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隳天志

第九章:入门

隳天志 倩计义 3006 2017-05-05 22:24:30

  两个孩子还在无休止的号啕大哭,眼前的熊熊大火无情的吞噬着无琳村的一切,这一切,就是地狱,恐怖,很恐怖的人间地狱。

天空中的浮云聚集在一起,天边也起了愁云;鸟儿也在凄惨的悲鸣,仿佛在诉说着这两个不幸的孩子的悲惨事件;一阵冷风刮过,就犹在两个孩子正在滴血的伤口上撒了一把盐,变得更加痛苦。

郭湘敏不想在看下去了,更不愿再听下去了,他脑子里一道灵光闪过,便忙走到二人身旁,蹲了下来,问道:“你二人可想知道这一切事情的主谋是谁吗?”

“姐姐,究竟是谁干的事,我一定要找他评理。”殷潼猛然抬起头,望着郭湘敏,眼睛中充满了一丝的愤怒,但看上去却格外的平静,犹如大海般。

“是谁?究竟是谁?是谁干的好事?倘若让我知晓,我一定要将他碎尸万段,我一定要让他不得好死,我一定要让他过的永无天日!”刘炅一声怒吼,犹如愤怒的狮子,怒吼声响彻整个山谷,仿佛震动了整个九幽地府。

郭湘敏素来胆大,但这次却听见刘炅这般如魔鬼般的诅咒,心中不免有一丝害怕,但很快又恢复正常,站起身道:“我师父一定会为你们作主,他绝对不会对这件事无动于衷。”

“此话当真?真人一定会为我们做主么?”殷潼站起身来,拭去眼泪,心中的痛苦顿时抛去了九霄云外,急切的问郭湘敏。

“当真。”郭湘敏点了点头,“快随我上云阳山吧,待我将这件事禀明师父后,他定然会为你们做主,你们就尽量放心吧。”

殷潼心中顿时没了痛苦,立即喜笑颜开。但刘炅一直跪在地上,以手掩面,还在不停地啜泣。

“阿炅,你别伤心了,你方才也听见了,逍真人会为我们做主的。”殷潼也蹲下来,拍了拍刘炅的后背,抚慰似的说道。

刘炅却把殷潼当成空气,对他的话自然也是置之不理。

“阿炅,你哭够了没!”殷潼对他大喊了一声,便欲拉起他的手就走。

刘炅并无做反抗,只被殷潼拖着走了,郭湘敏也带起路来。

路中,殷潼忽然看见一道橙光掠过天际,飞向那堆熊熊大火,便什么也不见。

莫名其妙的。

云阳山上,风景如画,恍如神仙所居之地。瀑布之水犹如从天流泻而下,那么清澈,那么纯洁;陡峭的山崖,从上而往下,仿佛一下子就要栽倒下来。树木丛林之中,亦是“留连戏蝶时时舞,自在娇莺恰恰啼。”如今三伏盛夏,“哗啦啦”的泉水伴奏着鸟儿的清脆的歌声,就是大自然在抚琴;高山流水,悬崖峭壁,郁葱树木,即使骄阳似火,也可谓是大自然在握笔吧。

殷潼被云阳山的倩景给深深的迷住了,他拉着刘炅,指着一棵大树,笑道:“阿炅,你看那棵大树好高啊,以前还以为是我们无琳村的大榕树最高呢,现在一见云阳山的那些普通树木,可真所谓‘有及而无过之’啊!”

刘炅并未搭理他,口中不停地嘀咕:“我要让他不得好死,我要让他不得好死。”刘炅双目无一丝神色,脸上还有些苍白,好像是大病新愈似的。

殷潼顿时也没了兴致,微微叹了一口气,脸上的笑容也完全僵住了,取而代之的是痛苦的神色。

郭湘敏连忙拉起他二人,笑道:“走吧,去阳真殿。”

郭湘敏让他二人先呆在外面,自己先进去禀明事情的一切。

阳真殿内,七脉首座已聚集在一起。逍游峰见郭湘敏进来了,便问:“湘敏,你带他二人下了山,那无琳村可是被屠?”

郭湘敏回头望了一眼身后,又回过拱手道:“回师父的话,确乎如此。”

“唉。”逍游峰叹了一口气,接着又道,“那他二人......”

“他二人正在殿外——弟子恳求师父收留那两个孩子吧,他二人的确太可怜了。”郭湘敏一本正经道。

“哈哈哈哈哈哈......”逍游峰大笑了一声,笑的郭湘敏胆战心惊:“师父莫不是不愿?”

