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你不在我心里了,你自由了

你不在我心里了,你自由了 18326679827 2149 2017-04-29 11:47:02

  江沅努力克制自己不去在意那些目光,牵着童西的手问“紧张吗”“不紧张,只是这满屋子人民币味儿,让我有点吃不消”江沅没有说话,他唯一能给童西的,却是童西最看不上的。“江总,今天格外帅气啊”来了一个带着眼睛,瘦弱到撑不起西装的青年,这种毫无意义的阿谀奉承的话江沅并不打算回应,而且这是大创集团的酒会,江沅被迫来着原本就很不爽了,大创集团总裁陆离,青年才俊,二十五不到的年纪就已经独挡一面了,当然,江沅也是不过22的年纪就已经把自己一手创办的江式集团管理的有模有样了,本来这样两个的人不成朋友也不该关系这么恶劣,可大概就是因为两个人都是商业天才,看东西的眼光很相似,江沅看上哪,陆离也相中了,江沅看上了一个废旧工厂建养老院,陆离也相中那块地要建孤儿院,久而久之,江沅听见陆离,听见大创集团就恨得牙痒痒。

忽然人群里有了骚动,童西看向门口,一位穿着一身红裙,一头卷发及腰的女人出现了,精致的五官,红艳的嘴唇,随便一点都让人挪不开眼睛,夏颜,,是那个跟江沅门当户对的人,是童西美梦里的黑暗,是童西这辈子都不想见到的人。童西跟夏颜的区别就是,童西做的一切努力都是为了尽可能的留在江沅身边,而夏颜则是时刻准备嫁给江沅。果然,夏颜径直走向江沅“沅,我们可是有好久没见了”那声音,温柔的不带一丝丝做作,任何一个男人都受不了的“恩,最近比较忙”江沅不自在的回应着,男人喜欢温柔的没错,可江沅不喜欢夏颜这种的,他觉得腻得慌。“这不是童西妹妹么,这身裙子真素啊,还有这头发,谁给你做的太随意了吧”傻子才听不出来这是嘲讽,童西一肚子不满,可她不屑于跟夏颜争执“是吗,我觉得挺好的”,三个人之间的气氛微妙到了极致,这时候,来了个为了看热闹不怕死的“江总,这位童小姐是你什么人啊?”各种难以应对的场面,问题,江沅都没有被难到,唯独这个问题,他一时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童西是跟我们一起长大的妹妹,对吧江沅”夏颜温柔的看着江沅,‘不是的,是我从小跟江沅一起长大的,你夏颜是高二转学过来才认识江沅的,而且我也不是阿沅的妹妹’童西在内心大喊‘阿沅,快说不是啊,不是的’

“恩”沉默了许久,江沅只恩了一声,童西的心仿佛被狠狠地捏住了,他没有反驳,是妹妹啊,那昨晚那个拥抱,那个眼神,为什么要带我来这。童西一秒钟都不想在这待下去了,胃也在隐隐作痛,小声的对江沅说“我的胃有点痛,想去休息会”没等江沅回答,童西就匆匆走了,看着童西逃似离开的背影,江沅有些心疼,他觉得他是该追上去的,可他不能,他若真追上去了,才是对童西真正的残忍。‘他没有追上来,他不会追上来的,童西啊童西,这么多年了,你怎么还能做这种梦呢!’童西漫无目的走着,忽然觉得有一丝凉意,抬头发现自己来到了一个花园里,喷泉边又一个木质椅子,童西坐了下来,这时候才感到脚传来的疼痛,低头一看“还是磨破了么”,童西向来不爱穿高跟鞋,索性踢掉了高跟鞋,晃荡着两个脚丫子“这是谁家的小猫咪在这偷哭啊”一个温柔中带些玩味的声音传来,童西看过去,一个穿着白色西装,领带松散的少年站在月光下,脸上略带痞气的笑容跟这月光格外的融洽。陆离,童西一眼就认出来了,其根本原因还不是江沅。童西穿上鞋警惕的站了起来,“小猫咪,你这样我可要伤心了,我不是什么坏人”“绅士才不会在酒会上衣衫不整”童西看向一边嘟哝到。陆离笑出了声,这小姑娘还挺好玩“你穿的这么淑女,怎么这么伶牙俐齿”,“不好意思哦,穿公主裙的,不一定都是公主”童西不耐烦的说道“小猫咪,我没招惹过你吧”

“别小猫咪小猫咪的叫”“那你得告诉我名字吧,我叫陆离”说着伸出了手“可我不想告诉你我的名字”“为什么?”陆离真的是第一次遇到不想告诉他名字的人,难到他的财和色不够吸引人么“因为你的名字不好听”“?”这么不做作的理由陆离一时不知该作何反应,正当陆离反思自己的名字是不是真的不好听的时候看见了江沅,江沅也看见了陆离但并不打算打招呼“小西,你怎么在这,不是不舒服么,快跟我回家”不容任何人有反应,直接拉走了童西,夏颜端着红酒,看着江沅和童西,“我一定会把那个女人从江沅身边连根拔起。”。

在车上,童西很慌张“我是无意中在花园里遇到他的”“恩”“你不会生气吧”“没有,小西以后遇到他离远点。”“嗯嗯”江沅想起陆离看着小西笑的样子,就很烦躁,总有一天,还会有别人这样看着小西,把小西从他身边带走,他知道自己这种想法很过分,他不跟童西在一起,凭什么不能让小西跟别人在一起,可是他一想到小西要跟别的男人结婚他就堵得慌,他觉得他最近非常的不正常。看着江沅一直皱着眉,童西以为是因为自己耍小脾气跑开,而且还遇到了陆离,遇见谁不好,偏偏是陆离。就这样,两个人各揣着心思回到了家。江沅觉得自己需要时间让自己冷静冷静,说白了就是去夜店瞎混了“这不是江少么,有好一阵子没来了”一个穿着刚刚够遮住内裤的短裙的女人凑了上来“滚”

江沅闻到这种廉价香水的味道就恶心,童西就从来不会喷香水。江沅一惊,童西!又是童西!最近这是怎么了,看来这阵子不能再去找童西了。江沅掏出了手机“过来”。一定又是某任女友吧。之后的一个月,江沅再也没找过童西。而童西则理解为江沅为那晚的事生气了,是啊,他不过是他一起长大的妹妹,有什么资格乱发脾气。想到这,童西觉得胃感到阵阵疼痛“怎么最近老这样”童西喃喃自语。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