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耽美小说 同人耽美 闲云金檐勾不住

第十章 窈桃

闲云金檐勾不住 花鼠 2407 2017-05-14 01:34:05

  数着日子就到年关了。宫里在除夕要办的夜宴已经紧张筹备起来。

书郎们按惯例要送龙灯。

本朝先祖皇帝相传乃白龙转世,出生时黑云蔽日雷霆万钧,去世时本该肉身化龙,回归仙界,但先祖皇帝为了守护东土太平,放弃飞升,沉睡地下。为了表达对先祖皇帝之牺牲的崇敬之情,每年民间宫中都有送龙灯的习俗,虽形式内容各异,但主体上都是由十几人舞着油纸彩绘的龙灯,另一些人扮仙众,讲述仙众嘱托白龙下世救百姓于水火和白龙拒绝回归仙界要守护人间的故事。而宫中的送龙灯,便由五岁以上,十四岁以下的皇子,公主和书郎执行,是贺岁夜宴里最重要盛大的活动。

这几天国书院只上半天课,下午都去乐府排练送龙灯。司礼朔最高且位尊,负责龙首;礼安位嫡子且近日被圣上频频夸赞,得以负责引龙的龙珠。苏云适因为年幼白皙,和公主们及年幼的皇子们在一旁扮仙众。

表演主要在龙灯,包括腾云,逐珠,团身等动作,还要保持平稳不让灯烧着油纸。仙众事少,多由公主们说话舞蹈。淑贵妃膝下无女,仙众的中心是晗妃十二岁的二女儿司绯羽。算起来她与苏云适也是血亲,但到今次才第一回见。苏云适作为苏氏唯一的书郎,理应入宫后便拜访晗妃,但晗妃向来低调中立,深居简出,苏云适不愿给礼安和父亲添麻烦。

今日仙众早练好了在一旁歇着,司礼安作为唯一的书郎歇在公主堆里难免被舞龙的那群男孩子侧目。本来书郎多能和公主联姻,也是非直系皇亲臣子愿举荐子嗣为书郎的原因之一。

苏云适没有与公主交际的心思,不知是不是错觉,他总觉得司绯羽总有意无意看他几眼。想来是知道我是教坊女子所生,觉得新奇或嫌弃。云适心生厌烦,特意坐得远些。

“云适。小云适。”有人小声喊他。

云适一愣,看到窈桃溜到了自己身边来。窈桃是乐府的琵琶伎,比云适长一岁。因为贵族好琴,皇子的乐艺多学琴瑟钟笙,笛和琵琶都是“野乐”,并不放在课业里教习。但云适心中喜爱,不愿弃之不顾,遂时不时忙里偷闲溜去乐府,这才认识了窈桃。

“你怎么能来这儿?”云适担忧地四周看看。看到乐坊内一群乐伎正躲着窗后偷偷地往这里瞅,见他看过来,赶紧吃吃笑着躲到了窗户后面。

“往边上点。”窈桃把云适往隐蔽处拉。

“这些天你怎么都不来乐府?”窈桃佯装生气道,“魏师傅都教新琵琶曲子了。”

“是团禧贺春令吧,我已学了。”

“笛阁来了新师傅你知道么?临溪调吹得可好了。”

“哎。”云适诧异,“新师傅。”云适是偷偷来乐府学乐艺的,来了新人只怕要重新打点。

“我帮你说好啦。”窈桃得意道。

“可别……”

“没说没说,就说你是宫里的小太监。”

“哦……谢谢……”

“嗳快告诉我。”窈桃看向舞龙灯带往人,“哪一个是你家的?”

“最前面举龙珠的那个。”

“还可以。”窈桃审视道,“不过还是举龙头的长得最俊。”

“有吗……”云适嘴一撇。

“这可是我们乐伎公认的。”窈桃不理会他的脸色不善。

“你是不是该回屋里了?”云适道。

“别生气呀。”窈桃盈盈一笑,“你难道希望我看上你家殿下么?”

