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你不在我心里了,你自由了

你不在我心里了,你自由了 18326679827 2945 2017-04-30 11:16:57

  从那之后,江沅又很少来了,取而代之的是送各种奢侈礼物,童西看着一地未拆的礼物,自嘲的想:最后,还是变成这样了么。“叮咚”童西听见门铃响就起身去开门。“好久不见,童小姐”夏颜一边说着一边摘下墨镜。“进来吧”童西并不想和她站在门口纠缠。“这房子装修的倒是很不错嘛,朴素,跟你的气质很符合嘛”“喝点什么?”童西并不想搭理这样毫无头脑的挑衅“咖啡吧”“夏小姐,有事么?”童西用勺子搅拌着咖啡,发出清脆的声音“没事就不能来妹妹这坐坐?”“夏小姐,我们不是那种能互称姐妹的关系吧”童西喝了一口咖啡,微苦,是童西喜欢的口味。“童小姐,你说你何必这样赖在江沅身边呢?你也不是那种乱七八糟的女人,就能忍受江沅每天出去瞎混?”“这跟你又有什么关系?”“姐姐是好心劝你,不要到最后自己后悔啊”“不牢你费心”“你这样倔强,会伤着自己的”说着,夏颜拿出一个信封“这是我给你的礼物”。

夏颜走了好一会儿了,童西迟迟没有打开信封,她隐隐的能猜到里面是什么。打开信封,果然,一张张江沅跟不同女人厮混在一起的照,昏暗的灯光下,照片模糊不清,江沅依然好看的摄人心魂。就是这样的一张脸,让童西倾其所有。没有羞耻,没有愤怒,没有悲伤,原来悲伤到极致是彻底的平静啊。突然,胃部一整剧痛,紧接着,一股血腥味直窜上口腔,童西鞋都没来得及穿,直接跑向卫生间,洗手池瞬间被染红,看着满池献血,童西第一次觉得死亡就在眼前,可她丝毫没有害怕,“一个月以后不管能不能活下来都要离开了,最后这一次也算是对自己的一个交代了。”童西无力的坐在地上,剧烈的疼痛让她无法呼吸。

其实童西有去公司找过江沅,可连公司大门都没进去,江沅是她的全世界,而她从不曾踏入江沅的生活,除了安泽,她从未见过江沅别的朋友。

“安泽,能不能陪我去一趟医院。”童西本不想麻烦安泽的,但现在她也实在是不能自己去医院了,白苏最近正在努力往娱乐圈发展,她从高中起就喜欢唱歌跳舞,有钱人的梦想才叫梦想啊,穷人的梦想只能是妄想。童苏是真心希望白苏可以有很好的发展,她这样的人实在是不能耽误了别人的大好前程。

“童小姐,我再劝你一句还是要尽早手术啊”童西坐在车上,回想着医生说的话,风吹过脸颊,所有景色迅速后移,模糊不清。‘出了这扇门,任车水马龙,万家灯火,再没一个属于他’。这是童西在书上看到的一句话,现在,童西是真的体会了这种感觉了。“童西,别担心一定会没事的”安泽有着与他年龄不符的沉稳的声音,让人非常安心。“如果我死了,阿沅会伤心么”童西把脑袋搭在桌边,像是在问安泽又像是在自言自语。“当然会了,江总是很在乎你的。”“是么”如果你不在了,我会非常非常难过的,这句话安泽始终没有说出口。

江沅觉得无比混乱,经过那次,他才更加真切的感受到童西对他的爱是那么的的深沉,他害怕,他无法回应这样的爱,甚至于,他有点后悔说了在一起这种话,江沅知道,他现在就是一彻头彻尾的混蛋。夜店,美女,酒,江沅用这些麻醉自己,后来,他也为这样的自己付出了沉重的代价。

入冬了,树叶由枯黄到落尽,消融在泥土里,童西常常想,如果她死了,一定让人把骨灰撒进山谷里,撒进大海里,撒进世界的各个角落。今天是江沅的生日,童西并不确定江沅会不会来,她甚至不确定江沅是不是还记得。胃又痛了,可是比不上心痛,恶心,头晕,童西就要站不住了,她努力的走向厨房,每做一步仿佛都要耗尽她所有的力气。他说过,要做宇宙最棒的蛋糕给江沅的。满桌的美食,香槟,蜡烛,仿佛这是一场热恋情人之前的约会,而不是一场离别晚餐。童西换上礼服,化了妆,坐在餐桌前。

