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耽美小说 同人耽美 闲云金檐勾不住

第九章 披雪

闲云金檐勾不住 花鼠 2184 2017-05-14 01:28:22

  近年关,一九比一九冷,敬和宫里地暖足,闷闷地暖着,熏香也浓厚得令人发晕。

淑贵妃不得不歇会儿,让葛令支开条窗缝透透气。《宫中夜宴图》绣了一半多,二十多个人物错杂着或站或坐或舞,衣着鲜丽,姿势舒展,只是都空出脸来没有绣。

一箭寒风穿透屋内,淑贵妃一冷,心才静下来,喘得上了气。

沁璧端来放得半温的红枣茶,看了夜宴图一眼,对淑贵妃道:“娘娘何必这么辛苦,这都傍晚了。”

“捋捋心思。”淑贵妃呷口茶。

“圣上之前说起不绣面看得奇怪。今日奴婢以为要绣了呢。”

淑贵妃道:“这把年纪了,圣上的话也不必句句着紧。”

“奴婢没这个意思。娘娘怎样做自然都是有考虑的。”

“这夜宴图原画是后人臆想的前朝景象。”淑贵妃道,“后来四皇子毒杀太子逼皇帝退位的心思,都画进了夜宴众人的神色里。”

淑贵妃停下话头,看见有细小的白色反光从窗缝落进屋里,一瞬就不见了。

“下雪了,娘娘,还是关上窗吧。”葛令在窗旁回到。

出了会儿神。

“关上吧。”淑贵妃道。

“说来也巧。”她继续道,“也是前朝一个雪夜,太子最小的儿子逃出宫外,成为后来的叛军头目。他手刃杀父仇人的时候,才十七岁。”

“御林场时我只当皇后有所动作,国书院一试探,竟是那两个孩子本事。”淑贵妃又觉得胸口发闷,“这可真是……我恨兹兰人抢我皇后之位,我的手段,也不干净。但我想孩子,便该干干净净长大,坦坦荡荡做人。可是如今看礼胤和礼朔,总觉得迟钝天真。沁璧,你说,我是不是想错了。我会不会害了他们?”

“娘娘多虑了,殿下们都很得圣上喜爱。”

淑贵妃抚着胸口,只觉得憋闷。

“用对付皇后的法子对付那两个孩子?”淑贵妃摇摇头道,“我做不出。”

“但是——”她话锋一转,神色也凌厉起来,“八皇子现在太风光,再这样下去,怕要养出骄纵的脾气。”冷哼一声,淑贵妃吩咐葛令道:“我待会修家书一封,你替我转交到白府老夫人手里。”

“是。”葛令应道。

华仪宫。后半夜,雪已经铺上一层。

后门被打开,一人走进来。丘嬷嬷迎上去,用袖子替她挡雪。

“也不撑把伞。”她责备一声。

“几步路而已。”披风裹着的人笑答一句。

走进屋里,来人脱下披风,将提着的篮筐递给丘嬷嬷:“配发的木炭只怕不好,姐姐又畏寒,这些你拿着。”

“嗳。”丘嬷嬷接下。

来人走进里屋,看到皇后半倚在床上,正在打络子。

“阿灵,坐吧。”皇后拍拍身旁的床铺道。

琳贵嫔朗炎灵依言靠着皇后坐下。全然没有平日的傲慢疏离。

“姐姐不休息,怎么干起下人的活?”她看着皇后手中金红的线。

“这是兹兰宫里爱打的双飞结。”皇后道,“之前给安儿打的戴旧了,且这不等你来,就打个新的消磨时间。”

“跟姐姐比,我可真不像个母亲。”炎灵笑起来。

“你的心思与旁人不同。”皇后也带了笑,“有什么可比。”

炎灵便依偎着皇后看她打络子。

“阿灵,你跟我说实话。”皇后手上不停,眼睛却盯着她道,“御林场是怎么回事?”

炎灵不看她,盯着络子道:“司礼朔在坑里藏箭,欲欺辱安儿不成连累殊儿,是举宫皆知的事,姐姐又问我作什么。”

“御林场的地日日打理,怎得就有了坑?那坑领口大小,第一批跑过都没事,偏就让殊儿落马?”

炎灵没有言语。

“阿灵,你跟我说,这坑,你是为谁挖的?”

炎灵看向皇后:“姐姐难道觉得我会害安儿?”

“我当然清楚你不会。”皇后皱眉,“但为何要让殊儿受伤?要是那枣红马压下来,殊儿可就没命了。”

炎灵面露惧色,闭上眼睛,深吸一口气,缓缓吐出后道:“不瞒姐姐,我不知梦到多少次殊儿死在了御林场里。醒来后一定要亲眼去看看殊儿才能安心。”又叹了口气,她终于承认道:“明明反复练习过怎样佯装落马,最多不过擦破层皮。没想到当日会如此。我真后怕!”

“是你急躁!你这也算法子?”皇后气道,“再者怎得突然就动手,安儿殊儿都还这么小!”

炎灵凑近皇后耳畔,低声道:“姐姐,圣上有心立太子了。”

如一道轰雷震徹心间。

这么快。

未打完的双飞结被紧紧攒在手里。

“他亲口说的?”皇后问。

炎灵道:“只是些迹象,但不能不上心。”

皇后紧皱眉头,正要开口却剧烈地咳嗽起来。炎灵赶紧抚背要让她躺下。

“不必。”皇后平复下来喘着气道,“坐着舒服些。”

为了让她宽慰些,炎灵一笑道:“说来你家书郎真是好本事。我本安排了人证说淑贵妃欲陷害安儿,才连累殊儿。不成想到不如那孩子安排的好,我牵涉的少且淑贵妃处那人也不必暴露。皇上对太子的属意只怕也要再考虑了。而且国书院的事他也应对得当。看这些日子皇上的偏爱,指不定已属意安儿了。这苏云适可算是个福将。”

皇后摇摇头道:“苦命孩子罢了。不知为何,我总有些怕他。”

“怕一个孩子?”炎灵失笑。

皇后也无奈笑起来:“许是久病多怪吧。”

两人就带着笑安静下来,皇后又打起了络子。

“现今到让安儿殊儿走得近了。”皇后道,“怕要连累殊儿受苦。”

炎灵无谓道:“他两早该如此。再说有什么苦我在呢。”

“唉,如今安儿太显眼,时机不对啊。这两个孩子,太争强好胜,还不知自己的斤两。”皇后皱着眉头,“我心里不安得很。”

炎灵正要开口抚慰几句。丘嬷嬷在屋外道:“寅时了娘娘。”

朗炎灵只好站起身子道:“阿灵这就走了。姐姐多保重。”

“你也小心。”皇后点点头,“做母亲的人,不能像年轻时那般莽撞了。”

朗炎灵笑着应允了,重新披上披风,走进了纷纷大雪里。

待丘嬷嬷也回屋歇下,云适才从暗处走出来,雪花已在他身上发上积了一层。半夜他被那轻微的动静惊醒,溜出来得匆忙,现在实在是冷到了骨子里。

知道得多反而令他有些茫然。

如果能将一切看清楚就好了。他想,大概我还是太小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