“宫里最近有什么新鲜事么?”云适觉得耳根有些热,转移话题道。在宫中乐伎,宫女和太监向来是消息最灵通的。

窈桃想了想道:“宫里到没有,不过魏师傅讲了件旧事,之前没听说过。”

“琵琶相关的?”

“嗯。”窈桃压低声音神秘兮兮的,“你知道宫里琵琶弹得最好的是谁?”

“宫里没娘娘善弹琵琶啊?”

“啊呀现在也不算宫里了,但据说当初是名满京城,如闻仙乐……”

“谁嘛?”

“就是你主母,宛和长公主。”

“长公主”三字一出,云适本能地一颤,恐惧侵身。

“而且呀。”窈桃凑得更近,“因为长公主琵琶弹得好,圣上亲自赏赐她了一把昆南暖玉做轴的金线琵琶。长公主爱不释手,亲自取名为‘凌波仙’。”

诧异。云适瞪着窈桃,脑中一时空白。

“你不是说你娘的琵琶就是‘凌波仙’么。”窈桃将疑惑挑明。

云适说不出话。

“这事且不提。”他最后放弃道,“你替我打听打听,宫里二十年前华仪宫那发生了什么事?”

“每次都白帮忙……”窈桃鼓起一边腮帮子,不满道。

“给你带糕点……”

“都吃过了。”

“那。”云适一转眼道,“我想个法子,让你和司礼朔私下见一面如何?”

窈桃双眼亮亮的:“说好了,别反悔!”

苏云适正要笑她没脸没皮,突然听一声喝:“你们在这里干什么?”

两人吓得一跳,转身看见不知什么时候,司绯羽走了过来,正皱着眉头看他们。

“乐伎擅出乐坊,这么没规矩!”她扯住窈桃的手臂,怒道,“跟我去见教习姑姑!”

窈桃情急,眼珠一转,挣脱着往地上一跪,高声哀告道:“公主息怒!是奴婢没眼色,撞见公主和书郎在这儿,公主息怒啊,公主饶了奴婢吧!”

窈桃这一喊,众人都看了过来,龙灯舞了一半卡在空中,负责夜宴的礼官和教习姑姑都疑惑地看着一位公主,一个乐伎,和一个书郎。

司绯羽脸唰地红透了,着急地说:“你你闭嘴!你瞎说!你你!”

苏云适心里好笑,面上微皱了眉,故意把公主指着窈桃的手往下轻轻一按道:“何必与乐伎置气。”这一按,落在众人手里,已是非常亲昵了。

“你!”司绯羽赶紧缩手,脸更涨红了几分,又碍着众人看着,竟是无从辩解,只能又气又羞地拂袖而去。

操练结束后司礼殊和左明川迫不及待地来和苏云适打趣。

“你算是绯羽公主长辈吧?”左明川笑道,“这可有乱纲常。”

“我偷懒被公主发现罢了。别瞎说。”云适无奈道。

“我觉得那乐伎比绯羽好看。”司礼殊在一边认真道。

“殿下喜欢可以收来当侍女。”左明川道,“或者以后纳为妾室。”

“谁想那些了。”礼殊不好意思道。

“哈哈云适还不一定同意。”

“管我什么事。”

“那乐伎走时朝你笑了吧?我可看见了!”

“真的?”

“你看错了。”

“绝对没有看错!没有!”

云适躲开左明川的追问,看到礼安走在了前面,几步赶了上去。

“那是窈桃?”过了会儿礼安问,并不看云适。

“嗯。”

“你之前在那边跟她说什么?”

“嗯?”云适一愣,随即道,“就是谈谈乐府新出的琵琶曲。”

“就为这她还坏了规矩找你?还诬陷公主,心思坏得很。”礼安莫名地忿忿。

“噗。”云适在一边笑了。

礼安像被看破心思,不安地看他一眼。

“窈桃看上司礼朔了。”云适悄声道。

“啊?”礼安一愣。

云适笑起来。

他这一笑他就没脾气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