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你不在我心里了,你自由了

你不在我心里了,你自由了 18326679827 2370 2017-04-29 11:48:22

  江沅是在酒店醒来的,这不是第一次,江沅觉得头疼的快炸开了,当了一个月和尚,猛地来一下还真是有些受不了。江沅生伸出手想拿手机,却摸到了一个没穿衣服的女人,江沅彻底清醒了,卧槽,这是什么东西?拿女人也醒了“早啊,沅”声音腻到就像吃了一大桶奶油一样。江沅一时间慌乱的不知该怎么办,今时不同往日了,他已经跟童西....简直是混蛋啊,混蛋!“我饿了,沅”那女人凑了上来,“滚!”江沅低声说道,女人很识趣的走了,谁都知道,上江沅的床可以,但是天一亮,自觉的自己拍屁股走人。

江沅站在家门口忐忑不安,小心翼翼的开门,“回来啦,我熬了粥”童西的声音传来,“好嘞”江沅立马跑向餐厅。一坐下童西就闻到了酒味儿,香烟味,还有女人的香水味“吃完了,就去洗个澡吧,不能这样去公司。”江沅有些尴尬“昨晚兄弟几个出去玩了,太晚了就没回家。”“嗯”“小西,你不介意吧”“......不介意”童西的心情低到了谷底。“我就知道小西最善解人意了”说完在童西脸上亲了一口。第一次,童西对江沅的亲热感到恶心。

犯错只有零次和无数次。有了第一次童西的妥协,江沅更加肆无忌惮了,除了成为童西男朋友之外,别的没有任何改变,江沅最近心情真是格外的好,纠结了那么久的问题终于解决了。

“爸,我不管,我就要给江家的那个江沅”夏颜坐在沙发上揪着夏父的胳膊,“要嫁你就去追啊,缠着我有什么用?”夏服推了推老花镜,“可他不喜欢啊,爸,你去帮我跟江伯父说说”,夏父翻了页报纸“我去有什么用,我让他儿子娶你,他儿子就娶你了?女儿啊,这人不能总纠结在够不到的东西上,很累人的。”“我不管,我夏颜非江沅不嫁!”说完,扭头就走了。夏父摘下老花镜“诶”这错误的路啊,是怎么也避不开的,这个路口躲过了,下个路口还是会绕进去,只有自己走一遭才能彻底醒悟啊,荆棘还是泥泞,都得自己受着。

夏颜坐在车里,恨得牙痒痒“童西!你这个贱人!”

童西每天放任江沅出去玩并且没有任何怨言,江沅觉得有些内疚,就像主动给童西做顿饭“阿沅,你要做什么,我帮你吧。”“不用不用,我都说了要给你做,怎么能让你帮忙”“我就帮你切点菜,你别切到手”“诶呀,你去歇着吧,跟操心妈妈一样”童西无奈只好坐下。“小西,马上要到冬天了”“嗯,树叶都落光了”“今年冬天最后一个生日你替我过好不好?”“好啊,我给你做一个全宇宙独一无二的生日蛋糕”“全宇宙!这么厉害啊”“对啊,我是要成为全宇宙最厉害的厨师的”今天是深秋里为数不多的有阳光的日子,江沅忙碌着,童西笑着,任谁看都会觉得这是一对天造地设的一对良配。“来喽”江沅穿着围裙端着两碗面放到桌上,童西突然觉得胃部阵阵疼痛,‘怎么又开始了,现在不能疼啊’童西强装镇定,闻着面“好香啊”可是这味道......海鲜!“是海鲜面!厉害吧,我跟我妈学了好久呢”童西无比失落,她海鲜过敏。十年了,她知道江沅的一切。看着这碗面,童西毫不犹豫的吃了下去,只要对面是江沅,地狱她也闯。年轻的爱总是这么不顾一切,顽强的像石头缝里的一个小草。头好晕,好难受,好闷,快不能呼吸了,眼前越来越黑“小西!小西!你怎么了,醒醒小西!”江沅吓着了,只是一味的喊着童西,这时他的手机响了,是安泽“喂,江总你在哪?”“来医院,童西晕倒了!”晕倒了!晕倒了?果然,那天童西说不舒服,他不该不在意的。

病房里,童西躺在病床上,面无血色,很是招人心疼。海鲜过敏,你明明知道自己海鲜过敏,为什么还要吃,仅仅是因为...那是我做的么?童西,你就这么爱我么。江沅感到害怕,童西的爱太沉重,他觉得自己承受不了。“你在这陪着小西,我去趟公司”江沅匆匆说道。哪怕是很多年以后,江沅也对自己的这个决定懊悔不已“童童,你爱他,爱这个把你丢在病床上的人么?”安泽喃喃自语。“安泽?”童西虚弱的说道。“童西,你有没有感觉好一点?”童西摇了摇头“没事的”说完不自觉地看向周围“江总他去公司了,突然有急事”童西没有说话,可满眼的失望却是藏不住的。

“童西患者吗?”一个略微秃顶,有些肚腩的医生拿着病例站在童西床边“是我”,“你最近有没有觉得不舒服?”“不舒服?”“比如所胃痛,恶心什么的”“最近倒是常常胃痛,胃口也不好”“是这样的,刚刚给你检查,发现你患有胃癌,中期”病房瞬间空气都凝结了,“胃癌?怎么可能,医生你是不是搞错了?”安泽激的浑身都忍不住颤抖“安泽,别激动,听医生说”童西努力的让你自平静下来“虽然是中期,已经过了最佳治疗时期,只要尽快接受手术,术后认真调理是可以痊愈的。”“还好,有救”安泽稍微放心了。“安泽,你先出去一下。”“可是...”“就一会”“好吧”安泽依依不舍的出去了。“医生,手术还是有风险的吧”“任何手术都有”“所以,我还是有可能下不了手术台”“...不排除这种可能。”“医生,可不可以再等一个月再手术”还有一个月就入冬了,就要到阿沅生日了。“童姑娘,你这病不适合再拖了”“医生,就一个月,我会配合检查,吃药,但是再等一个月再手术吧”“童姑娘,你跟我女儿差不多大,所以我以一个父亲的身份劝你,抓紧时间手术,有什么重要的事,手术完再做。”“医生,我懂,我不该这么不爱惜自己,可是这人活着得自个儿成全自个儿啊,您放心,这件事没做完,我一定不会死。”“诶”医生于心不忍的看着童西。“医生,可不可以请您不要告诉任何一个除我之外的人这件事,我不希望别人担心”“可以,但你一定要定期来检查,拿药,一个月后一定要来手术。”“嗯,一定!”

“安泽,这件事,不要告诉阿沅”童西首先打破了宁静“不只是阿沅,任何人都不要告诉”“为什么”安泽不解,“我不希望有人为我担心,治好了,皆大欢喜,万一救不好....”“呸呸呸,不许说这种丧气话,你一定会治好的”“那就借你吉言咯”。童西看向窗外,你都被救护车送到医院了,江沅依然没有在你身边,你还为了他拼命,值得么,可是转念一想,如果每一件事事都要纠结值不值得也怪累的,横竖就是这条命。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