未等逍游峰搭话,坐在一旁的叶继也忙笑着说道:“湘敏师侄多虑了,你师父要我六人前来,就是为了商议此对策的,哎,你快将他二人带来吧,我正巧想见见无琳村小才子与他的好友呢。”这叶继喜好生活,喜欢才子,整日嘻嘻哈哈,虽未如汪顶睎那样不苟言笑,但也一样怜惜苍生。

郭湘敏抬头望了望逍游峰,只见逍游峰微笑着点了点头。郭湘敏也便出去了。

一会儿,郭湘敏神色严肃的走了进来,殷潼站在她左边,刘炅站在他右边。

殷潼好奇的向四周望了望,这阳真殿里里皆是云阳弟子,皆身着云阳门的服饰。弟子们皆佩带兵刃,大多是长剑,坐着的那六个人更是气宇轩昂,与众不同,而六峰首座也皆望着他二人,仿佛他二人做出了什么大逆不道的行为。而在最前面,一人背对着他们,那人身长九尺,头戴纶巾,身披鹤氅,飘飘然有神仙之概,可他就是神仙一流的人物。

“弟子已尊众师叔与师父之命,将两个孩子带来了。”

逍游峰转过身来,那殷潼一见逍游峰,就像是见到了神似的,拉着刘炅的手就下跪,不停地叩首。

逍游峰叹了一口气,心怀怜悲的说:“可怜的孩子啊,快快起身吧。”

殷潼并未起身,他起头来,脸上显示出一丝悲哀道:“真人,此次我无琳村不知因何人被屠,恳请真人为我们做主啊!”

殷潼话毕,逍游峰便点点头,可他刚欲说话,便听见刘炅在嘀咕什么,仔细一听,才听见刘炅在无休止的嘀咕:“我要杀了他,我要杀了他,我咒你不得好死,我诅咒你!”

逍游峰的脸立马僵住了,浮现出的,却是一种厌恶,一种悲伤,一种憎恨,一种欲说又止的感情。其他六位首座也听见了,皆唏嘘不已。

“小小年纪,竟然有着如此般的戾气,真是孽根。”逍游峰也小声嘀咕着。随即将手一挥,二人眼前一片眩晕,便昏睡了过去。

“师兄,你将他二人弄晕——我们该如何是好呢?”叶继站起身来,问道。

“杀又杀不得,更何况我修仙门派岂能滥杀无辜,我认为,应将他二人收入我云阳门下,传其仙术,一来自保,不受外人欺负,二来也好守护天下苍生,不知各位师弟意下如何?”

“嗯,此计甚妙。”曾阳也站了起来,点点头,表示赞许,他又道:“我认为应将他二人分开拜师,以免日后互相遇见,想起当年无琳村之事,导致戾气深重啊。”

汪顶睎却不以为然:“曾师弟此言差矣,俗话说‘早做晚做都得做’,那他二人日后不亦是‘早见晚见都会见’。所以我认为,还是一人收他二人为徒,日后也好相互切磋,相互长进吗。”

“没错。”逍游峰表示赞许,“那——究竟谁收这二人为徒呢?”

众人一阵沉默。

汪顶睎手摸着下巴,佯装思考;曾阳靠在椅子上,闭目养神,还伸了一个懒腰,打了一个哈欠;叶继“呵呵”一笑,便昏昏欲睡;江婵却若无其事,因为紫薇峰只收女弟子,从未收男弟子的;天堂峰首座纪心旬却提出意见:“逍师兄,你的徒弟郭湘敏最先与刘炅、殷潼两个孩子相识,还与他二人有过救命之恩,也正说明了你与他二人有着宿缘,倘若你收他二人为徒,他二人定当感激不尽,以自己的行动来报答你,这样何乐而不为呢?更何况良师配佳徒,不亦悦乎?”

纪心旬话音刚落,众人又忙附和道:“就是啊,逍师兄,你不收徒,谁收徒,万一到时候你培养出一个以天下苍生为本的徒弟,到那时,白惊仙祖师岂不是可死而瞑目呢?”

经他们这么一说,逍游峰便有些心动,众人赶紧趁热打铁:“逍师兄,你云阳顶就十几个人,倘若有一天你为云阳献身,云阳顶又有谁来接掌,到那时,我们都老了,不中用了,云阳门岂不是又要衰竭下去,莫非你愿看到这样一幕么?”

逍游峰完全心动了,便装成一副勉为其难的样子道:“众师弟为我云阳门着想,我也不忍一再推辞,好吧,我就破例一次,将他二人收入我门下,不求斩妖除魔,但求怜惜苍生。”他又喊了声:“禹晞,抱着他们回去吧。”

一个魁梧的男子走了过来,拱手应道,便抱起殷潼,走出阳真殿。逍游峰也抱起刘炅,望着怀中真在熟睡的刘炅,心中不免有一丝怜惜,微叹口气,也走了出去。

其他六峰首座互相对望了一下,点了点头,也站起身,走出阳真殿。

刘炅一切的一切皆不曾知晓,他正在熟睡当中,然而,正在他熟睡的过程中,殊不知,这个世界,将会因他,而随之改变。

倩计义

天堂峰:纪心旬 正阳峰:朱镇云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