不一样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