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华愔奕

第十九章 凤淑之死

华愔奕 渡丰 1166 2017-08-05 15:32:53

  “姨娘,我爹娘她们。。”

  “我知道,这。。唉。”

  “您可知皇上开出的条件是什么?”我看着菱妃欲言又止的样子必定是知道些什么。

  “皇上说,只要你愿意与寒人联姻,便放了你养父母。可我是无论如何都不会让你这样做的!”菱妃激动地握住我双手。寒人?虽没怎么听父母讲过,但偶尔还是会听到街上的人私下里谈论。寒人居于我国以北,气候寒冷之地,中原之人去了那里,体质好的许能适应,而娇弱的女子一般撑不过两个月。所以每隔十年一次的联姻成了季国最为为难的事情,今年是季璠篡夺王位后的第一个十五年,季国得交个人,但奇怪的是,十四年来后宫只出男孩,今年第一个女娃娃出生,这人不好交。但寒人战斗力极强,季璠怕是担心他们会趁机打过来,毁了他这个刚登基的皇帝!

  “姨娘,养育之恩大过天,我虽不是他们亲生的,但这人我是一定要救的,所以。。。”

  “容儿,你可知这些年来我每每闭上眼睛想到的是什么?你生父生母倒在血泊里的场景!那日宫宴,达官贵人都在皇宫里,我极想先见你,就先于季璠来到皇宫去找你母后,当日晌午,一群士兵浩浩荡荡的闯了进来,为首的正是季璠,他一把将我拉过,一个杀无赦仿佛震聋了我的双耳,赫然看向他,竟是一脸的冷酷无情,然后士兵们一个比一个凶狠,我就那样眼睁睁着看着一刀划过凤淑的脖子,鲜血四溢,她为了挡住那群叛兵,硬是拿手捂着脖子,用尽了力气去站着,可她就是个弱女子啊!那些个拿着刀的畜生一刀一刀的捅过去,我叫他们住手,可没有人。。没有人听到我的声音,一群群畜生!”菱妃用颤抖的手有一下没一下地抹着眼泪,流的太多干脆就不管了,直直地看着我,撕心裂肺地说着,“季王抱着你一路狂奔,后来那群畜生走了,我摊在地上,爬到你母亲旁边,全是血,一身鹅黄色的裙子被染成血红血红的,她的眼睛就那样毫无生气地看着天,我抱着她,想扶她起来,可她一点也不听话,动也不动,凤淑啊,妹妹在这儿,你回来啊!我突然想到季王,赶紧去找他,没多远,就在宫宴厅后面,可你不见了,活不见人死不见尸,我想把他们葬在一起,可。。可。。”菱妃终是撑不住了,瘫坐在地上,拿手帕捂住了脸。

  宫廷政变,古往今来数不胜数,可第一次听到如此详细地描述,着实吓傻了我。惠安小心扶起菱妃,让她坐下。“菱妃日日噩梦,醒来就念着凤淑皇后,更是让人没日没夜地找你,唉。”

  我回了回神,“菱妃,已逝之人就让他们安息吧,若你日日念着,他们也不能放心地走,这时间久了不就成了孤魂野鬼了?”

  “华容公主!”惠安略气愤地打住了我。

  菱妃一愣,“容儿,你怎会这样说?”

  “菱妃,我不是华容,也不是上陵将军的女儿,我是容愔,有个哥哥叫容泽,父亲容珂,母亲李薏,如今他们有难,我必须救。感谢季王和凤淑皇后生下我,也感谢菱妃这十几年来煞费苦心的找我,可事实是,凤淑皇后和季王已经逝世,我一家苟活到现在,我已经失去过父母一次,您难道还要我再失去一次父母么?!”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