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隳天志

第十章:拜师

隳天志 倩计义 2052 2017-05-06 15:40:08

  在昏睡了一天后,刘炅终于醒了,他觉得眼前一片朦胧,不禁伸手揉了揉睡眼惺忪的双眼,但之前的那些事,皆如潮水万般涌到他的脑海中,内心又是一阵悲观。

“你终于醒来了。”门外突然传来一阵和蔼可亲的声音。刘炅一抬起头来,却见一个身材魁梧的男子站在门外望着他。

“你是谁?这里是哪儿?殷潼呢?”刘炅低下头问道,这一连串的问题他根本就不想知道,只不过是随口一问罢了,而他真正想问的确是:究竟是谁屠了无琳村?

那个男子就是吴禹晞。吴禹晞走到他面前,和蔼的对他说:“这儿是云阳门,我叫吴禹晞,小弟弟,你的名字叫刘炅,我认得你。”

刘炅才不管什么云阳门,也不管吴禹晞是谁?无琳村已经被屠了,这一切都已经结束了,梦早已醒,只得迎接残酷的现实,可这般的残酷,谁能忍受得了?

吴禹晞仿佛看透了他的心思,也深知他内心的痛苦,叹了一口气道:“小弟弟,你别太伤心了,你放心好了,从今日起,,云阳门就是你的家,我们就是你的朋友,你与殷潼也不再孤独了。”

刘炅未答话,倘若他仔细听的话,就会发现自己也成了云阳门的一人,可他听见了,但他才不愿做什么云阳弟子,白日尽情地玩耍,与鸟兽为伍,与草石为伴,与大自然日月同辉;夜晚挑灯苦读,静谧的夜晚,闪烁的星光,以此陪伴,倒也是一番别有独特,别有风味——可如今,没了,全没了,美好的是已经被打破了。这些岂是成为一名修仙弟子可以补偿得了?

刘炅痛苦的闭上双眼,想起往事,泪水又不由自主的从眼眶中流出,如潺潺溪水般,流个不休。

吴禹晞一见刘炅又哭了起来,不觉着急起来,忙扶起衣袖,帮刘炅拭去眼泪,轻轻拍着他的后背,语气温和地说道:“好了好了,是我不会说话,你,你别太伤心了,容易伤身。”

“我都是悲痛欲绝了,一死又何妨。”刘炅边哭边小声嘀咕着。

吴禹晞不知如何是好,抬起头,但见殷潼不知何时站于门外?殷潼对刘炅笑道:“阿炅,还未哭够啊,你再哭就要水漫云阳了,你别哭了好不好,你哭着我都想哭了。”

听见殷潼的声音,刘炅感觉到了好友的存在,心中也好受了些,哭声愈来愈微弱,良久,才抬起头,两眼圈哭得通红,见到笑容满面的殷潼,也不觉的笑了一声,脸上犹如含苞欲放的花朵,显得楚楚可怜。

殷潼走过去,拉着他的手道:“走吧。”

“去哪儿?”刘炅疑惑不解地问。

殷潼未答话,抬起头对吴禹晞使了一个眼色,吴禹晞立马想起,拍了一下脑袋道:“啊呀,差点忘了,我们快去凌瑕堂,千万不可错过了拜师仪式。”话罢,便拉起他二人,直奔凌瑕堂。

凌瑕堂乃云阳顶的主堂,雪白的地砖铺在地上,仿佛刚下了一场鹅毛大雪,周围也皆铺白砖。外面是由八根朱红色的的柱子支撑着,堂内的地面上,还有者一幅八卦图,看起来十分简朴。

两个孩子也跟着吴禹晞走了进去。

主堂内,人也不多,十几个人,甚至还不到十几人。两旁有三名佩戴长剑的弟子,以人为郭湘敏,一人为丁白露,另一人又为杨弓。主位之上站着四个人,中间的那位便是逍游峰,他旁边那位妇人就是苏合香,逍游峰与苏合香有一子一女,一子名为逍湘子,神色严肃,不苟言笑;一女名为逍紫云,面容俊俏,脾气完全不同与哥哥。

殷潼终究改变不了好动的习惯,一进凌瑕堂,便左顾右盼,东跑西跑。逍湘子见到殷潼如此无理,只从鼻孔里“哼”了一声,便什么也没说。刘炅却斯文的很,低着头默不作声的走。逍紫云见到刘炅,倒也开心,不像逍湘子绷着脸。可逍湘子一见刘炅,脸上却显出一丝畏惧,不知为何?

苏合香与逍游峰眼中含着一丝同情,正目不转睛的注视着他二人。

“弟子已将两个孩子带来,请师父定夺。”吴禹晞拱手道。

逍游峰坐了下来,道了一声:“开始。”

“什么?开始干什么?”殷潼满腹狐疑地问。

“快给师父叩首。”吴禹晞道。

殷潼与刘炅跪下,给逍游峰叩首。

刘炅磕的很慢,一个一个的来,可殷潼却十分快,便叩边笑喊道:“师父福如东海,寿比南山,师父万岁,祝师父您老早生贵子。”

众人突然哄堂大笑,杨弓笑得上气不接下气,郭湘敏用手捂着嘴,偷偷的笑,逍游峰也一声笑出。他身旁的逍紫云却可气的走了下来,笑骂道:“你小子什么意思啊?你祝我爹早生贵子,那我哥算什么东西?胡说八道。”

殷潼抬起头来,却见逍紫云气愤的站在自己面前,身子往后一倒,整个人摔个四脚朝天,这下,堂内又是一阵欢笑,逍游峰笑得前仰后和,郭湘敏捧腹大笑,杨弓与吴禹晞手扶着墙壁,不停地捶墙大笑,逍紫云顿时捂嘴笑出声来,指着殷潼:“你,你是演杂技的吗?还翻跟头!”

刘炅起了身,但他脸上无一丝欢笑。逍湘子冷哼一声,走了下去,当他经过殷潼身旁时,白了他一眼,这一眼中,仿佛包含着一丝轻蔑。

逍紫云又把目光投向刘炅,拍了一下刘炅的肩膀,笑道:“你就是刘炅啊,听我娘常说起你,听闻你很有才识,不说才高八斗,起码见多识广,是真的啊?”

刘炅并未搭理他。

“好了,禹晞,你先安顿好他二人,以后的事情,明天再说吧。”逍游峰对吴禹晞说道。

吴禹晞应罢,便带着刘炅与殷潼,走出了凌瑕堂。而逍紫云还望着刘炅远去的背影,傻笑道:“傻小子,一句话都不说,真拿你没办法。”

苏合香看见逍紫云在傻笑,也为说什么,只走近后堂。

可又有谁知,逍紫云这么一见刘炅,却导致“一见刘炅误终身”的事情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