江沅都是解决完公司的事情才会去夜店玩,这次,江沅已经在酒吧待了三天了,只要安静下来,江沅就满脑子都是那天童西吃他做的面的场景,总是止不住的想起童西躺在病床上,面无血色“江少,想什么呢?”一个耀妖艳的女子坐到了江沅的身边,整个人几乎都压到了江沅的身上“没什么”江沅说着手揽上了女人的腰,女人开心极了,熬了这么多天终于可以爬上江少爷的床了。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家里静的可怕,为什么,是你说要在一起的,不爱我为什么要给我希望?我也没有一定要和你在一起啊,江沅,为什么啊,为什么,我的爱在你眼里就这样一文不值么?童西一口喝下眼前的酒,冰过的酒真凉啊。胃的疼痛丝毫没有减轻。

“江少爷啊,你别一个人喝闷酒啊,你今晚怎么那么拘束啊”一个流里流气的男子左拥右抱的说着。童西还在家里等着吧,她一定在等着的,江沅闷了一大口酒,心烦意乱。这时,手机响了,江沅看了一眼是童西,他看着手机屏幕,直到屏幕黑了下来“江总,怎么出来玩还玩的那么不专心”“是啊,江总,您要是有事就先去忙,只要您一句话,兄弟我们随时可以出来舍命配君子的。”江沅越听他们说越是心烦,索性关了手机。等这阵子过去了再跟小西说清楚。江沅一杯一杯的给自己灌着酒。

童西听着手机里的忙音,缓缓的放下手机,无力的靠在椅子上,浑身是血,她努力的整理着裙子,这是江沅送给她的生日礼物,虽然并不是他亲自挑选的,眼前越来越模糊,童西把头靠在椅背上看着屋顶,这灯是当初江沅陪她买的。从前的回忆一点一点涌上心头,初见江沅起她的世界就只有他了,十年很长,可以做很多事,可就留在江沅身边这一件事,童西花了十年还是没做好。十年对江沅来说只是一个时间量词吧,到最后她感动的只有自己。说时间能改变一切的人一定是世界上最大的骗子。童西的意识越来越模糊,快要死了么?童西心想,好不甘心啊,就这么死了。“童童!童童!”谁在喊我?这是童西在昏倒之前听到的最后一句话。

天亮了,江沅是被手机铃声吵醒的“喂”“江总,童小姐的手机一直没人接,我去她家按门铃也没人开门”打电话的人是安泽“她可能出去了吧,没什么事我就挂了,我天亮才睡的”“江总你还是去看看吧,我担心童小姐出事”“能有什么事”江沅很不满安泽最童西的过分的关心。“这次不一样啊,江总你回去看看吧”“到底怎么了,你是不是知道什么?”江沅清醒了许多,安泽一向稳重的。“童小姐前一阵子查出了胃癌”安泽觉得童西不是那种无缘无故消失的人,情况紧急他还是决定说出来。胃癌!什么时候?江沅努力让自己镇定下来,是过敏晕倒那次么?一定是了,那天他随意找了借口就走了。怎么办?我现在该怎么办?江沅感到前所未有的恐慌,先去找小西!江沅胡乱穿起衣服。一路上江沅都在想,一个月了,小西为什么不去做手术,难到是为了那个承诺?就为了给她过生日?“我会给你一个全宇宙最棒的生日蛋糕!”那天童西纯洁的笑脸浮现在脸上。江沅握紧了方向盘,不断地加速,无视一切红灯,周围其喇叭声四起。江沅几乎是撞开童西家门的,扑面而来的血腥味儿,江沅有一种极其不详的预感,餐厅里桌子上蜡烛已经燃尽,食物也都凉透了,那个以江沅为原型做的人形蛋糕依然静静的放在那里,顺势看到地下,触目惊心的大片鲜血已经干了成暗红色。“小西!小西!”江沅发了疯似得大喊,没有回应,卧室没有!卫生间没有!厨房没有!阳台也没有!整个房子都找遍了都没有!手机!打电话,江沅拿出手机的手都在颤抖。通了!童西的手机铃声响起,江沅仔细一看掉在了椅子下。江沅捡起手机,没带手机,吐了这么多血,她能去哪?江沅试着输入了自己的生日,果然解开了锁,手机页面停留在录音上,他播放了唯一一条录音,里面传来童西虚弱的声音“你不在我心里了,你自由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