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耽美小说 同人耽美 闲云金檐勾不住

第八章 书祸(下)

闲云金檐勾不住 花鼠 1721 2017-05-07 01:01:26

  皇后罕见地坐在中堂,张绾、丘嬷嬷、苏云适站在主屋门口,一起看着跪在中庭的侍女。

张绾见他进来,给跟着礼安的张潇一个眼色,张潇乖觉地将有些懵的皇子领进堂屋,到皇后身边。

丘嬷嬷手里拿着她惩戒侍女用的竹板,对跪着的人道:“沁夕,你也是华仪宫的老人了,不知道皇子读的书你的脏手是碰不得的吗?”

沁夕辩解着:“奴婢没有……”

“那你手指上的蓝色是怎么来的?”

“那是奴婢洗衣服染上的。”

“我覆在书箱里书上的蓝草染纸,是有剧毒的,入口即死。你若不是碰了染纸,可敢吮一下手指?”苏云适在一旁道。

沁夕瞬时就犹疑了,染了蓝色的手指举在半空,发着抖。

“你怕什么?”云适冷冷道,“你就算发觉我在门缝夹的布条,躲过我在桌凳上绑的铃铛线,你也料不到我在书箱里还放了染纸。纵不能事前发觉,也绝不会将你放过!”

礼安在屋里听得诧异,不想云适过得这般小心。

“这孩子,小小年纪,心思比大人还细密。”皇后道,看着礼安,“他护你,自然很好;若哪日敌对,你只怕斗他不过。”

“究竟是出了何事?”礼安问。

“你的理学被换了不知么。”皇后波澜不惊。

“对啊……那时……满页的兹兰文,但来不及细看就……”礼安别回忆别说。

“那本是兹兰国史。”皇后道,“藏之,读之者,都是死罪。”

礼安顿时后怕。

他当然知道这其中厉害。尤其他的身份还特殊如此。若当时他念出声,若当时有其他人看见,若当时夫子不是嫌恶而是上前翻看……此刻,他和母亲,会是什么境遇?

“那书……”

“已烧了。”皇后看向庭院。

“啊——是淑贵妃,是贵妃让奴婢这样!”惨呼从庭院中传来,沁夕已经被扒了外衣,被竹片打出一条条血痕,瘫倒在地上,瑟瑟发抖着。

丘嬷嬷执竹片道:“何时之事?”

“奴婢本就是为淑贵妃做事才来华仪宫的。”

“你来华仪宫也……”

“二十年。”皇后的声音从屋内传来,“沁夕是二十年前从浣衣局升上来的。如今也三十了。”

丘嬷嬷神色一暗,随即皱了眉一竹片抽在沁夕脖颈上:“该死。”

“罢了,嬷嬷。”皇后倦道:“遣送出宫吧。”

“母亲!你不罚她么?”包括礼安所有人都诧异——沁夕可是背弃皇后,差点害死皇子的人,怎能轻易放过!

“沁夕不过到了年纪,该年底出宫婚配罢了。”皇后道,“安儿今日得圣上夸奖,该是阖宫高兴的事,有什么可罚的。沁夕你便在华仪宫里安心待到年底,别有其它心思。不过沁夕呀,若我记得还清楚,白氏连妾室也是岁不上廿,位不下绅。希望你主子许你的人家可别是白氏,否则骗了你二十年,这个年纪,你出宫后怎么办呐?”

沁夕身子一颤,面如死灰。

“带她下去,看好了。”皇后最后道一声。扶着侍女沁茹的手回了里屋。礼安也跟进了里屋。

丘嬷嬷正要让人带沁夕下去,云适跑了过来:“嬷嬷,让我问几句吧。”

丘嬷嬷应允了。

“你只拿了书?”云适问。

沁夕目光呆滞地点点头。

云适皱起眉头:“没干别的?”

沁夕摇头。

“可闻到什么味道?”

沁夕有些茫然,还是摇了摇头。

云适踟蹰着,最后还是把生了血点的虎口伸到她眼前问:“这是怎么回事?”

沁夕一愣,诧异地抬头望他,嘴唇蠕动着——“许是蚊虫叮咬的吧?”却是丘嬷嬷不耐烦打断道。

“冬日哪有蚊……”

“那便是床褥里的虫蟊吧,奴婢即刻换套床褥。”说罢,也不待云适反应,便要将沁夕架下去。沁夕被架起来,突然想起来,举起蓝染的手指喃喃道:“解毒……”

“蓝草哪来的毒,识点字读些书吧。”云适露出厌烦之色。

沁夕便愣怔着被带下去。

再不会见到了。

云适在庭院中站了一会,低头避开地上的血迹,走回屋里。

晚上丘嬷嬷果然帮云适换了床褥,还说要用艾草熏一晚上,让云适和礼安睡去。

“今日多亏有你。”礼安看着云适。

“要不是你背下了理学,这次可要丢大人。”云适皱眉,“我一下也想不到更好的法子。”

“对啊你吐的好恶心。”

“不恶心有人碰怎么办!”

“跟你开玩笑,别生气。”礼安嘻嘻笑着把云适皱着的眉毛往两边拉。

云适扯开他的手,在礼安蓝灰色的眸子里看见自己困惑的脸。

“二十年前发生了什么?”云适突然问。

“我怎么知道,我才十岁。”礼安不解。

云适若有所思。

“嗳你有在我屋子里夹布条绑铃铛线吗?”礼安问。

“淑贵妃不知道我们查出了沁夕,暂时不会做什么。”云适刚说完,看着对面憋着笑的脸,才知道礼安在故意逗他。

“你死我也不管了。”云适气得转过身去。

“啊呀别不管我。”礼安笑着去扳他肩膀。

闹腾,安静,司礼安的手搭在云适身上,两人都睡着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