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隳天志

第六章:痴情

隳天志 倩计义 2188 2017-05-01 13:33:14

  逍游峰怒气冲冲地走出了阳真殿,又怒气冲冲地走进了凌瑕堂。一坐下,就“哼”了一声,狠狠地往桌子上一拍。

苏合香见丈夫如此生气,走到他面前坐了下来,拍了拍他的后背,轻缓的说:“好了好了,你不说我也知道了。确实是湘敏干的,是她请师兄们来劝你借珠子一用——游峰,都十几年的事情了,你还不能放下她吗?当你一剑刺死她的时候,你就应该放下她,难道你不能......”

“够了!”逍游峰又狠狠地拍了一下桌子,大怒道。又站起身道:“我想一个人静静。”说罢,便走出堂内。但恰巧,郭湘敏正想去凌瑕堂问师娘事情进展的如何,却见师父满脸怒火的从凌瑕堂走出来,就知道事情搞砸了,还让师父知道了是自己的所作所为,定让少不了一顿责罚。便一不做,二不休,走到逍游峰面前,惭愧地低下头道:“弟子有罪,请师父......”但“责罚”二字还未脱口,只见逍游峰回了一挥手:“也罢也罢,这件事也不完全怪你,为师尽量想法子帮那刘炅一把,你先下去吧。”说罢,还是头也不回地走了。

郭湘敏一边回头望着逍游峰远去的背影,一边暗自嘀咕:“师叔他们究竟说了些什么,把师父愁成这样?”

当她走进凌瑕堂之时,见苏合香在沉重的叹气,拱手道:“师娘。”

苏合香见郭湘敏来了,便想把过去的那些事告诉郭湘敏,他说:“湘敏,你可知你师父为何不肯将那‘圣洁明珠’借那孩子一用么?”

郭湘敏摇了摇头:“弟子愚昧,不知为何?”

苏合香又道:“你坐下,我慢慢的和你讲。”

够湘敏便坐在椅上,苏合香也坐了下来,想了一想,便开始说了。

“当年我与你师父,以及你的众师叔师伯皆拜在恩师傅天阳座下,当年的云阳门,是没有如今的七脉,而在我们师兄弟当中,你师父是最勤奋练功的弟子,由于他十分勤奋,所以恩师十分器重他,将自己的仙剑——破天剑赠给你师父。”

郭湘敏也知道:这破天剑,顾名思义,有着破天之力,是一柄无可阻挡的仙剑。

“我云阳门有一个规矩。”苏合香又说道,“凡是玄元无极道修炼到玄妙第五层,皆要下山历练一番,也好找齐修炼法宝的材料,而我们当中,只有你师父一个人修炼到那个境界,于是,我师父便让你师父下山历练一番,他让我在山上等着她,当时我二人并未成亲,他说等他回来,我二人便成亲,我也答应了他。”

“那后来呢?”郭湘敏又问道。

苏合香喘了一口气,喝了一口茶:“后来他便下山了历练去了。可是他一下山,又遇到一个女子,这个女子可以说是有着‘倾国倾城之容,闭月羞花之貌’,你师父一见钟情,深深地喜欢上了这个女子。后来,你师父便在那个女子的必经之路上,假装中暑昏倒,那个女子心地也十分善良,便将你师父带回家,一心一意的照顾他。”

原来师父还是个多情的种子。郭湘敏低下头,心中想道。

“待你师父醒来之后,见到那个女子,便知道自己的计划成功了——当时他完全忘记了答应我的诺言,竟一厢情愿的喜欢那个女子,那个狐狸精!”说到这儿,苏合香仿佛在吃醋,又仿佛十分气愤,“后来,不知什么原因,一大群魔教弟子竟然闯进了那个女子的家,一眼便认出了你师父,便不由分说的把你师父绑了起来。”

“师傅的修为那么高,还佩破天剑,怎么可能打不过一群魔教弟子呢?”郭湘敏百思不得其解。

苏合香摇了摇头:“当让不是,你师父把手一挥,这云阳山都能被他震动,他只是怕那个女子知道了自己的身份后,从而知道自己是在演戏骗她,可你师父是真心实意的喜欢她,又怎舍得失去她,更何况那个女子在与你师父相处的过程中,也逐渐产生了感情,可你师父并不知道,那个女子,乃魔教五大教之一的夜合教教主,名叫‘杨珍’,那杨珍待那些魔教弟子将你师父带走后,便想办法搭救。”

郭湘敏素知:夜合教弟子皆是女弟子,皆是巾帼不让须眉,堪比男人,但听见师娘说师父喜欢夜合教教主,不由得大吃一惊:“什么,师父竟然喜欢一个女魔头?”

苏合香没搭理她,又道:“杨珍想好对策之后,便假装徐风教弟子,欲与朕灭教联盟,却在暗中找到了你师父,并且将他救出,但不幸的事情依然发生了。”说到这儿,她的速度有些加快,“朕灭教教主张天渊发现了杨珍的诡计,便欲杀了你师父。杨珍不好动手,毕竟张天渊也是总教教主,只得舍身为你师父挡了一剑,便昏迷了过去。你师父一气之下,唤出破天剑,仅用一招,便消灭了当前的所有魔教弟子,带着杨珍便离开了。二人感情越来越深,杨珍也换了名,你师父也换了名,后二人竟然私自成亲,以大树为高堂。”

“那后来......”

“后来我师父让你师父回山,二人恋恋不舍,杨珍将自己的一颗珠子送给你师父,说‘见珠子如见人’。六年后,我师父也因一次正魔大战而逝世,由你师父接掌云阳门,而你师父一直认为正魔不两立。直到有一次,一位妇人上了云阳上,师兄弟们皆问‘杨教主,您上我云阳山有何贵干?’你师父一听他们说杨珍是魔教教主,也有些不敢相信,可经过大家的证实后,确认了他是杨珍教主,便让她赶紧下山,休逼自己出招。而杨珍也已知晓,当年她深爱的那个男人,就是如今的云阳掌门,可杨珍又怕你师父嫌弃她,第一句话就是问你师父还喜欢她么?你师父恼羞成怒,拔剑就要杀杨珍,可你那叶继师叔却让杨珍把话说清楚。于是,杨珍便把六年前的事情一口气说出来了,正当众人惊讶之时,你师父就一剑怒杀了杨珍,杨珍死的不明不白,而她死后,也死不瞑目。”

“由此说来,圣洁明珠就是杨珍的遗物了,师父之所以不肯借,是因为师父还深爱着杨珍。”郭湘敏恍然大悟,用手指着下巴,笑道。

“没错。”苏合香点点头,但她的眼眶也有些湿润。

“原来师父还是这么痴情。”郭湘敏站起身,背过身子,小声嘀咕。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