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隳天志

第四章:帮助

隳天志 倩计义 1019 2017-04-30 14:55:56

  “姐姐,你有没有什么办法可以让他醒来?”殷潼忙问道。

郭湘敏点了点头,眉毛微微上挑道:“办法有是有,可是......”

“可是什么呀?”殷潼急了,“只要有办法不就是了”

郭向敏又摇了摇头,叹了一口气:“我云阳门有一种法器,名曰‘圣洁明珠’,这颗珠子有着神鬼莫测之力,既可呼风唤雨,又有着回天之术,但是这颗珠子却为我师父拥有,也不知师父肯不肯?”

“是大名鼎鼎的逍游峰真人么?”殷潼问道。

“没错。”郭湘敏点点头。

“既然人们皆称他为‘真人’,那他不应该为天下苍生而着想么?更何况,你们修仙弟子不就为保护天下人而存么?”殷潼铿锵有力地说道,他从未说过这么一番发人深省的语言。

郭湘敏沉默了。确实,她才入逍游峰门下之时,师父也对她说过:“我们修仙门派,修的不仅仅是仙,修的更是德。以德服人,倘若修仙弟子无法做到这一点,即使修为再高,也无济于事。”

“是啊,修的不仅仅是仙,亦是德。”她小声嘀咕,又抬起头来,对殷潼说:“小弟弟,你所言不虚,我修仙弟子,就因为天下苍生而着想,我想,师父他一定不会见死不救,我们现在就上云阳山吧。”说罢,拉起殷潼的手,抱着刘炅,缓缓向山上走去。

几个时辰后,晚霞染红了天边,无琳村的人们,随着乌鸦的叫声,也皆回家了。

“刘大爷,您可看见了我那殷潼孩儿?”殷潼之爹殷常走进刘炅家,焦急地问刘炅的爷爷。

“没有啊,我那刘炅孙儿也没回来。”刘爷爷摇摇头,又道,“他不是和你儿子在一起吗?”

殷常摸摸脑袋,满腹狐疑,脸上拧成一个疙瘩:“你说该不会是他们两个人误入云阳门,被云阳弟子抓起来了吧?”

“不可能。”刘爷爷一口否认,“要不我们找几个壮汉来找一找吧。”

“好。”殷常应了,便去找人了。

再说郭湘敏带着殷潼与刘炅二人上山后,便让殷潼抱着刘炅在外面等着,自己先进凌瑕堂。

这凌瑕堂乃云阳顶的主堂。郭湘敏走了进去,就见逍游峰背对着她,站在面前不下五尺之地。

“师父。”她拱手道。

逍游峰听见郭湘敏的话声,转过身去,微笑着问她:“湘敏,你此次下山可发现魔教妖人有何异常行动?”

郭湘敏放下手道:“回师父的话,弟子此次下山,未曾见到魔教妖人有何异常。但弟子却见到了神龟谷的彩蚺在攻击两个孩子,弟子便切掉了它的尾巴,救出了那两个孩子。”

“那两个孩子没怎样吧?”逍游峰又问道。

“这......

“怎么呢?”逍游峰收敛起笑容,赶忙问道。

过了一会儿,郭湘敏才缓缓说道:“其中一个并无大碍,但另一个却为了救他的朋友,而被彩蚺用尾巴抽了一鞭,经脉被震断,已危在旦夕。”她的声音愈来愈小,直至听不见。

可为等逍游峰说话之时,郭湘敏又赶忙道:“师父,弟子听闻师父有一颗‘圣洁明珠’,他有着令人回天的作用。”

逍游峰听到这儿,才知道,原来郭湘敏的目的就是圣洁明珠,便冷笑了一声:“所以你就想......”

郭湘敏双手抱拳道:“弟子恳求师父能用圣洁明珠,帮那个孩子醒来。”

“胡闹!”逍游峰大喝一声,“圣洁明珠其实你说用就能用的,郭湘敏,你未免太天真了,太胆大妄为了吧!”

郭湘敏赶忙一膝下跪:“师父,我们修仙门派不就是为保护天下苍生,造福于黎明百姓而存的吗。弟子入门之时,师父不就告诫弟子,要以德服人,师父,难道您忘了吗?”

逍游峰背过身子名,叹了口气:“一个人与一群人,孰轻孰重?”

“有了人才有家,有了家才有乡,有了乡才有江山,所以,师父,一个人更为重要。”

“郭湘敏,你竟然敢于你师父顶嘴,真是大逆不道,你可信我用门规处置你!”逍游峰怒气冲天,如一只活生生的狮子,转过身,对郭湘敏大喝道。

郭湘敏却无丝毫畏惧,又说:“倘若师父不肯答应,弟子愿长跪不起。”

“你......”逍游峰一时气愤,指着郭湘敏,脸都气红了,竟一时说不出话来。

此时,一位美妇从后堂走出来,这便是逍游峰的妻子——苏合香。

“怎么了,游峰,怎么这么大声?”苏合香疑惑不解地问,当她见到跪在地上的郭湘敏时,又望了望满脸怒火的逍游峰,对郭湘敏说:“湘敏,你为何跪在这?快起来。”

“给她跪着。”逍游峰朝苏合香吼了一声,便怒气冲冲地走进后堂。

苏合香扶起了郭湘敏,问他事情的缘由之后,才语重心长地对他说:“湘敏啊,这件事怪不得你师父。”

“师娘,难不成一个人的性命,还低不上一颗珠子吗?”郭湘敏疑惑的问苏合香。

苏合香不肯说,但只说了声:“我尽量想办法,让你师父将‘圣洁明珠’借你一用,回去早些歇息吧。”

郭湘敏道谢后,也走出去了。

凌瑕堂外,殷潼一见郭湘敏走了出来,上前问道:“怎么样?”

郭湘敏摇摇头:“师父不肯借,师娘正想法子劝他。”

“啊?”殷潼丧了气,“那该如何是好?”

郭湘敏耸耸肩:“你们现在回家也太晚了,我让吴师弟与杨师弟带你二人挤一挤,明天再想办法吧。”

“好吧。”殷潼有力无气的应了一声。

在山腰,一群壮汉正在左找右找。他们在找谁?他们正在找刘炅。

“刘炅!”“殷潼!”叫喊声此起彼伏。

殷常也在当中。

突然,一阵狂风呼啸,将周围树木吹得摇摇欲坠,吹得这些壮汉脚下不稳,有的人直接被卷入空中。殷常大呼:“快抱住树干!”众人赶忙找到大树抱紧。

“咝咝咝咝”,竟然有蛇。

又是几声惨叫——“啊”

殷常抬起头,却见几条彩蛇正盯着他,还朝他吐着信子。

闭上双眼,一切都结束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