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耽美小说 同人耽美 闲云金檐勾不住

第六章 惊蹄(上)

闲云金檐勾不住 花鼠 1552 2017-05-01 00:55:47

  夏末时分,初进国书院的皇子们开始学习骑射。每日上完文史算术,下午便要去御林场操练。正是太阳最烈的时候。

司礼安分到的青马未被训得很好,总跑不过其他皇子。有几次差点被颠下马来,惊得云适冷汗涔涔。礼安气愤难平,每日都留下苦练,连着云适跟着多跑了好几圈。

“礼院时骑马驹并没怎么难。”礼安用前襟抹着汗,“不成想大马骑法很有不同。跑一圈被老师骂一圈。”云适帮他卸下装备。他身后背的皮箭筒被汗浸透,铁弓被晒得烫手。

“马性烈,你莫着急。”云适道。

“怎不着急。马不稳,总落在后面,光让别人看笑话。明日父皇要来督查,不如直接摔断腿请个病假。”礼安气道。

云适也没有法子。

因得知父皇要来,皇子们午膳后便来御林场练习。淑贵妃第二子司礼朔年纪最长,身量最高,骑一匹白马,丰神俊朗,是这几日骑射学得最好的。皇子多围在他身旁讨教方法。

书郎们都在箭靶侧立着,方便计数环数和送还箭枝。云适看着一丈开外正勒紧缰绳训着青马的礼安,心里替他着急。

忽然只听哪里的一声惊呼,云适只觉得眼角一道掠影,本能地挡住头往地上一坐,一支箭便擦着他的帽冠掠了过去。

“云适!”司礼安惊叫,一夹马肚要骑过去。不想青马受惊欲要人立,礼安赶紧一肘击在马首上,让它驯服些。这些日子礼安已经练就了几个对付这烈马的法子,但也自顾不暇,只能着急地往云适那儿看。

云适背上一阵阵发凉,腿还有些软,一时站不起来。他不觉得哪儿疼,没有受伤吧。头顶凉嗖嗖的,他转头看见帽冠被撞到地上。箭镞没进身后的松木干,尾羽还在颤着。

箭头是什么颜色?青色是祁嫔的,黄色是琳贵嫔的,黑色是殿下……不,不是,是朱红色的,是……

像听到他的疑问似的,远远传来司礼朔的声音:“阿寿,替我看看那小子尿裤子没有?”一团笑便爆开来。

云适身旁的司祈寿接话道:“没看见尿,可能怕丢人喝回去了吧!”

书郎这边也豪无顾忌地笑起来,嗡嗡声充斥在云适耳畔,头疼。

“竖子!”司礼安气得骂向司礼朔,“都是皇亲,伤着了你可担得起!”

司礼朔不屑道:“又没伤着。再者兹兰人也算皇亲?”

“你!”司礼安气急,伸手搭箭开弓,瞄准司礼朔,“你也试……”

“殿下!”苏云适的声音越过那些嘲笑和愤怒,“云适无妨。想来只是哪位殿下射脱靶罢了,怎会故意谋害我。”他端端正正站着,帽冠也重新戴好,神色如常。

这一声让礼安冷静下来,他挤出笑来收弓回箭,躬身回礼道,“殿下贵为皇胄,想必不会与兹兰蛮子计较。”

司礼朔不屑地转过脸,算是答应了不再计较。

未时,裨将军樊魁来到御林场,各皇子行礼列好队。将军道先练跑马,圣上随时会到。

一声令下,皇子们齐齐上马,挂箭袋于鞍上,手握缰绳。樊魁特地到司礼安面前,用鞭稍拍拍他的腿道:“坐安稳些。”周围又传来低低的笑声,礼安低下头咬紧了牙。

总共六位皇子,分成两排,第一排跑完半圈再跑第二排。司礼安在第一排,起跑便落在下风,尴尴尬尬地跑在第一排和第二排中间。

第二排琳贵嫔之子司礼殊一匹枣红马威风凛凛,已有赶上司礼安之势。礼安弓下身子夹紧马肚,尽力驱赶着青马。

忽然只听身后传来一声惊呼,司礼安回头见枣红马突然身形不稳侧翻,司礼殊顿时被重重甩在地上,眼见就要被枣红马压住。司礼安此时离他最近,迅速勒马转身,拿箭狠插马臀,青马一声长嘶,猛冲过去与枣红马撞到一起,司礼安滚落地上,将司礼殊护在身下。

沙土翻飞,马鸣四起,人声错杂。众皇子勒马愣怔,书郎们在箭靶处一时茫然,樊魁脸色煞白,赶紧呼来场边值守的太医。

人群围了过来。司礼安坐直身子,看着脸色苍白,疼得整张脸皱起来的皇弟。

“目前看是腿折。”御林场向来由正骨科太医值守,此时赶紧手法复位并绑上简易夹板。“还是赶紧送到太医院去。擦伤多处伤口也深,还保不定有别的伤处,且受了惊。”太医对樊魁道。樊魁便赶紧安排侍卫将司礼殊抬去太医院。

这边刚忙乱完,樊魁还理不清头绪时,便听一声喝问道:“樊魁,是谁害我殊儿!”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